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军和一群手下,都是一脸不可思议。董事长什么身份?居然当众给一位年轻人道歉?“狗东西!”何浮生直起腰来,一拐杖削在了赵军的脑门上,赵军脑袋瞬间便鼓起个大包,这一下子也着实给打...

赵军和一群手下,都是一脸不可思议。

董事长什么身份?

居然当众给一位年轻人道歉?

“狗东西!”何浮生直起腰来,一拐杖削在了赵军的脑门上,赵军脑袋瞬间便鼓起个大包,这一下子也着实给打醒了,扑通一声便跪了下去。

“董事长!”赵军捂着脑袋一脸惊恐地道:“是这人先打的我,我还没动手呢!”

“是公子先打的你?”

何浮生瞪着眼睛又是狠狠一拐杖落在赵军肩膀上,赵军连躲都不敢躲,疼的呲牙咧嘴。

只听何浮生冷笑道:“别说公子打了你,就算是打了你老子,你祖宗,打了也是白打!没用的狗东西,从今天起,你不再是何氏大房的经理,给我滚出何家!”

赵军猛然瞪大了眼睛,一脸的不可思议。

他可是何家的骨干啊,兢兢业业十几年,居然二话不说便被开除了?

但看到何浮生决绝的眼神,以及对青年如此恭敬的态度,赵军的心瞬间跌落谷底。

这才明白,自己怕是得罪了通天的大人物!

“公子,我这么处理,您可满意?”何浮生试探着问道,赵军也是十几年的老员工,事情也不好做的太绝。

“嗯!可以!”江北辰点了点头,旋即对着赵军说道:“哦,对了,我的身份,不要让外边那女的知道,明白吗?”

赵军连连点头,这会儿吓得都成哑巴了,一声都不敢吭。旋即带着人连滚带爬地跑下了三楼。

“老公,怎么样,收拾了那个混蛋没有?”

徐悦正在二楼等候,看到赵军,便连忙迎了上来,结果刚走到近前,一个大大的巴掌便直接甩了过来。

“啪!”

“臭婊子,谁他妈是你老公,你他妈把我害惨了知道吗?要不是因为你…”

赵军破口大骂,骂到一半,忽然想到江北辰的警告,又生生的咽了下去。

“赵军,你疯了,你打我干什么?”徐悦眼神惊恐地捂着脸上的巴掌印,一脸的不解,不知道赵军为什么忽然变化这么大。

“贱货,从今以后,别让我再见到你!”赵军也不想再跟她说什么,一脸悻悻地离开了药房。

徐悦一脸懵逼的待在原地,心中郁闷不已,今天本来是来签单子的,她可是跟老板立下军令状的,一定把何氏大药房的单子签下来。现在不仅单子没谈成,反而被赵军给甩了。

回去之后怕不是要被老板给骂死!

因为本来她在公司业绩就不好,如果拿不到这笔单子,恐怕被开除都有可能。

想到这里,徐悦咬了咬牙,连忙踩着高跟鞋再次朝着赵军追了上去,“喂,老公,你等等我!”

“老公,只要你帮我签了这笔单子,你让我干什么都成!”徐悦气喘嘘嘘地追了上来。

赵军本想发怒,听到这话,忽然愣了一下,旋即嘴角翘了翘,朝着徐悦丰满的躯体扫了一眼,说道:“你说的,干什么都行?”

他可是想要徐悦很多次了,只是徐悦一直没有同意。而如今他已经被何家开除了,以后想要泡徐悦恐怕更不容易了。如今趁徐悦还不知道他已经被开除的事,不如先骗个炮再说!

徐悦自然知道赵军什么意思,脸腾的红了起来,不过最终还是咬牙点头答应了。

“但是你得答应给我签字!”徐悦警告道。

“放心放心,过了今晚,明个儿我就给你签,走,咱俩先去吃个麻辣烫!”赵军搂着徐悦的小蛮腰笑呵呵地朝着远处走去。

……

而此时,何氏大药房三楼,江北辰环顾了一周,忽然朝着中间最高的格子走了过去,从一个药匣子里,牵出一只细长的须状药材。

书评(441)

我要评论
  • 精致,&气质。

    其中一名女子身材尤为高挑,五官精致,浑身充满冷艳气质。

  • 团巨款&病突发

    当年江父欠下光辉集团巨款,心脏病突发,江北辰在云山江家门口跪了三天三夜,势利的大伯见死不救。

  • 关系!&”

    “光辉集团这几年发展迅猛,总部已经搬到了江南,而光辉集团背后似乎与京城方面有些关系!”

  • 理之类&。留着

    另一个女子显然是助理之类的角色。留着短发,抱着本子站在冷艳女子身后。

  • 婚,咱&豪门公

    “而且我敢保证,如果您现在是未婚,咱们公司的门恐怕早就被那些豪门公子给踏破了!”

  • 头了,&?”

    “雪舞姐,这都过了半个钟头了,那姓江的怎么还没到?”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