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因是祝允瑶切洋葱到流眼泪,想置放好刀具去洗眼睛,却不小心让刀具落地实施。就差如果几厘米刀具就得打到另一个队员桑麻的脚上。着急去洗眼睛的祝允瑶也也没说很抱歉,这下桑麻就差那么几厘米刀具就要打到另一个队员落落的脚上。。...

起因是祝允瑶切洋葱到流泪,想要安放好刀具去洗眼睛,却不小心让刀具落地。

就差那么几厘米刀具就要打到另一个队员落落的脚上。

着急去洗眼睛的祝允瑶也没有说抱歉,这下落落火了抓着她不依不饶,“你不道歉就走吗?很过分诶!”

“我又不是故意的,我要去洗眼睛麻烦让一下。”

“我偏不,道歉!”

刚开始拍摄就让Hero白白看笑话,何胧月从中打着圆场让祝允瑶先去洗脸。

落落不满的把枪口对准何胧月,“胧月姐,你也太偏心了吧。明明就是瑶瑶做错,为什么不给我道歉。”

“她现在去洗脸,等下给你道歉也是一样的。都是一个团队的,何必呢。”何胧月让落落去休息,厨房交给她来就好。

落落不屑的冷哼,翻了个白眼上楼。

落落是风启团队里年纪最小的,才刚刚成年。

在游戏里操作很不错,但为人脾气很烈、心直口快容易得罪人。

何胧月在厨房洗着蔬菜和肉晚上准备做火锅,最爱的食物!

“我来帮你。”

突然出现在旁边的顾星决拿起香菇清洗着,因祸得福的何胧月抓住机会套近乎,“谢谢你星决,念萱好点了吗?”

顾星决蹙眉不太想回答有关孩子的问题,只是微微颔首示意。

何胧月不去触碰他的底线,不过趁着这次真人秀,必须得营造些绯闻出来。

就算得到一些负面的评价也在所不惜。

何胧月和顾星决搭档着,其他队员给他们打下手。

洗完脸的祝允瑶偷偷跟何胧月说道:“要不是顾总已经结婚,你和他看上去还真的挺般配。”

希望其他队员也能有这种同感。

吃饭期间何胧月故意坐在顾星决旁边,帮他布菜又夸他操作技术一流。

顾星决始终微笑以对,看不出有任何不悦。

饭后是自由活动时间,何胧月在房间里敷面膜,房门被敲响。

祝允瑶放下薯片说她去开门,然后充满疑惑的说道,“顾总。”

“我想和胧月单独聊几句。”顾星决拿了一张纸给祝允瑶,何胧月看到上面密密麻麻写了很多字。

祝允瑶接过来欣喜若狂,“我去顾总,够意思!这个角色攻略写的可以啊,从装备到走位,我去试试!你们聊,你们聊……”

何胧月撕下面膜去浴室洗了脸一边擦护肤品一边问顾星决什么事。

“应该我问你吧,故意接近我是想怎样?”顾星决透过梳妆镜凝视着何胧月。

何胧月擦着面霜扭过头不说暗话,“你是我孩子的爸爸,接近你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何胧月,你玩够了没有?我早就说的清楚明白,孩子跟你没有关系。”顾星决说到孩子的问题很严肃认真,他环顾房间四周确定这里没有摄像头。

“没有关系?那念萱上次输的是谁的血?”何胧月走到顾星决的身边,轻松自如的坐在他腿上,放肆大胆的勾住他的颈部,“没错,我就是故意接近你。我想给孩子们一个完整的家,林珊……应该让一让位了。”

顾星决冷若冰霜的脸能把人冻死,他推开何胧月嫌恶的质问,“你知不知道在说什么?”

“我当然知道,那你呢?这些年跟林珊的婚姻真的幸福吗?真的从来都没有怀疑过她吗?”何胧月豆蔻色的指甲抚过顾星决英俊的面容。

顾念萱的这次生病不是意外,何胧月不信这是第一次。

难道朝夕相处,以顾星决的智商从未怀疑过林珊吗?

书评(187)

我要评论
  • 面容上&她考上

    何胧月苍白的面容上勾起一抹冷笑,当年她考上重点大学,万如意怕花钱硬是让她报了个学费全免的大专。

  • 得捏碎&医院等

    何胧月咬着嘴唇恨不得捏碎楚潇潇的骨头,可一想到在医院等着治病的爸爸。

  • 方长。&何胧月

    “楚潇潇,陷害我的事来日方长。我现在要求结算今年的绩效抽成,S2赛季我们作为冠军团队,我的分红呢?”要不是因为爸爸的病,何胧月绝不会在此时开口要钱!

  • 月进来&更重要

    “渣男贱女。”何胧月进来不是为了逞意气发泄,她有更重要的事。

  • &做重活

    刚上了两年学,爸爸何岩就查出有心脏病不能在做重活累活。

  • 道了。&话,踩

    “我知道了。”何胧月有些烦躁挂断了电话,踩着高跟鞋嘭的踢开楚潇潇卧室房门。

  • 到墙角&等下就

    何胧月侧身退到墙角叹了口气回答继母万如意,“知道了,我等下就转钱,给爸爸用最好的药!”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