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旭登时大叫道,江北辰用力很巧妙地,他并也没受什么伤,此刻又立刻对王雪舞大声地谴责出来。“是的,雪舞,百善孝为先,一个公司跟奶奶比出来算是了什么?你把奶奶气成这样。“没错,雪舞,百善孝为先,一个公司跟奶奶比起来算得了什么?你把奶奶气成这样。你就是不孝!”。...

王旭顿时大叫道,江北辰用力很巧妙,他并没有受什么伤,此刻又立马对王雪舞大声指责起来。

“没错,雪舞,百善孝为先,一个公司跟奶奶比起来算得了什么?你把奶奶气成这样。你就是不孝!”

“我们王家没有你这样的不孝女!”

王旭一带头,王家人纷纷大声指责起来。

咒骂声,斥责声,一时间全部涌入王雪舞的耳朵。

王雪舞眼泪刷的一下便淌了下来,站在原地娇躯瑟瑟发抖。她也没想到奶奶会突然重病,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甚至开始暗暗后悔。

“别怕。有我在呢。你并不是不孝,恰恰相反,你没有愚孝,这才是真正的孝!”江北辰连忙走过来拍了拍她的肩膀。如果换到平常,王雪舞绝对会立刻甩开他的手。但此刻她脑袋一片空白,所有人都在指责她。如果没有这句安慰,她恐怕真的已经崩溃了。

“都让让,都让让!秦医师来了!”就在这时,在管家的引领下,一个二十四五左右,长相清秀,穿着素雅的女孩,被匆匆带过来。

秦雪,云海中医大家秦海路的嫡孙女。秦雪从小便随祖父学习中医,二十二岁便已经拿到了中医博士学位。回到云海以后几次妙手回春,而且给市里领导看过病,如今已是小有名气。

秦王两家是世交,秦雪今天也是被老太太请来做客的。老太太特别喜欢秦雪。始终想要招来给自己做孙媳妇。只是秦雪一直没有答应。

“幸好秦医师在,这下奶奶有救了!”

“没错,秦医师医术精湛,一定能治好老太太!”

见到秦雪,众人都略微松了口气。毕竟秦雪的医术是有目共睹的。起码在120到来之前,能够确保老太太性命无虞。

而秦雪到来之后,倒也不慌不忙,先用纤手捏住老太太的手腕,过了数息之后,对着众人说道:“把老太太放平!”

众人连忙将老太太平放在地板上,秦雪从腰间卸下一个蓝色的手袋,从手袋里抽出一根银针。在老太太左侧耳朵周围扎了进去。随后又连续掏出几根银针,按照穴位一一扎了下去。

只是此时,老太太依旧没有什么反应。众人脸色依旧布满担忧。但这会儿众人也不敢打岔,怕打扰到秦雪医治。

而秦雪最后又掏出一根银针,将针悬在老太太头顶的位子,游移了片刻,迟迟未肯下落。

最后,深吸了口气,终于下定决心刺了下去。

众人纷纷惊呼一声!

百会穴,但凡稍微懂点中医的人都知道,这个地方可不是乱扎的,否则差一点都是要出人命的。

不过众人都相信秦雪的医术,倒也没有人敢说什么。

而这时候老婆也“咛”了一声,终于开始有了反应,甚至脸色也渐渐开始红润起来。

呼!

秦雪松了口气,擦了擦额头的香汗,旋即对着众人说道:“老太太暂时无大碍了,大概过会就能醒来!”

“谢谢秦医师!”

“秦医师果真是妙手回春!”

“雪儿。多亏有你在,累了吧,来喝口水!”王旭不知从哪捧了杯热水殷勤地递了过来。众人眼神也都跟着玩味起来,这两个小年轻的,可是被大伙看好在一起的。甚至奶奶亲口说了,要让秦雪做王家的孙媳妇。

秦雪皱了皱眉头,不过还是将水杯接了过来。

“百会穴偏了一毫厘,这针要重新下,不然,老太太必死!”而这时候,一道不和谐的声音从旁边传了过来。秦雪杯子晃了一下,里面的水瞬间便洒了出来。旋即抬起头来美眸愠怒地看着眼前有些面生的男子。

“江北辰,你瞎说什么?你竟敢说雪的针下偏了?还敢咒奶奶死?”王旭顿时朝着江北辰怒吼起来,其他王家人也都是满脸怒容。

众人亲自眼见,老太太的情况已经好转,这人简直胡说八道。

“北辰,你快闭嘴,奶奶才刚刚好,你别乱说话!”这时候王雪舞的情绪已经恢复过来,连忙呵斥道。幸好奶奶好转了。不然她可就是王家的罪人。

“没用的废物,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

“乌鸦嘴,扫把星!”

“滚出去,这里没有你呆的地方!”

几个长辈纷纷呵斥,甚至直接指着门外让江北辰滚。

江北辰点了点头,直接朝着外面走去。

“嘿嘿,雪儿,你别在意。他就是王雪舞的那个废物老公。在我们王家的地位连条狗都不如,你不用搭理他!”王旭一脸谄媚地对着秦雪说道。

秦雪眼神轻蔑地看了一眼江北辰的背景,旋即便将目光收了回来。而就在这时候。她的眼神便定住了,因为她发现老太太的身子竟然微微的颤抖起来。

不但是她发现了,王家的人也发现了。接着,老太太身子颤抖的越发厉害。如同得了羊角风一般彻底抽搐起来。随后猛地坐起来哇的一声吐了一大口血出来。最后又重重地落在了地上,一动不动。仿佛连呼吸都没有了!

书评(211)

我要评论
  • 半个小&”

    “喂,陈总,您到了是吧?非常不好意思,我们这大概还需要半个小时,哦,好的好的!”

  • &,他到

    “谈的是生意,他到家里来做什么?”王雪舞眉头皱了皱。

  • 果这次&小助理

    “一会儿,和陈总约好的时间就到了!如果这次,再拿不到投资,您可怎么跟董事长交代呀!”小助理一脸愁苦,忍不住嘟囔了一句。

  • “雪舞&姐,这

    “雪舞姐,这都过了半个钟头了,那姓江的怎么还没到?”

  • 冷艳女&。

    另一个女子显然是助理之类的角色。留着短发,抱着本子站在冷艳女子身后。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