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王旭刚要怒骂,突然间想起上一次被江北辰弄的灰头土脸的,脏话登时吞了回家去。而周围的王家人一见是江北辰,都是有些吃惊,当然之后江北辰在聚仙楼打了王腾,事儿是谁都而周围的王家人一见是江北辰,都是有些惊讶,毕竟之前江北辰在聚仙楼打了王腾,这事是谁都知道的。。...

“你!”王旭刚要怒骂,忽然想到上次被江北辰弄的灰头土脸的,脏话顿时吞了回去。

而周围的王家人一见是江北辰,都是有些惊讶,毕竟之前江北辰在聚仙楼打了王腾,这事是谁都知道的。

要知道,王腾可是雷洪的干儿子,在云海得罪雷洪,基本是没有好下场了。

“这废物打了王腾竟然没事?得罪雷爷,怎么也得断手断脚吧?”

“呵呵,一个废物而已,兴许雷爷根本就不敢兴趣!”

“也许断的是第三条腿呢?哈哈!”

王旭听到这些话,也忍不住露出讥讽之色。他不相信雷洪能放过江北辰,这小子现在没事,不代表以后也能没事。

“今天年会,来了不少贵宾,我先不跟你计较!”王旭忍不住哼了一声,眼神还是忍不住瞟了身侧的幻影一眼。

这车,恐怕是个男人都舍不得离开眼睛。

“这车租来的吧?呵呵,凭你们家那三瓜俩枣也买的起?”王旭不屑地开口道。

“你胡说什么?什么租来的,这是,这是那谁从朋友那借来的!”刁玉兰看了江北辰一眼,终究是没喊出‘女婿’那俩字。

“切,就凭他?”王旭撇了撇嘴,眼神鄙夷道:“你看他浑身上下那穷酸样,有哪点像是认识开劳斯莱斯的朋友,我看就是偷来的!”

“你!”

“妈,别跟他在这嚷嚷,听说二哥回来了,他现在在奶奶那已经失宠了,跟他计较什么!”王雪舞不屑地哼了一声,拉着刁玉兰便往里走。

江北辰也冷笑一声,跟着走了进去。

王旭站在原地脸色异常难看,旋即露出一丝阴狠的表情。“让你们先得意一会,以为老子会轻易放弃继承人的位子?呸!想得美!”一口粘痰,直接咔在了劳斯莱斯的车灯上。

滋滋!就在这时,劳斯莱斯的车灯忽然亮了起来,从车灯下方探出两个喷头,两道混着泡沫的水柱直接喷在了王旭的整洁的西服。

宛如两口硕大的粘痰!

这是最新款幻影的车灯清洗功能!

“卧槽!”王旭顿时崩溃了,忍不住跳起脚来。

周围的人见状,都是忍不住偷笑起来。

“笑,笑什么笑!”王旭面红耳赤地吼了起来。

铃!电话响了,王旭一看来电,连忙走到一边按下了接听键。

“喂四爷?我说的那件事您考虑的怎么样?只要您今天帮我镇个场面,帮我当上王家的继承人,整个王家的财产,我分您三分之一,怎么样?”王旭用商量的语气问道。

“三分之一不行,我要一半!”电话里的声音则是冰冷地说道。

“一半?”王旭皱了皱眉头,旋即咬了咬牙:“好!四爷,就这么定了,只要你能帮我掌控王家,我就分你一半家产!”

王家总部宴会厅。

今年王家的年会有点特别,是以火锅宴的形式举办。

因为老太太从东北远嫁到云海,最怀念的便是东北的铜火锅。这次年会,王家投其所好,特地从东北请来了大厨,准备了这场丰盛的火锅宴。

总共上百张桌子,每张桌子上都有一只一米多高,直径接近半米的铜火锅,一眼望去格外壮观。

“好好好!奶奶我没白疼你们,今年这年会,我很满意!”老太太被人搀扶着落座,笑出一脸老褶子。

“李氏集团,李总到!”

“秦家主到!”

随后,一声声报信之后,王家的贵宾陆续走进了宴会厅。

王家虽然不是一线豪门,但在老太太的钻营之下,也是交了不少朋友,其中一些不乏上市公司的老总。

人到齐之后,老太太颤巍巍地走到了台上,拿起话筒:“今天是我们王家的年会。也是老太太我举办的最后一次年会,感谢各位朋友能够捧场。好了,先开宴吧!”

书评(375)

我要评论
  • 落石出&。

    “继续调查,我定要查个水落石出!”江北辰眼神闪过一丝凛冽寒意。

  • 还不是&哪个青

    于茜却抿嘴一笑:“还能是为了什么呀,还不是雪舞姐您魅力大,只要您勾勾手,云海市哪个青年才俊,能够抵挡得了?”

  • 是吧?&好意思

    “喂,陈总,您到了是吧?非常不好意思,我们这大概还需要半个小时,哦,好的好的!”

  • ,江北&看到王

    这时候,江北辰已经从机场里走了出来,看到王雪舞,便朝这边走了过来。

  • 果您现&被那些

    “而且我敢保证,如果您现在是未婚,咱们公司的门恐怕早就被那些豪门公子给踏破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