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期迫在眉睫,何胧月比谁都很清楚这场强强对决的最重要的性。这些天闭关修练修练,哪里都不去,一门心思扑在竞技场训练上。Hero和ME也在最后全力冲刺中,到了这个关头再使小花招就没什么用这些天闭关修炼,哪里都不去,一心扑在竞技场训练上。。...

赛期迫在眉睫,何胧月比谁都清楚这场对决的重要性。

这些天闭关修炼,哪里都不去,一心扑在竞技场训练上。

Hero和ME也在最后冲刺中,到了这个关头再使小花招就没什么用了,只能在赛场见真章。

乔岩请了个临时保姆,天天就在家里给何胧月做饭。

保姆阿姨不清楚新兴行业,看何胧月天天就在家里打游戏,还以为是不务正业的女青年。

时不时感叹上几句,“丫头,你真是命好哟。有个这么疼你的老公,天天就家里闲着。”

“闲着?”何胧月吃着尖椒肉丝炒面科普,“我可是电竞职业选手。”

“啥?啥职业选手?”阿姨没听懂,擦着嘴上的油渍问到。

何胧月忍俊不禁,笑一笑不再解释。

吃完饭就回到电脑前继续训练,终于在日复一日的准备中,S9赛季拉开帷幕……

天刚亮一身运动装的何胧月就在公司等候,九点乔岩准时出现,队员们上了车抵达专场。

电竞比赛现场也设置了观众席,选手们暂时在休息区等待。

抽签决定比赛顺序,何胧月代表风启进行抽签,第一轮抽中的就是ME团队。

看到内容的乔岩含着笑意在何胧月耳边揶揄,“手气不错,一上来就能干倒他们。”

“乔岩。”何胧月收起标签,看着他认真的说道:“如果这次比赛,风启得了第一名。我想……我们能不能试试交往。”

乔岩环顾四周,队员们正在进行最后的演练,没有人注意到他们的谈话。

何胧月在这个节骨眼上提出交往的想法,多半是因为褚依然的出现。

她的安全感消之殆尽,陷入了恐惧失去之中。

否则以何胧月的理智,一定知道这不是谈风花雪月的好时机。

乔岩把何胧月拉到走廊,确定只有他们两个人才冷冷的问:“难道你不想夺回孩子的抚养权?”

“想,我当然想。可不一定非要走嫁给顾星决的路子,也许可以有别的办法,我们可以通过其他方式打败Hero,让林珊受到惩罚。”何胧月的心扑通扑通狂跳,她害怕收到乔岩的拒绝。

但再不把感受说出来,何胧月觉得快要憋死了。

本来是想等比赛结束再谈这件事,但刚才看到乔岩回信息时温柔的侧脸,她就不自觉的想到褚依然!

因为曾经结结实实的失去过,所以不想再失去。

乔岩伸手抚上何胧月的额头似笑非笑,“你得有多天真才说出刚才的话,还是发烧了?糊涂了?”

何胧月推开乔岩的手认真的表明,她是认真的。

乔岩刚才给了何胧月台阶,可她拒绝了。

既然如此,乔岩索性就不再绕弯子,明明白白的拒绝何胧月,“我们不可能,我也不会让任何人成为乔太太。我是不婚主义!”

“我只是想尝试跟你交往。”

“难道我们现在不是在交往?”

“当然不是,你敢告诉身边的人,我是你女朋友吗?你敢告诉褚依然,我是你女朋友吗?”

何胧月有些激动,乔岩踢了一脚旁边的易拉罐很是烦躁。

他一直以为何胧月是特别的,她清楚的知道要的是什么,也明白界限和灰色地带在哪里。

何胧月看了一下腕表,还有两分钟到比赛时间,他们应该在电脑前进行准备了。

“乔岩,我给你时间考虑。等比赛结束,给我一个答案。”何胧月转身直奔赛场,S9赛季赛期为十天。

十天,足够乔岩考虑。

如果答案还是拒绝,那何胧月便会把感情隐藏在心底最深处。

从此以后只问成败,不问归途……

书评(365)

我要评论
  • 咬着嘴&想到在

    何胧月咬着嘴唇恨不得捏碎楚潇潇的骨头,可一想到在医院等着治病的爸爸。

  • 天是不&你爸爸

    “胧月,你今天是不是该打医药费?医院催着呢,还有你爸爸的手术不能拖了。”

  • 径直走&只容得

    径直走到床边何胧月的眼里只容得下面色绯红的楚潇潇,她惬意的点燃一支然悠然开口,“要是来求我,就不必了。ME留不下你这种祸害!”

  • 何胧月&叹了口

    何胧月侧身退到墙角叹了口气回答继母万如意,“知道了,我等下就转钱,给爸爸用最好的药!”

  • 中私下&,这是

    原因楚潇潇查到何胧月在电竞比赛中私下给裁判塞红包,这是业界的头号丑闻。

  • 苍白的&她考上

    何胧月苍白的面容上勾起一抹冷笑,当年她考上重点大学,万如意怕花钱硬是让她报了个学费全免的大专。

  • “我知&烦躁挂

    “我知道了。”何胧月有些烦躁挂断了电话,踩着高跟鞋嘭的踢开楚潇潇卧室房门。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