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北辰回过头仔细一看,冤家路窄,居然是王雪月的闺蜜,徐悦。徐悦昨天穿着一身ol制服,及膝短裙包裹着丰腴的屯部,黑丝袜配高跟,看起来极为令人垂涎。看这样,好像是准备见什么客户?徐悦今天穿着一身ol制服,过膝短裙包裹着丰满的屯部,黑丝配高跟,显得极其诱人。。...

江北辰回头一看,冤家路窄,竟然是王雪舞的闺蜜,徐悦。

徐悦今天穿着一身ol制服,过膝短裙包裹着丰满的屯部,黑丝配高跟,显得极其诱人。

看这样,似乎是打算见什么客户?

“你穿着这身给我下跪,怕是不太方便吧?”江北辰往下扫了一眼,戏谑着说道。

徐悦脸腾的便红了起来。

“你!”

“悦悦,你怎么才来啊!”这时候一名三十多岁的高大男子从药房里走了出来,顺势便揽住徐悦的小蛮腰,说道:“合同我已经让人准备好了,就等你来签字!”

“军哥,人家正要进去,就遇到了这个臭煞笔,还要逼人家下跪,你可要替人家出出气!”徐悦瞬间变成了小野猫,依偎在赵军怀里打起了嘤嘤拳。

这高大男子名叫赵军,是何氏药房总经理。徐悦目前在一家医药公司供职,一个偶然的机会钩搭上了赵军。而今天,是想借着赵军的关系来何氏大药房接笔单子。

而赵军一听这话,连忙转过身来,眼神异常狠厉地盯着江北辰:“小子,你敢叫我女朋友下跪?”

江北辰则是摇了摇头,真的不想跟这两人计较,直接便打算朝药店走去。

“小子,我他妈跟你说话,你敢无视我?”赵军有些恼怒地喊道,连忙上前一步想要去抓江北辰的肩膀。

但是江北辰后背仿佛长了眼睛一般,轻轻地便闪了过去,而后拨出脚尖,赵军直接扑在了地上摔了个狗吃屎。灰头土脸的。

顿时引得路人纷纷嘲笑。

“最好别惹我,我是为你着想!”江北辰摇了摇头,旋即便走进了药房。

“军哥,你没事吧?”徐悦连忙跑过来扶起赵军。

赵军脸上青一块紫一块,忍不住咒骂道:“妈的,这事没完,一会儿看我怎么收拾这小子!”

他给何家打工十几年,已然是何家骨干,在整个云海谁敢得罪?如今被一个毛头小子欺负,如何能咽下这口气!

而江北辰进入药房之后,便直奔二楼的中药区,看到的确是有不少新进的藏药,而且其中有几味药十分珍贵。不过可惜的是,对治疗他的伤势,用处不大。

铃!

就在这时候,电话忽然响了起来。

“喂?江北辰,你在哪?那些人有没有把你怎么样?”电话里传来急切的声音,是自己的老婆,王雪舞。

王雪舞被刁玉兰和王家人拉走之后,又重新跑回了聚仙厅,发现早已人去楼空,便给江北辰打了电话。

“哦,没事,我在药店呢!”江北辰心里一暖,回道。

“啊?伤到哪了,去药店干嘛,怎么不去医院!”王雪舞自然是以为江北辰被人打伤了。

“我没事,就是来逛逛!”江北辰连忙说道。

王雪舞这才松了口气,然后忽然想到了什么,又道:“哦对了,后天是我们王家的年会,这次年会是奶奶举办的最后一次年会,选出继承人之后,奶奶便要金盆洗手,所以家里的小辈都要送奶奶退休礼。奶奶最近身体不好,你正好在药店,就买点珍贵的药材做礼物吧。记得,买珍贵点的,别怕花钱,钱不够跟我说,不许给我丢人!”

