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件睡衣而已,你就不动手打婉婷,当然吗?”顾北也不明白从哪里好死不死的冒出的。见状扶起宋婉婷,护在身后,冷声责问道。身后宋婉婷,娇媚褪去。“呵,我打了她?”陆上前扶起宋婉婷,护在身后,冷声质问道。。...

“一件睡衣而已,你就动手打婉婷,至于吗?”

顾北也不知道从哪里好死不死的冒出来的。

上前扶起宋婉婷,护在身后,冷声质问道。

身后宋婉婷,娇柔褪去。

“呵,我打了她?”

陆一撇开脸嗤笑一声,抬眸,瞬间变得阴狠起来。

上去一把抓住宋婉婷的头发:“我今天还就打她了!”

长这么大,从未动手打过任何人的陆一,这次是用尽了全力。

这么多年的怨气,以及顾北逼死她父亲的怒意,一瞬间,全部爆发。

“啊,疼!”

“小北,救我,救救我!”

宋婉婷就等着陆一动手,也不还手,只顾着求救,她就等着看顾北是帮她还是帮陆一。

不出意外,顾北绝对是帮着她的。

果不其然,顾北上去钳制住了陆一的手。

身体本就差到极点的她,哪里会是顾北的对手,一时间动弹不得半分。

“你闹够了没有!”

顾北跟丢垃圾一样,将陆一丢在门口。

这女人,是越发大胆。

虽说睡衣是宋婉婷硬要穿的,但陆一呢?

她好几天不回家,跟周庭鬼混在一块,回来就闹。

“爸的死,我也没意料到。”

顾北缓了缓,态度似乎没之前强硬。

或许是看在陆一刚刚死了亲人,可怜的份上,顾北竟然开口向她解释起来。

但……这样的解释,太苍白,比没解释的还让人恶心。

“你不配叫他爸!”

陆一大口大口喘着气,怕多呆一秒,都会支撑不住。

“我是来收拾衣服的。”

既然宋婉婷已经住进来了,那边成全他们。

陆一不想争,争下去,伤口只会更痛。

偏生,顾北不给她这个机会。

“离婚协议书我已经撕了,我不会跟你离婚!”

“顾岩松求的我,我答应了他。”

顾北就这么看着陆一,把反悔说的如此理所当然。

顾岩松求的他,他才不离婚的。

呵呵……

“我若一定要跟你离呢。”

陆一只觉得咽喉有股腥味涌出来,死死盯着顾北,一字一句道。

“离?”

“除非你想陆家真的一无所有!”

一瞬间,顾北周身冷意。

看得出来,他的怒意很重。

陆家是宣布破产了,但在陆霄云死后第二天,顾北就以顾家的名义,替陆家还清了所有债务,重新撑起了陆氏集团。

陆氏集团还在。

但生死完全掌握在顾北手中。

“你……”

离婚,不正是他心之所愿吗?

陆一捂着胸口,想不通,为何顾北不肯放过她。

“为什么?”

“就因为当初,我害你没能娶到她吗?”

“可现在她回来了,我也认输了,我走!”

“为什么,你又不肯放手?”

“即便是因为先前我害你没娶到她,你折磨我三年,也够了吧!”

“真的够了,顾北!”

“求你,放过我,放过陆氏集团!”

刚才还解释陆霄云的死,他没料到,现在又想重复先前的事情,灭了陆氏集团。

呵呵,周而复始,只是为了折磨她。

陆氏集团那是陆霄云用命换回来的,陆一不想让它再次折在自己手里。

陆一指着宋婉婷,声音尖锐刺耳,到最后渐渐无声。

只看见顾北越来越冷的一张脸,他又该是发怒了吧?

哐当,陆一惨笑一声过后,倒地。

“陆一!”

“顾北,你混蛋!”

“我就不该答应陆一,让她一个人回顾家!”

赶在顾北惊变,想要去扶住陆一的前一秒,周庭冲了进来。

周庭不顾一切的抱着陆一要走。

身后,顾北沉默过后,只说了一句:“陆一,你若今天跟他走了,不仅是陆氏集团,你……我都不会放过!”

嗜血的冷笑。

这就是陆一求他的态度吗?

呵呵,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她陆一就是妄想!

“周,周庭,放我下来。”

原本无力的陆一,在听到这句话后,身形猛的一颤,强睁开眼睛,扯着周庭说道。

“可是你……”

陆一的病情,因为顾北恶化了,她若留下,只会更严重。

“放我下来!”

陆一的执着,周庭知道自己说什么都是枉然。

周庭理解陆一,他只是恨自己,恨自己没法说服陆一,没法好好守护陆一。

“顾北,陆一我可以留下!”

“但是,你若在伤她分毫,即便我周庭拼尽所有,也要弄死你们顾家!”

周庭狠狠啐了一口后,抱着陆一转身走到顾北跟前。

两个男人对决,眼神杀意腾然,谁也不服谁。

“放她下来!”

顾北没有薄唇轻启。

他是恨极了陆一,但他却不想让她走。

就喜欢她天天在他眼皮子底下晃荡,没有理由。

“小北……”

“既然陆姐姐的心思不在这,你就让她走吧。”

身后,宋婉婷却淡定不下去了,上前想要抓住顾北的手。

却被顾北巧妙的避开。

“她至少现在还是我顾北的妻子,她能走到哪里去!”

不是疑问,而是肯定。

顾北从未对她宋婉婷如此冷淡过。

宋婉婷死死盯着陆一,这一切都是因为这个女人,顾北才会如此对她。

握紧的拳头渐渐松开,转而,是乖巧的笑意:“小北说的对,陆一姐姐是你妻子,怎么能跟别的男人走呢,更不会跟别的男人搂搂抱抱。”

“我看陆姐姐好像很难受的样子,我扶她上楼吧。”

就这样,宋婉婷穿着陆一的睡衣,靠近陆一,然后想要从周庭怀里接过陆一。

“滚开!”

周庭怎会给她这个机会,直接两个字。

“你……”

“婉婷,你先回房换身自己的衣服。”

宋婉婷一跺脚,话还没说完,却被顾北拦住。

顾北这次没有安慰宋婉婷,反而走过去,想要接过陆一。

“好吧。”

宋婉婷能拿捏住顾北,说明她还是有本事的,知道适可而止。

低眉顺耳的说了一句,便没再多说。

周庭还僵持着,不肯放人,陆一无奈,只能唤了一声:“周庭,放我下来吧。”

她太了解顾北了,这样只会激怒他。

“哼,我劝你好好对陆一,不然等哪天失去,后悔都没这个机会!”

周庭冷哼一声,这才放开陆一。

转身大步离开顾家。

后悔都没这个机会?

“你什么意思?”

顾北心口猛然一滞,下意识的问道。

第2章 来

2021-05-04

第2章 来

2021-05-04

书评(342)

我要评论
  • &悔的底

    这不是陆一想要的答案,但在顾北这里,她连反悔的底气都没有。

  • 有这种&丈夫!

    她是喜欢,只有这种时候,她才会真真切切的感受到,顾北是她的,是她的丈夫!

  • 每一次&!”

    每一次,顾北都会抬头,像看着世界上最恶心的东西一样,看自己一眼,然后冷冷吐出两个字:“不行!”

  • 愿的,&她一眼

    且这些都是陆一自作自受,心甘情愿的,只为她的丈夫能多看她一眼,照顾她,体贴她。

  • &那般,

    雪花纷飞,等顾北将陆一送到家门口的时候,两人已经满头白雪,多像故事里面所描述的那般,一起到白头。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