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昊!我之后据说了,是你丫的在云端会所坏了我爸的好事!”“特么的,昨天新仇旧恨一同算!有种的你就在这别走!敢打我李琨的人,还也没一个能比较完整的活在这世上!”李他于想通了林昊为什么会说‘又要叫人’这样莫名其妙的话了。。...

“林昊!我之前听说了,就是你丫的在云端会所坏了我爸的好事!”

“特么的,今天新仇旧恨一起算!有种的你就在这别走!敢打我李琨的人,还没有一个能完整的活在这世上!”

李琨一边捂着嘴巴,一边直接拿出了手机。

他于想通了林昊为什么会说‘又要叫人’这样莫名其妙的话了。

他爸李金在云端会所遇到的事情,虽然后来李金没提,但李琨还是听到了从李金口里一直在骂的名字。

林昊!

或许整个江城叫‘林昊’的人不少。

可能够惹到他爸的林昊,却只有一个。

王家的废物入赘女婿,林昊!

在李金打电话的时候,李琨身后的其他不良学生,也纷纷围了上来。

尽管林昊之前表现出了十分暴力的手段,可这些初生牛犊的少年,好似压根没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一般,一个个脸上竟然还带着些兴奋。

“林昊,别理他,我们快走!”

这时,王清雅突然拉住林昊的胳膊,一个劲的想往外面跑。

她知道,等到李琨叫来了社会上的混混,林昊肯定少不了一顿挨揍。

说不定李琨这个疯子还真的会让那些人下重手!

不知为何,王清雅一想到待会林昊将要面临的结局,心中一阵的焦急。

明明这个男人是他最讨厌的人!

“或许我是不想看到姐姐下半辈子要一直照顾一个残废吧!”

这般想着,王清雅觉得自己有理由这么做。

“想走?哪那么容易!你们,给我拦住他!龙哥几分钟就到!老子今天一定要让他跪下来叫爸爸!”

王清雅想拉着林昊离开,可李琨却根本不给她半点机会。

一旁的施诗也有点担忧起来。

像李琨这样年纪的人,一冲动起来根本不会顾忌什么后果。

刚才林昊打了他一巴掌,直接把李琨满嘴的牙齿都打碎了好几颗,到现在半边脸都肿的像个大西瓜一样。

这样的情形,恐怕还是第一次发生在李琨身上。

以施诗对李琨的了解,他受了这么大的屈辱和打击,不狠狠的报复林昊,是绝不可能轻易放手的。

“你倒是打人打得爽了,不过这屁股还得别人帮你擦!”

施诗心里有些郁闷的想着。

如果事情真的发展到了不可挽回的余地,她也只能动用家里的能量了。

谁让她是王清雅的好闺蜜呢!

而且好闺蜜又偏偏摊上一个这么会惹事的废物姐夫。

就在施诗正打算开口替林昊说话的时候。

王清雅突然感觉自己的手被人拉了一下,然后整个身子悄然退了回来。

“林昊!你干什么?”

王清雅这回可是真有点生气了。

这个废物莫不是真以为自己能够斗得过李琨这样的纨绔子弟了吗?

而且就算打得过又如何?

到最后还不不得牵连姐姐和整个王家!

想到这,王清雅的脸色有些不好看了,在她看来,林昊简直是不识好歹!

“清雅,放心好了,不会给你姐惹麻烦的,我是来解决麻烦的!”

林昊似是知道王清雅心中所想,也没打算解释。

说完之后,林昊松开了王清雅的手,转过身来。

“唉,你们啊,一些没经历社会毒打的孩子……”林昊的声音显得很无奈,目光从李琨身上,一一扫过在场的所有不良学生。

李琨眉头微皱,其他人也脸色不善。

林昊这话分明就是不把他们放在眼里,而是以一种长辈教训晚辈的口吻在说话。

这让得这些血气方刚的少年哪里受得了?

可就在李琨等人还没说话的时候,林昊就动了。

“既然早晚都要等你叫人过来,我看你们也挺累,不如都躺下来赔我一起等吧!”

说罢,只见林昊身形一动,一拳就砸向了面前少年的脸庞!

众人何曾想过林昊说动手就动手?

一个个根本都来不及反应,便如同小鸡崽子似的,被林昊左右冲撞,一拳一脚全都撂倒在地。

“啊!我的脸肿了!”

