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雪月从餐厅出后,走到步行时间街上,心情有些沉郁。她的淡漠,都是装出的。让一个男人彻底疑虑念头的办法,就是立马说明自己的态度。另另一方面,她确实是对陈志超没觉得她的冷漠,都是装出来的。让一个男人彻底打消念头的办法,便是立刻表明自己的态度。。...

王雪舞从餐厅出来之后,走到步行街上,心情有些阴郁。

她的冷漠,都是装出来的。让一个男人彻底打消念头的办法,便是立刻表明自己的态度。

另一方面,她的确是对陈志超没感觉。尽管,陈志超年少、多金、优秀。但是,她已经是个有丈夫的女人了。

但是想到自己那个无能的丈夫,王雪舞心情瞬间变得异常糟糕。

与自己那些闺蜜相比,自己的婚姻,简直是太不幸了!

哪怕江北辰能有陈志超的一半,她也不至于这般抬不起头来!

“江北辰,如果你再无所事事,令我看不到希望,我就跟你离婚!”王雪舞暗自咬牙在心中发誓。

而另一头,江北辰选完了药材,何浮生就近请江北辰吃了顿便饭。

吃过饭,天色已晚,江北辰开着桑塔纳回到了王家别墅。

“江北辰你有病吧,一整天都死哪去了?我们一家子都以为你死了呢。哟,喝酒了?你死在外边也就算了。还披着一身的酒臭味回来,你想恶心死我们娘俩啊!”刚一进门刁玉兰便开始喋喋不休。一开始她其实也挺担心的,怕江北辰被王腾弄出给个好歹。虽然她看不上江北辰,但好歹是条人命。见到江北辰回来,这才忍不住松了口气。

而此时王雪舞正坐在沙发上,脸上冷若寒霜,不停地播着手里的遥控器。

江北辰皱了皱眉头,也不说什么,朝着屋里走去。

“江北辰,我让你买药材作为奶奶的退休礼,你买了吗?”而这时候,坐在沙发上的王雪舞忽然问了一句。

“买了!”江北辰答。

“真买了假买了?你可别骗我,钱不够我给你,到时候你可别给我掉链子!”王雪舞皱着眉头说道。

“雪舞,给他什么钱,他自己有手有脚的不会出去赚啊!整天白吃我们家饭,跟废物有什么区别!”

刁玉兰瞥了江北辰一眼,冷冷地说道。“哦,对了,那谁,以后我们家那桑塔纳你不许开了!耽误我们家保姆买菜不说,你连油钱你都付不起,还开什么车,听到了没有!”

“知道了!”江北辰说完,直接朝着楼上走去。

“哼,没用的东西!”刁玉兰狠狠地瞪了一眼。

“妈,不就是一辆买菜车吗,您至于吗?”王雪舞忍不住皱眉道。

“至于!怎么不至于!就他这德行,配开车吗?要不是看在他昨天替你挡事的份上,我现在就让他扫地出门了!”刁玉兰气呼呼地说道。她这么说可不是因为对江北辰有了什么好感,说不定什么时候遇到相中的姑爷,照样将江北辰扫地出门。

而江北辰回到房间,便直接给张苗打了电话。桑塔纳不让开了,总得弄个代步的交通工具吧。

张苗撂了电话,就在想,总裁要个代步的车。那就得低调奢华有内涵的,而且还得适合老板的气度。于是连忙给财务打了电话,让财务到劳斯莱斯4s店去提台幻影。

等第二天江北辰打车到公司的时候,价值一千多万的劳斯莱斯幻影已经提回来了,就停在总裁的1号停车位上。江北辰忍不住就呆了一下。不知道张苗是不是会错了他的意思。他明明说的是代步车,劳斯莱斯是代步车?

“总裁,我觉得这款车低调奢华有内涵,特别适合您!”来到办公室张苗甜甜地说道。江北辰无奈地摇了摇头,也不忍心再说什么了。

“总裁,王旭刚刚也到了,就在会客厅,他已经接手了新思韵,要跟我们谈下一阶段投资的事!”张苗向江北辰汇报道。

书评(193)

我要评论
  • 跟董事&小助理

    “一会儿,和陈总约好的时间就到了!如果这次,再拿不到投资,您可怎么跟董事长交代呀!”小助理一脸愁苦,忍不住嘟囔了一句。

  • 伯仁知&儿王雪

    后来王伯仁知晓此事,万般愧疚,执意再将自己的大女儿王雪舞许配给他。

  • &您不要

    挂了电话,于茜对着王雪舞说道:“雪舞姐,陈总说让您不要着急,他会直接到家里来找您!”

  • 都过了&头了,

    “雪舞姐,这都过了半个钟头了,那姓江的怎么还没到?”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