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空空荡荡的别墅,少了一个人后,竟然变的这么极度空虚。摸出手机点开通讯录的时候,才意外发现自己好像从来不也没存唐沐云的电话。盯着屏幕看了很久,忽然手机铃声响了。上面的一串掏出手机点开通讯录的时候,才发现自己似乎从来没有存唐沐云的电话。盯着屏幕看了很久,突然手机铃声响了。。...

这空荡荡的别墅,少了一个人之后,居然变得这么空虚。

掏出手机点开通讯录的时候,才发现自己似乎从来没有存唐沐云的电话。盯着屏幕看了很久,突然手机铃声响了。

上面的一串数字让沈逸豪精神一振,接通了电话,对面并没有传来声音。

“究竟什么事情?”沈逸豪哼了一声。

电话那头唯唯诺诺传来:“沈总,请您节哀……唐沐云小姐她……”

这样的一句话,让沈逸豪心中有了巨大的涟漪,但是很快就镇定下来了。

“什么节哀!唐沐云怎么了?”冷冷地反问了一句。

“唐小姐她,死了……”

沈逸豪愣住了,但是很快他就清醒过来:“不可能,她这贱人怎么舍得去死?谁给她去死的权力!”

“沈总……”

“找!”沈逸豪闭上眼睛,靠在沙发上长长吐出一口气:“挖地三尺!把她给我找出来,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是!”

“另外,你们知道唐沐云和谁走得比较近吗?”

电话那边很快就恢复了:“西林街的越林酒吧,具体……”

还没等电话那边说完,沈逸豪就挂了电话:“这个婊子,原来趁我不在天天都在酒吧鬼混!”

没过过久,一辆蓝色保时捷停在了越林酒吧门前,沈逸豪从车上下来,白色的西装,依旧是那么帅气,脸上冷酷的棱角很是好看。

刚推开酒吧的门,里面一个声音就传了出来:“今天休息一天,恕不接客。”

“唐沐云在哪里?”沈逸豪淡淡地说出了这一句话。

坐在吧台上的人,晃了晃手中的酒杯,淡淡威士忌的香味,缓缓飘了过来:“唐沐云在哪里,跟你有什么关系。”慵懒,微醺的语气,带着浓浓的悲伤情绪。

沈逸豪走过去,坐在旁边说道:“一杯杰克丹尼。”

“没有。”

沈逸豪直接抢过她手上的那瓶酒,给自己倒了一杯:“告诉我,唐沐云在哪里?”

吧台上的女人缓缓回过头,看了一眼沈逸豪,笑了:“你以为你是谁?”

“我是她丈夫。”沈逸豪抿了一口酒。

“原来你是沈逸豪。”女人哼笑一声,很是轻蔑:“小姑娘,经常和我说起你,今日一见,也不过如此。”

“不要挑战我的忍耐度,你会后悔的。”沈逸豪拽着女人的衣领将她拉到自己的面前。

“我苏敏别的没胆,但是玩命,你不行!”苏敏扯开沈逸豪的手:“沈逸豪你有什么资格打听她的消息?”

“我的事,不用你管。”沈逸豪站了起来:“如果你不说,那么这间酒吧,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苏敏听完这句话后,大笑几声:“沈逸豪省省吧,就算你找到她了,你想做什么?继续折磨她?尽管只是一具尸体,或者一座坟墓。”

沈逸豪双手攥紧了拳头:“你不告诉我,我自然有办法找到,从明天起,这间店将永远消失!”说完,抬脚就走。

“站住。”苏敏缓缓走到吧台的内侧,点了一根烟,吸了一口缓缓吐出:“沈逸豪,我真为你感到悲哀。现在这么理直气壮是装给谁看?你妻子的尸体还没寒呢!她躺在那,你却这般,真是够冷血的……”

沈逸豪回头看了一眼苏敏,过了许久才说道:“就算找到的是尸体,那么我会鞭尸!”

这句话就像是一阵冷风吹过一般,苏敏站在原地看着沈逸豪的背影消失在自己的眼前,嘴角微微一动,带着惋惜之情:“或许,你真的死了,也是一种解脱……”

沈逸豪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竟然能够让唐沐云为他做到这种地步……甚至,结束了自己的生命也没有丝毫犹豫……

第1章 沈家

2021-05-03

第2章 唐氏

2021-05-03

第3章 收购

2021-05-03

第5章 威胁

2021-05-03

第6章 死讯

2021-05-03

第8章 不安

2021-05-03

第9章 醉梦

2021-05-03

第10章 发疯

2021-05-03

第11章 寻找

2021-05-03

第12章 安家

2021-05-03

第15章 拦截

2021-05-03

书评(184)

我要评论
  • 全崩塌&……

    心中那仅存的一丝丝侥幸瞬间被抹杀,自己曾相信的爱情在这一刻完全崩塌……

  • 的沐雨&么可能

    “够了!五年前你如果不发消息给的沐雨,她怎么可能会去那个地方!你怎么能这么恶毒!”

  • 响亮的&这么想

    响亮的巴掌打的唐沐云左脸迅速红肿起来,“你这个贱人,就这么想让我睡你吗?”

  • 沈逸豪&“我是

    沈逸豪冷笑着抓住唐沐云的头发:“我是恶魔,那你呢!在你这个杀人犯面前,我可是甘拜下风!沐雨那么善良,你怎么下得去手!”说完,沈逸豪直接将唐沐云扔在地上,再也没有去看她一眼。

  • &一巴掌

    “住口!”暴怒的沈逸豪扬手又是狠狠的一巴掌,“唐沐云,你有什么资格叫她姐姐!”

  • 绪不稳&已经成

    这样情绪不稳的沈逸豪,唐沐云几乎是天天见到,恐惧就像是已经成为她的本能。“沈逸豪……你喝醉了,先去休息好不好?”“啪”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