“哎哟!我的腿要断了!”

“我的眼睛都瞎了……琨哥,你要帮我们保……啊!”

嘭!

倒地的一个男生还想叫嚣着让李琨帮他们报仇,却被林昊一脚踹在了脸上,直接惨叫着说不出话来。

一时间,哀鸿遍野,惨叫声四起。

林昊出手迅捷无比,在场的人,甚至包括林昊身旁的王清雅都没来得及反应,眼前站着的六个不良学生就一个个倒在了地上痛苦的翻滚着。

在场之人,只有王清雅身后的施诗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瞪大了眼睛看着林昊的背影。

对于施诗的变化,林昊自然没有关注到。

此时林昊正一步步朝李琨走过来。

“你是自己躺着,还是要我帮你呢?”

林昊指了指地上横七竖八躺着哀嚎的六个不良少年,看着李琨问道。

“林昊!你别太嚣张,龙哥很快……”

“唉,算了,还是我帮你吧!”

不等李琨的话说完,林昊直接抬脚一甩,只见李琨近乎一米八的个子,就像个氢气球一样飞了起来。

然后在地上六个少年惊恐的眼神下,猛地砸落在他们身上。

动作整齐到好似提前演练好的一样……

林昊出手都有所拿捏,别看这些人一个个痛的死去活来,但却没有伤及筋骨,更没有缺胳膊断腿。

除了李琨之前挨的那一巴掌之外……

就像林昊之前和王清雅说的,他是来解决麻烦的,并非是来惹麻烦的。

这六个不良学生,虽然算是李琨的小弟,但总归还是江城第一中学的学生。

但是从一开始,林昊就没有将李琨当成学生来看待。

于是乎,当三辆面包车一路疾驰而来,停在江城第一中学门口的时候。

众人都见到了这样的一幕。

一个穿着白衬衫,黑西服的年轻男人,正一屁股坐在七个叠在一起,身上还穿着校服的学生身上。

而在男人的屁股正下方坐着的,正是此次叫他们过来的正主。

江城最大的房地产公司金盛集团的太子爷,李琨!

此刻,李琨正面朝下,头上顶着林昊的屁股,一脸生无可恋的看向来人。

“龙……龙哥!快帮我杀了这个废物!我要杀了他!”

李琨肺都快气炸了!

几乎是从喉咙里嘶吼着喊出了这句话。

他发誓,只要让他找到机会,一定要让林昊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这时,三辆面包车上下来的二十几个混混,见到自己的金主正被人压在屁股下,顿时一个个面色不善,阴狠的盯着林昊。

为首的人是一个穿着短袖,脸上有一道刀疤的中年男子。

就在中年男子抄起身后的砍骨刀走上来的时候,坐在人肉沙发上的林昊突然抬起了头,目光看向刀疤男。

“你就是张小龙?”

第5章 回家

2021-05-03

第5章 回家

2021-05-03

书评(489)

我要评论
  • &王家第

    王家第三代最优秀的女人,招进门的上门女婿却是个窝囊废。

  • 林昊推&生锈的

    林昊推着一辆生锈的破旧自行车,等着接自己的小姨子放学。

  • 哪怕是&昊的小

    少女五官精致,皮肤白皙,哪怕是穿着宽松的校服,曼妙的身材曲线也毕露无疑,少女正是王清雅,林昊的小姨子,今年高三。

  • 昊从桌&头,加

    坐到办公椅上后,林昊从桌子底下拿出了自己的午饭,两个馒头,加一袋咸菜。

  • 很大,&落在了

    “清雅,等等我啊,你姐叫我来接你回家。”林昊声音很大,一时间,校门口所有学生的目光都落在了王清雅身上。

  • 择,你&像个跳

    在公司三年,林昊早就明白了一个道理,对于张斌这种人的挑衅,无视是最好的选择,你越理他,他就像个跳梁小丑一样,蹦的越换。

  • &自会让

    “再等等吧,三年之期马上就到了,那时候,我自会让你们这些人看看,真正的林昊,是什么样子的!”林昊拳头紧握,眸中精光一闪而过。

  • &昊必须

    并不是林昊节俭,而是家族试炼规定,在试炼期内,林昊必须一直体验穷人的生活,工作所赚的钱,每天只能留一块用以吃穿住行,其他的都必须交由家族支配。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