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药材宛若一根人参须子,跟金针菇差不多,体积真的小的可伶。“哦,公子好眼力,这是藏药中很最有名的一种圣药,血阳参,市场上千金难求!但是……这药好像不太很适合公子您“哦,公子好眼力,这是藏药中比较有名的一种圣药,血阳参,市场上千金难求!不过……这药似乎不太适合公子您的伤势吧?”何浮生对药材还是多少懂一些的,在旁边帮江北辰介绍了一下,旋即又有些狐疑地说道。。...

这药材宛如一根人参须子,跟金针菇差不多,体积实在小的可怜。

“哦,公子好眼力,这是藏药中比较有名的一种圣药,血阳参,市场上千金难求!不过……这药似乎不太适合公子您的伤势吧?”何浮生对药材还是多少懂一些的,在旁边帮江北辰介绍了一下,旋即又有些狐疑地说道。

江北辰摇了摇头,“不是我用,是送人的!”

血阳参,比较适合老年人疏通经络,补足气血,益寿延年,王家老太太中风刚恢复过来,正好适合用这位药材。

后天年会的礼物,就它了!

“好,既然如此,我让下人备副好点的礼盒!”何浮生摆了摆手,连忙让人准备礼盒,帮江北辰将要血阳参收好。

而此时,云海市区一家西式餐厅。一男一女相对而坐。

“你刚刚说的,是真的吗?那一千万的支票,原来是你给我的?”王雪舞眼神怔怔地看着眼前的英俊男子,旋即想到了什么,又连忙道:“你公司倒闭,难道也是因为挪用了荣鼎的一千万投资?”

陈志超苦笑着摇了摇头,故作叹息地说道:“本来这事我是不打算告诉你的,我真的不想你因为我的事而烦恼!”

“你怎么能这么说呢?”王雪舞秀眉微蹙,叹了一声说道:“你让我说你什么好,不管怎么说,我们两个是朋友,这些事你总应该告诉我的!你现在才说,反而让我更加内疚!”

“没事!”陈志超无所谓地摇了摇头:“之前的事都过去了,我现在被启天公司的刘总看好,在启天当副总。启天虽然没法跟荣鼎比,但也是业内排名前三的大公司,前景很不错。”

陈志超顿了顿,又道:“我想说的是。雪舞,你不要跟那个废物在一起了,从今以后做我的女人,好不好?”

陈志超说着便要抓向王雪舞的玉手,王雪舞则下意识地便躲开了。

“陈总,你这是什么意思?”王雪舞虽然有些感动陈志超对她的帮助,但不代表对方可以做出逾越朋友界限之外的事,脸色瞬间便恢复了冰冷。

陈志超愣了一下,没想到王雪舞的反应竟然这么强烈。

“雪舞,你跟我在一起有什么不好?你不是一直想做王家的继承人吗?后天王家年会,我会以启天的名义出席年会,并且当场向你奶奶提亲,而我的聘礼,便是启天和王家的长期合作!我想你奶奶这么精明的人,绝对选择你来做王家的继承人!”

王雪舞娇躯颤了颤,说实话,这个诱惑不可谓不大。

她做梦都想做到奶奶那个位子,引领整个王家。

但如今,她毕竟已经嫁做人妇。又如何能答应陈志超的求婚。

“陈总,我想你应该清楚,我已经有丈夫了!”王雪舞有些慌乱地站起身来,缓缓离开了座位。

陈志超见状脸色顿时有些阴沉起来。“雪舞,那个废物有什么好的,他除了能拖累你还能帮你什么?”

“抱歉,我的私事,不需要外人来管!”王雪舞脸色冷冰冰的,看了陈志超一眼说道:“欠你的钱我会连本带利尽快还给你,但是我希望陈总你清楚一件事,我们之间最多只是朋友,没有超出界限以外的关系!”

王雪舞说完,便抓着手包朝着餐厅外面走去。陈志超脸色难看,拳头也渐渐握了起来。

她没想到,王雪舞竟然对他如此绝情。

铃!

这个时候桌上的电话忽然响了起来,陈志超脸色怔了一下,看到来电,连忙恭敬地接了起来。“喂,刘总?”

“志超,事情办的怎么样了?那娘们搞定没有?”电话里传来一道赖洋洋的声音。

陈志超连忙说道:“刘总,您再给我点时间,我一定把这女人送到您的床上,我那两千万投资的事……”

“你放心,只要我上了这娘们,我给你三千万,而且我会动用启天的资源,帮你东山再起!”刘总信誓旦旦地说道。

“好好好,那刘总,您就等着瞧好吧!”陈志超挂了电话脸上露出一抹阴狠之色。

书评(136)

我要评论
  • 却意外&有婚约

    却意外撞破,同他已有婚约的王家二女王子晴,与堂兄江轩辕的奸情……

  • 于茜,&但她心

    “行了于茜,别说了!”王雪舞打断了于茜,虽然于茜说的是实话,但她心里却很不舒服。

  • 名高大&。

    身后一名高大男子走上前来,为他披上一件黑色大氅,而后恭敬地退到一边。

  • 怕早就&”

    “而且我敢保证,如果您现在是未婚,咱们公司的门恐怕早就被那些豪门公子给踏破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