周庭回过头看了陆一几眼,嘴巴爬动了两下,最后只说:“没什么意思!”后两人再无多话。“陆一,没看出,你啊好本事,居然让周庭对你服服帖帖的。”“他是想要带你走吗“陆一,没看出来,你真是好本事,竟然让周庭对你服服帖帖的。”。...

周庭回头看了陆一一眼,嘴巴蠕动了两下,最终只说:“没什么意思!”

之后两人再无多话。

“陆一,没看出来,你真是好本事,竟然让周庭对你服服帖帖的。”

“他是想要带你走吗?”

“妄想!你要记住你是个结了婚的女人,得知道礼义廉耻!”

周庭走后,顾北低头,冷视着怀中闭眸不言的女人,一句一句扎心窝子的话,毫不客气的往外涌。

即便如此,陆一也没有再睁开眼,回应半句。

回应只会惹恼顾北,不如不说。

“哼!”

没能得到回应,顾北像是一拳打在棉花上,只能冷哼一声,然后抱着陆一上楼。

一把将她扔在床上,接踵而来的是滔天的怒意。

从前的陆一,若是听到他那般说,早就巴拉巴拉在他耳边解释不停了。

但现在……

她是真有了跟那个野男人一走了之的打算吗?

可恶!

简单粗暴的撕开陆一的衣物,狠狠的一口咬住她的芊芊玉肩。

接着便毫不客气的挺身而入。

“不,不要……”

果然,避免不了的惩罚。

陆一艰难的抵住顾北的胸口,她的身体,已经无法承受顾北的征伐。

“不要?”

“你个贱女人,果真跟周庭有见不得人的勾当!”

不然,陆一怎么会拒绝他?

被拒绝后的顾北,双目通红,甚至看上去有些狰狞。

“不,不是这样的。”

“婉婷还在外面呢。”

陆一突然觉得眼前这个自己爱了十多年的男人,分外恶心。

但她却还要忍住这份恶心,耐着性子跟他解释。

“那又怎样?”

“我们是夫妻!”

顾北却不肯因为宋婉婷,轻易放过陆一。

陆一也是没想到,那么在意的宋婉婷的顾北,如今是怎么了?

终究还是没能逃脱顾北的魔掌。

一番肆意讨伐后,顾北依旧如同丢弃垃圾一样,将陆一扔在那,转身,连多看一眼,都嫌脏。

出了房间,宋婉婷果然在门外。

“小北,你,你们……”

宋婉婷一脸受伤的表情看着顾北。

她回来都好几天了,而且如今已经入住顾家。

办法用尽,都没能让顾北碰她一下。

可陆一,那个贱女人!

竟然可以……

顾北明明是厌极了她的。

“你有意见?”

顾北现在心情很不好,即便刚刚发泄过,体内的怒火依旧没有退下去半分。

“不是,小北,我只是……”

“我知道,你是对陆姐姐有恨意,但她身体不好,你,你该节制点的。”

宋婉婷垂下眸子,完美的展现了她善良的一面。

“她刚才都要对你动手了,你还为她着想?”

身体不好吗?

那还不是跟野男人鬼混,造成的。

即便顾北有严重的洁癖,觉得陆一脏的不行,他还是没能控制住自己,要了她。

顾北也不知道为什么,只要看见陆一,他就无法克制。

“好了,该饿了吧?下楼,张妈已经准备好了中饭,下楼,我陪你吃中饭。”

顾北缓了缓神色,柔声拉着宋婉婷下楼。

门并没有关紧。

外面的话,陆一听得一清二楚。

呵呵,他的温柔,从来都只是对宋婉婷。

宋婉婷温柔,单纯,乖巧,善良,而她肮脏不堪。

陆一蜷缩成一团,任由泪水肆意流淌。

好一阵,才费力从床上爬起来,然后找出藏在柜子里面的药,吃下两颗。

又走进浴室,放了满满一浴缸的水,将整个人都泡在里面。

直到最后,全部变成血水。

好像已经是第二天早上,陆一才悠悠醒过来。

顾北没有再来找过她,更不会关切的问她一句饿了没。

自己整理好自己,换上一身干净的衣物。

宋婉婷这会就进来了。

“陆姐姐,我也不想这么早打扰你,但顾北这会已经出门了,所以只能我来喊你,下楼吃早餐了。”

