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对不起腾哥,我不明白是您,是我有眼眼无珠了,我们这就离开了,把聚仙厅分给您!”王旭捂着脸赔笑道,闻言急忙摆摆手让王家人离开了。王家人也敢说什么,争相站起身离开了。王王家人也不敢说什么,纷纷起身离开。王雪舞一家也起身朝外走。而在路过的时候,王腾却是眼前一亮。如此极品的美女,在整个云海恐怕都找不出几个来。。...

“对不起腾哥,我不知道是您,是我有眼不识泰山了,我们这就离开,把聚仙厅让给您!”王旭捂着脸赔笑道,旋即连忙摆手让王家人离开。

王家人也不敢说什么,纷纷起身离开。王雪舞一家也起身朝外走。而在路过的时候,王腾却是眼前一亮。如此极品的美女,在整个云海恐怕都找不出几个来。

“等一下!”王腾摆了摆手,一群人顿时打了个激灵。

“腾哥,您这是……”王旭疑惑的说道。

王腾摆了摆手,目光贪婪地扫了王雪舞一眼。“没想到你们王家小门小户的,还有这样美丽的小姐,请问这位美女芳名?”

“哦,腾哥,舍妹王雪舞,蒲柳之姿,让腾哥您见笑了。”王旭一脸谄媚地说道。

“去你吗的,你当我瞎啊,这还叫蒲柳之姿?我看你才是歪瓜裂枣!”王腾骂骂咧咧的,而后立马换上一副笑脸对着王雪舞说道:“雪舞妹妹,咱们都姓王,想来五百年前是一家,如今相遇这就是缘分啊,要不然留下来一起喝点?”

“不好意思,我不会喝酒,也不想留下来,抱歉!”王雪舞皱了皱眉头,转头就要绕过去。这时候王腾背后走出两个手下将她拦了下来。

“妹子,我王腾难得请人喝酒,而且今天我过生日,希望你不要拂了我的面子!”王腾哼了一声,冷着脸说道。虽然说的客气,但是言语之中威胁之意十分明显。

“我都说了,我不会喝酒!”王雪舞秀眉蹙着,冷然说道。

“不会喝?哈哈,那我教你啊!”王腾笑着便向王雪舞的胳膊抓去,结果被旁边伸出的一只大手拦了下来。

“抱歉,我老婆她不会喝酒,我这个做丈夫的,也不会允许她陪别的男人喝酒!”

江北辰剑眉微蹙,沉声说道。

“小子,给你脸了,把手给我拿开!”王腾脸色瞬间沉了下来,想要用力,却发现竟然没有挣开江北辰的手,顿时暗暗有些心惊。

而此时周围的人都是一脸惊容,没想到这废物胆子这么大,居然敢跟王腾动手!

王雪舞美眸同样闪过一丝诧异,心中忽然升起一丝莫名的安全感。

王旭却是吓坏了,回过神来连忙大叫道:“江北辰,你疯了!赶快松开,腾哥不过是让雪舞陪个酒而已,你那么激动干什么!”

“是啊,不就是个酒嘛,有什么大不了的!”

“雪舞,你就陪腾哥喝两杯嘛,就算是为了大家!”

王雪舞娇躯有些颤抖,转过身来冷冷地扫了王家人一眼。王家人不知不觉低下了头。

王腾是什么人,众人一清二楚。说是陪酒,又岂是喝酒那么简单?

这一刻,王雪舞心都寒了。

这么多年她为了王家兢兢业业,甚至为了大局,把自己的公司交出来。没想到遇到事的时候,不但没有人站出来帮她,反而还想牺牲她。亲人的冷漠,如今终于是感受到了。

“你们,你们这些没良心,竟然这么对我女儿,我女儿用不着你们,我现在就报警!”刁玉兰气得胸口不停起伏,连忙掏出电话准备报警。结果被王腾的手下一把抢了过来。

“小子,你他吗还不放手?”王腾脸色凶狠地与江北辰对视着。

“好,那就别老子不客气了。还看着干什么!把这小子的胳膊给我卸了!”王腾见江北辰无动于衷,立刻大吼一声命令道。

十多个手下,听到命令,连忙便朝着江北辰扑了过来。江北辰看都没看,闪电般出脚,直接踹向临近的人,那人惨叫一声飞了出去,砸倒一片。旋即又有个手下举起旁边的实木椅子,朝着江北辰的后背砸了过来。“小心!”王雪舞忍不住惊呼一声。

然而话音刚落,江北辰猛然闪了过去,顺手将王腾拉了过来,实木椅子重重的砸在王腾的身上,瞬间四分五裂!

