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赛程的稳步推进,何胧月带着风启团队杀开了一条血路,跻身于前三名。最后与风启抗衡的团队是Hero和冰点。冰点是去年才勃兴的团队,去年的排名还在第八,去年就冲出了前最终与风启对抗的团队是Hero以及冰点。。...

随着赛程的推进,何胧月带着风启团队杀出了一条血路,跻身前三名。

最终与风启对抗的团队是Hero以及冰点。

冰点是去年才兴起的团队,去年的排名还在第八,今年就冲进了前三,实力不容小觑。

何胧月的目标是第一名,但有人比她更想得到冠军。

乔岩。

乔岩投资风启可不是为了梦想,而是商业投资。

他看中的是冠军带来的价值,不论是广告代言、还是竞技活动,最好能够捧出两个网红,延伸到娱乐圈。

决战前夜,乔岩定了高级餐厅请队员们吃饭,也提前预祝大家胜利。

何胧月喝了点小酒,仗着微醺的状态把乔岩拉到天台。

晚风带着寒意,何胧月裹紧了大衣半认真半威胁的说道:“答应和我在一起,否则我甘愿做第三名。”

第三名,对于新星之秀风启算是不错的成绩。

但论商业价值,离第一名差远了。

乔岩的瞳孔里像是蕴藏着潮汐,他站在何胧月身边却让人感觉隔着千山万水。

是的,乔岩开启了冰山模式。

他讨厌被威胁,特别是被倚重的人威胁。

“我拒绝。”乔岩的答案连挽回的余地都没留,干脆利落的催促,“没事了吧?那就下去吧,饭局还没结束。”

“乔岩。”何胧月喊着他的名字,大声的问出了隐藏了好久好久的问题,“你到底……有没有一点点喜欢我?”

“有。”乔岩大方承认,他从始至终都在说何胧月是他的女人。

喜欢,自然是有的。

何胧月牵着乔岩的手,她剩下的问题都还没说出口,也不用说出口。

乔岩接下来的话切断了她所有道路,“但我不会和你交往,更不会娶你。如果你觉得依然让你不安,那我只能说抱歉,你得学习接受。”

何胧月知道这么问很蠢,但真的忍不住还是问了,“那你喜欢褚依然吗?”

“我们是知己。”乔岩摸了摸何胧月的头发,“走了,回去。”

何胧月任由乔岩牵着下楼,却在拐角松开刻意保持距离。

乔岩不想让队员发现这一重关系。

何胧月没办法了,她就像是一拳又一拳打在软绵绵的棉花身上,只是无用功。

回到饭桌边,队员们气氛热烈的吃着火锅。

何胧月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她想醉却越喝越清醒。

上了乔岩的车,他扶着何胧月回家,趁着酒意两个人疯狂的索要着彼此。

何胧月从来没有这么肆意过,她啃咬着乔岩的颈脖,在上面留下一颗红色的吻痕。

乔岩皱了皱眉,叹了口气没有责怪她。

他们从客厅的沙发缠绵到卧室的床,暧昧的气息四处蔓延。

何胧月抱着乔岩一遍一遍的呓语,别走,别走……

五年前的噩梦袭来,季森的背叛、家人的摒弃、林珊的阴谋……

她是曾生活在“下水道”中的孩子,却依然在仰望星空。

乔岩,是上苍恩赐她的一颗糖果。

原谅她吧,原谅她自私一回,不想与任何人分享这颗糖。

“恩……恩……乔……快!”何胧月拥吻着乔岩,把决然两个字放在心脏深处。

她决定了,从此将感情包裹在一层有一层的茧里,再也不想幻想和谁走成殊途同归。

从此,只为了复仇而活!

书评(322)

我要评论
  • 潇在网&吧发现

    三年前是楚潇潇在网吧发现了具备游戏天赋的何胧月,将她带回ME团队。

  • 医药费&,还有

    “胧月,你今天是不是该打医药费?医院催着呢,还有你爸爸的手术不能拖了。”

  • 到墙角&”

    何胧月侧身退到墙角叹了口气回答继母万如意,“知道了,我等下就转钱,给爸爸用最好的药!”

  • 想到在&着治病

    何胧月咬着嘴唇恨不得捏碎楚潇潇的骨头,可一想到在医院等着治病的爸爸。

  • 只容得&必了。

    径直走到床边何胧月的眼里只容得下面色绯红的楚潇潇,她惬意的点燃一支然悠然开口,“要是来求我,就不必了。ME留不下你这种祸害!”

  • &听到房

    站在宿舍外的何胧月听到房间里放浪的呓语心如刀绞,在游戏竞技场上叱咤风云的她却没有推开房门的勇气。

  • &,还是

    “呵,胧月。今天是你爸爸缴费的日子吧。”楚潇潇太了解何胧月了,她们除了是经纪人和队员的关系,还是伯乐与千里马。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