宋婉婷靠在门框上,这次倒是没有再穿陆一的睡衣。

“昨晚,小北知道我怕黑,硬要留在我房间睡,不好意思了。”

见陆一不说话,宋婉婷又继续道。

不好意思?

明明是耀武扬威来的,还有啥不好意思的。

宋婉婷知道顾北从来都不会留宿家里,那是因为这个家里有陆一。

现在不一样,她来了,顾北愿意为她留下来。

“那又怎样?”

“他还不是不愿意跟我离婚。”

陆一抬眸,余光扫了一眼宋婉婷,轻飘飘一句,然后将宋婉婷挡在门外,关上房门。

昨晚顾北是在宋婉婷那睡的吗?

昏迷了一夜,陆一并不知情。

但顾北一直不愿意留宿家里面,陆一是知道的。

竟然为了宋婉婷开了个例外,他也是够爱她的。

只是……不脏吗?

“你……”

陆一一句话此到了宋婉婷痛楚。

对啊,那么爱她的顾北,却死活不肯跟陆一离婚!

“哼,你们离婚是迟早的事情,再说,只要他爱我,我并不在意名分。”

宋婉婷咬牙,还想保留着她那最后一点倔强。

陆一却没工夫在搭理她,请她下楼吃早餐是假,借势炫耀是真。

陆氏集团已经重新经营起来了,那么陆一就是新任的董事长,她得振作起来,主持大局,替陆霄云守好陆家最后的希望。

“啊!”

陆一走后,宋婉婷终于控制不住自己,抓狂的尖叫着。

“宋小姐,少爷说了,让你不要靠近太太的房间,你怎么又来了呢?”

张妈上来了,看见宋婉婷在陆一房门口,急忙上前,想拉她下去。

“你不过是顾家的一个下人,有什么资格管我!”

“滚开!”

宋婉婷目光凶狠,一巴掌扇在张妈脸上。

“宋小姐,你……”

张妈错愕了,她在顾家工作数十年,顾北都是她一手带大的,今天竟然被半路闯入门的宋婉婷打。

“什么宋小姐,你给我记住了,你们家少爷马上就要跟陆一离婚,然后娶我进门!”

“往后我才是这个家的主人,咱们尊卑有别,你跟我说话得注意分寸!”

宋婉婷终于把在陆一那受的气,都发泄出来了。

恶狠狠的瞪了张妈一眼,这才转身离开。

“哎……”

张妈好半响才回过神来,看着宋婉婷离去的背影,叹息不已。

太太那么好,少爷怎么就为了这么个女人总是跟太太不和气呢?

第2章 来

2021-05-04

第2章 来

2021-05-04

书评(129)

我要评论
  • 家的小&丫头。

    但这时的顾北,俨然记不起,当初那个雪夜被他护送回家的小丫头。

  • 了吗?&你多陪

    “你知道宋婉婷从国外回来了吗?这几天你多陪着小北,剩下的事情交给我来处理!”

  • 可以匹&,机关

    如今的顾家已经完全可以匹敌陆家,她在他眼中,又是那个靠着权势,逼迫他父亲,让他娶了她,机关算尽,逼走他心爱之人的歹毒之人。

  • 时候,&受到,

    她是喜欢,只有这种时候,她才会真真切切的感受到,顾北是她的,是她的丈夫!

  • &酣畅淋

    这一场酣畅淋漓的活塞运动,更像是把她当成一种发泄工具,发泄他对她的不满,发泄他对她的憎恨……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