“嗯,知道了!”江北辰皱了皱眉头,应了一声。

“这位先生,来看藏药?”而这会儿,旁边忽然走来一名店员,笑眯眯的问道。

“嗯,只是看一下,没有我需要的!”江北辰又朝柜台扫了一眼,遗憾的摇了摇头。

店员连忙又道:“那不如请先生移步三楼,上面是我们的仓库,还有一些珍贵的药材没摆出来,您可以上去看看!”店员依旧笑眯眯的,眼神却闪烁着不易察觉的冷意。

江北辰皱了皱眉头,旋即便点了点头,跟店员上到了三楼。

三楼,的确是药房的仓库,密密麻麻的全是药匣子。

而这时候,一名高大男子便带人气势汹汹地朝江北辰围了过来。

正是赵军!

赵军脸色有些发冷,指着冰冷的大理石说道:“现在立刻下跪,向我道歉,这事算完,不然,我今天让你横着出去!”

凭借何家的关系,赵军到哪都作威作福,此刻自然是觉得吃定了江北辰。

话音刚落,几个手下便将楼梯口给堵住了,封锁了江北辰的退路。

“让我下跪道歉?”江北辰忍不住皱了皱眉头,旋即冷笑一声:“徐悦对我胡搅蛮缠,你不问问原由,就主动来招惹我,反而让我道歉?”

“这不重要!”赵军冷笑一声:“以我的身份,不需要什么原由,我让你道歉,你就得道歉,就算你没错,我让你跪,你就得跪!小子,这就是社会,你得学会适应!”

赵军表情异常嚣狂,看着江北辰的眼神,宛如看着蝼蚁一般。

“呵呵,好一套嚣张跋扈的理论,没想到老何平时就是这么教你们的?”江北辰眉头皱的很紧。

“老何?你……认识何家人呢?”听到这话,赵军脸色变了,心砰砰跳了两下。

但旋即便仿佛意识到了什么,又忍不住狞笑了起来,“小子,你跟玩什么滑头,你什么身份,能认识何家人?”

赵军不屑地笑了笑,厉声喝道:“最后一次机会,下跪道歉,不然今天休想从这了走出去!”

铃!然而这个时候,江北辰的电话忽然响了起来。

是老何打来的!

“抱歉,我接个电话!”江北辰笑了笑,按下接听键:“喂,老何,你快到了?嗯,我在三楼,你们赵经理有点嚣张,你过来处理一下!”

挂了电话,赵军和一群手下顿时愣了一下,而后轰然大笑起来。

“哈哈!这小子煞笔吧?假装给何家人打电话?”

“呵呵,他要是认识何家人,我能认识董事长!”

赵军手下纷纷嘲讽起来,赵军也是满脸冷笑。

然而没过一会儿,药房外边忽的就来了一排奥迪A6,一名七十来岁,身材绸缎青衫,头发花白的老者,拄着拐杖一路小跑地便来到了药房三楼。

“董,董事长?”赵军瞬间便傻眼了。其他人也都是张大了嘴巴,一脸惊恐的表情。

卧槽,这也太尼玛诡异了吧?

刚撂下电话,董事长就来了?

“董事长,您,您是来视察工作的吗?”赵军走过来战战兢兢地问道。

他可不相信何浮生是江北辰叫过来的。

这只是巧合罢了!

但是下一秒,令人震惊的一幕出现了。

只见何浮生直接朝着江北辰走了过来,恭恭敬敬地弯腰说道:“抱歉公子,我来晚了!”

书评(297)

我要评论
  • 于茜,&实话,

    “行了于茜,别说了!”王雪舞打断了于茜,虽然于茜说的是实话,但她心里却很不舒服。

  • 撞破,&……

    却意外撞破,同他已有婚约的王家二女王子晴,与堂兄江轩辕的奸情……

  • ,五官&精致,

    其中一名女子身材尤为高挑,五官精致,浑身充满冷艳气质。

  • 姐,这&那姓江

    “雪舞姐,这都过了半个钟头了,那姓江的怎么还没到?”

  • 这时候&里走了

    这时候,江北辰已经从机场里走了出来,看到王雪舞,便朝这边走了过来。

  • 门口跪&大伯见

    当年江父欠下光辉集团巨款,心脏病突发,江北辰在云山江家门口跪了三天三夜,势利的大伯见死不救。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