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潇潇。她正拿着手机眉飞色舞的自拍,看上来洋洋得意极了。这段视频能表明照片是有人不刻意拍摄作品,但银行卡得有一个合理地的解释。正好撞在半决赛的要紧关头,任何有破绽的解释都可她正拿着手机眉飞色舞的拍照,看上去得意极了。。...

楚潇潇。

她正拿着手机眉飞色舞的拍照,看上去得意极了。

这段视频能够说明照片是有人刻意拍摄,但银行卡得有一个合理的解释。

正好撞在决赛的紧要关头,任何有破绽的解释都可能成为欲盖弥彰的借口。

何胧月有大致的想法,但没有具体的实施方案抛砖引玉,“不如就说风启和Hero接下来有合作。是合作有财务上的往来就很正常,随着项目的推进和展开,大众的疑虑也能消除。”

只是两家本来就是对手的公司,能够什么合作呢?

“不如就办一个真人秀,当下不是很火吗?就展现电竞选手们日常的生活,然后搭配讲解一些角色的使用心得、方法,应该很受玩家和观众们欢迎。”乔岩在经商领域的天赋果然名不虚传,这个创意得到了两家公司高层的认可。

既能满足玩家们的需求,又能满足普通观众八卦的好奇心。

只要适当的出现幽默或者好玩的桥段,很容易做成火热的真人秀。

是合作就一定要有主导,鉴于这次麻烦是林珊惹出来的,顾星决很大度的把主要负责方让给了乔岩。

总的来说这场会进行的很顺利,兵分两路一家去应付媒体,一家去会会楚潇潇。

何胧月自告奋勇跟着顾星决去见见楚潇潇,林珊也想跟着但顾星决坚持让她回家休息。

何胧月坐在车子副驾驶的位置,去找楚潇潇的路上试探问道:“这件事不会影响你们夫妻感情吧。”

“没有那么严重,林珊也是无意的。再说这段时间为了念萱,她确实操了不少心。”顾星决专心开车,看得出对林珊的爱不曾消减。

提到顾念萱,何胧月对林珊的恨意就多了一些。

想到她那样虐待何胧月的女儿,将来一定要以牙还牙,通通讨回来。

这次去见楚潇潇除了跟她“讨教讨教”,也是接近顾星决的好机会。

顾星决和何胧月一同出现在ME,前台美女略显紧张,“稍等,我帮你们联系一下……楚总在,请跟我来。”

何胧月猜楚潇潇才不会想见何胧月,完全是为了顾星决这张帅气的脸才肯露面。

楚潇潇看到顾星决眼波流转,妩媚娇柔的寒暄,“顾总,贵客临门,坐。小珍,拿上好的龙井来。”

何胧月打了个寒颤,这嗲声嗲气的功夫她以前怎么没发现。

楚潇潇完全忽视何胧月的存在,使劲儿和顾星决套近乎,“顾总,您今天来是为了?”

“我就想问问这是怎么回事。”顾星决把U盘放在桌子上,楚潇潇笑着让他稍等,先去看看内容。

楚潇潇这一去……硬是过了半个小时才回来。

视频不过短短五分钟,剩下的时间肯定是在想解决办法。

都是同行,这么明摆明了的得罪人,日后也不好混。

楚潇潇堆着谄媚的笑脸进来狡辩,“顾总,我的确是拍了几张照片。不瞒你说,我也就是觉得你和乔总长得帅,我一个单身女人可不就喜欢看看帅哥,也没什么别的爱好。”

“别来这一套。”顾星决根本不正眼瞧楚潇潇,一本正经的称道:“我和乔岩接下来会有合作,不过是财务上的正常流动。居然被你这种居心叵测的人污蔑,我们会查到照片的源头,到时候你等着律师函吧。”

“律师函?顾总说笑了吧,我明明听到你们在说什么钱啊,输啊赢啊的。”楚潇潇说出口就后悔了,这不是摆明了她偷听偷拍。

照片不是她给媒体的,鬼才信。

顾星决冷峻的面容又紧了紧,“好,那楚小姐就等着律师函吧。”

顾星决收了U盘,暗示何胧月跟上,他们就这么离开了ME。

何胧月跟上顾星决追问,“就这样?就完了?”

“咱们没有查到照片的来源就是楚潇潇,一切只是推理和猜测,对于无赖来说是没有作用的。”顾星决上了车打电话联络媒体圈的朋友查到底。

顾星决这一点和乔岩很像,一旦认真起来是可怕的。

风启和Hero的合作,因为这场闹剧莫名其妙的展开。

而何胧月和顾星决的关系,也因为合作有了突飞猛进的发展……

书评(434)

我要评论
  • 然悠然&不下你

    径直走到床边何胧月的眼里只容得下面色绯红的楚潇潇,她惬意的点燃一支然悠然开口,“要是来求我,就不必了。ME留不下你这种祸害!”

  • 咬着嘴&。

    何胧月咬着嘴唇恨不得捏碎楚潇潇的骨头,可一想到在医院等着治病的爸爸。

  • 着高跟&。

    “我知道了。”何胧月有些烦躁挂断了电话,踩着高跟鞋嘭的踢开楚潇潇卧室房门。

  • 是楚潇&将她带

    三年前是楚潇潇在网吧发现了具备游戏天赋的何胧月,将她带回ME团队。

  • 叹了口&气回答

    何胧月侧身退到墙角叹了口气回答继母万如意,“知道了,我等下就转钱,给爸爸用最好的药!”

  • 今天是&千里马

    “呵,胧月。今天是你爸爸缴费的日子吧。”楚潇潇太了解何胧月了,她们除了是经纪人和队员的关系,还是伯乐与千里马。

  • “楚潇&事来日

    “楚潇潇,陷害我的事来日方长。我现在要求结算今年的绩效抽成,S2赛季我们作为冠军团队,我的分红呢?”要不是因为爸爸的病,何胧月绝不会在此时开口要钱!

  • 水并不&到了她

    看来这一盆脏水并不是无缘无故泼到了她头上,这两个人不知道背地里苟且多久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