“我曰你娘,你他吗不会看着点吗?”王腾满头是血,一脚踹飞手下,抄起一支木方,便朝着江北辰削了过来。他在道上混了这么长时间,也不是白给的,自身也是个练家子,身手极其敏捷,犹如猛虎下山。

众人下意识的都以为江北辰躲不过去。然而江北辰根本就没躲,用脚轻轻挑起一把椅子,闪电般出脚,椅子便如同炮弹一般朝着王腾砸了过去。嘭的一声,碎了个稀巴烂。而王腾也应声倒地,抱着脑袋拼命的惨嚎起来。

这一下,众人都惊呆了。

虽然大伙都知道江北辰的是当兵回来的,却没想到这么厉害。把几十斤的实木椅子当球踢?这是人干的事吗?

王雪舞同样表情有些惊愕,旋即美眸不由地闪过一丝异色。直到此刻她才发现,自己这个老公似乎没有那么不堪。单凭这身手,恐怕去应聘私人保镖也能赚不少钱吧!

想到这里,王雪舞又忍不住咬住了嘴唇。这个家伙,偏偏有能力,却不肯去找工作,跟懒汉子有什么区别?但她此刻却没发现,自己的脸竟却不知不觉地红了起来。

“给我老婆道歉,我可以放你走!”江北辰冷冷地说道。“否则,我让你的生日,变成忌日!”

“去你吗的,让老子道歉,你他吗是疯了?我看应该是你给老子道歉!你以为你动了我我义父雷洪会放过你吗?”王腾忍不住嘶吼道。

王家人顿时吓了一跳,所有人脸上都露出惊悚之色。

雷洪什么角色?

云海的地下皇帝,碾死他们就跟碾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这下所有人都慌了。

“江北辰,赶紧给腾哥道歉,你想害死我们啊!”

“就是,赶快道歉,你想死可别拖累我们!”

王旭和一群王家人顿时急得大叫起来。

江北辰不管不顾,抄起一支散落的木方,一头是尖锐的木刺,直接走过来,抵在王腾的脖子上。同时眼神冰冷地说道:“最后一次,给我老婆道歉,否则,死!”木刺直接陷入了王腾的皮层,一丝殷红的鲜血便淌了出来。

咕噜!

王腾狠狠地吞了口唾沫。战战兢兢地看着江北辰。此时江北辰的眼神太可怕了,没有丝毫的人类感情。他毫不怀疑,如果拒绝,木刺绝对会瞬间刺破他的喉咙!

“王,王小姐,对,对不起!”王腾打着哆嗦道,这一刻,冷汗都淌了下来。

“滚!”江北辰一脚踹了出去。王腾连忙爬了起来,也不说什么,只留下一道狠厉的眼神,连忙摆了摆手带着手下离开了。

一时间整个聚仙厅格外安静。所有人脸上都布满了担忧之色。因为谁都知道,这事绝对不会这么轻易就结束的。因为王腾的背后还雷洪!

以王腾睚眦必报的性格,这会儿八成是去找雷洪去了!

“快走,一会儿王腾一定会杀回来的!”

“就是,如果雷洪来了,我们所有人都要完蛋,雷爷可是连警察都不敢管的!”

“走走走,反正打人的是那个废物,跟我们都没有关系!”

这会儿也没人想着吃饭了,王旭和王家人纷纷看了江北辰一眼。有的眼神复杂,有的比如王旭,却是幸灾乐祸,旋即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聚仙厅。

“雪舞,看什么呢!还不快走!”刁玉兰也拉着自己的女儿转身就走,王雪舞一脸担忧地看着江北辰,迟迟不肯离去。毕竟他是为了自己才得罪王腾的。

“北辰,一起走吧。”王雪舞咬着嘴唇说道。

江北辰无奈地摇了摇头:“打都已经打了,逃跑有用吗?”

王雪舞怔了一下,知道江北辰说的也是实话,以雷洪的势力,想抓一个人简直太轻松了。

“你和伯母先走吧,不用管我,我不会有事的!”江北辰淡笑着安慰道。

“哎呀,他自己都说了,不用管他,咱们快走吧!”

刁玉兰夹着王雪舞的胳膊往外拽。

“不,妈,我不能走,北辰是因为我……”

“都是这个废物自己非要惹事,跟你有什么关系。本来就是个没用的废物,死了更好!不管他,赶紧走!”王雪舞被刁玉兰和几个姨娘婶婶生拉硬拽地拖出了聚仙厅。

而不一会儿,果然王腾又回来了,而且这次带了更多的人过来。为首的一名身穿金色唐装的中年人,带着一副茶色墨镜,大拇指上是一枚硕大的金扳指,浑身上下都弥漫着威严的气息。

“就是你,打了我干儿子?”中年人沉声问道,语气之中有着一丝震怒。

书评(310)

我要评论
  • 方,面&道:

    江北辰摆了摆手,旋即目光移向前方,面色如常地开口道:

  • 还需要&时,哦

    “喂,陈总,您到了是吧?非常不好意思,我们这大概还需要半个小时,哦,好的好的!”

  • “雪舞&都过了

    “雪舞姐,这都过了半个钟头了,那姓江的怎么还没到?”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