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此时此刻,三个女人则是彻底傻了眼了。特别徐悦,脸上露着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放佛难以我相信这是真的。“这怎么可能会?”徐悦急忙把江北辰手里的合同抢了回来,看见上面的白纸黑尤其徐悦,脸上露出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仿佛无法相信这是真的。。...

而此刻,三个女人则是彻底傻眼了。

尤其徐悦,脸上露出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仿佛无法相信这是真的。

“这怎么可能?”徐悦连忙把江北辰手里的合同抢了过来,看到上面的白纸黑字,只感觉脑袋晕晕的。

王雪舞也有点头晕。一千万租金的办公楼啊。他哪来的那么多钱?

但是三人来到楼上以后。看到简约大气的办公环境,良好的光线和地理位子,一切终于显得有点真实了。

确定江北辰果真没有说大话。

“你可以跪下道歉了!”江北辰戏谑地看着徐悦,冷然而笑,若非看着对方是自己老婆闺蜜的份上,此刻绝对不会是道歉那么简单。

徐悦回过神来,脸色格外难看,冷嘲道:“当兵的,你有什么好得意的,谁知道你这合同是怎么来的。没准就是你诈骗得来的!”

听到这话,王雪舞心扑通扑通跳了两下,连忙将江北辰单独叫到了一间会议室里。

“江北辰,你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这个合同来路到底有没有问题?”王雪舞脸色有些焦虑,生怕江北辰干了什么违法的勾当。

“放心吧,这是我一个朋友把钱打过来让我帮忙租的,他现在国外,要等一年后才回国创业,这段时间你可以先用着!”江北辰随口找了个理由。

“你朋友?你还有这么厉害的朋友?”王雪舞有点不太相信,江北辰的朋友大多都是当兵的,怎么可能有这么大的能耐。

“是我爸在世时交的朋友!”江北辰无奈,又说了一句。

王雪舞颤了一下,脸色顿时露出一副同情之色。差点忘了,江北辰原来也是豪门公子。只是后来家道中落而已。不过这么一说,她倒也不纠结办公楼的来历了。

“咦?于茜,徐悦呢?”当两人走出会议室的时候,只有于茜站在原地东瞅瞅西望望,王雪舞便忍不住问道。

于茜脸色不自然地看了江北辰一眼,说道:“徐悦姐还有事,先走了!”

虽然这么说,但三人都是心知肚明。徐悦明显是因为刚才跟江北辰打赌的事,不好意思再呆下去,逃了。

两日后,荣鼎公司。

江北辰站在落地窗前端着红酒。

在自己暗中打电话让周经理投资新思韵之后,短短几天内,新思韵已经开始步入正轨,而且运营良好。

自己这个老婆果然很有能力。

叮!

这时手机来了信息,正是王雪舞。

“你在哪,找到工作了吗?到新思韵来做保安吧,男人没有本事但一定要踏实,保安也是有五险一金的!”

江北辰嘴角微微翘了翘了,这个老婆,还是瞧不起自己啊!

刚放下电话,一个穿着黑色西服的高挑美女走了进来。

“总裁,王家的王旭来了,您让我准备的补充协议条款也已经拟定好了!”张苗恭敬地说道。

江北辰点了点头:“让他把协议签了,签完之后让他滚。告诉他,荣鼎与王家的合作取消了。”

“是!”

张苗躬身答道,转身走了出去。

会客厅,王旭正悠闲地喝着张苗递来的菊花茶,眼神贪婪地瞄着张苗火辣的身材,菊花都忍不住紧了一下。

这个女人,简直太漂亮了。荣鼎的总裁也太会享受了,竟然弄了这么个大美女在身边当秘书。

“王总,这是我们总裁拟定的关于绣春阁项目的补充条款,您看如果没有问题的话,麻烦请在上面签个字!”张苗甜甜地笑了笑。

王旭顿时感觉浑身暖洋洋的,仿佛要化了一般。

“签,我签!”王旭完全是被张苗给迷住了,压根就没看上面写的是什么,刷刷便签下了自己的大名。

张苗笑呵呵地收回协议书,脸色的笑容忽然缓缓消失,转而挂上一副冰山般的冷漠面容,张口说道:“王总,你,可以滚了!”

“额……你说什么?”王旭顿时怔住了,以为自己听错了。

张苗冷笑了一下,皮笑肉不笑地说道:“我们总裁说,签了协议之后你就可以滚了,荣鼎与王家的合作,正式取消!”

“啊??”王旭瞬间懵逼了。这什么情况?都说女人翻脸无情,不过这也太快了吧?

王旭还没来得及反应,已经被几个保安架着,直接赶了出去。

而王家得到这条消息之后,瞬间便炸锅了。

毕竟这个项目对王家有多重要,老太太之前已经说的很清楚了。王家若是得到这个项目,在不久的将来绝对会成为一线豪门。

而反之,王家前期已经有了很大的投入,整个王氏集团都会因为项目的取消而元气大伤。

此时,王家别墅。

“你是干什么吃的!荣,荣鼎为什么要毁约?你是不是惹到了荣鼎的人了?咳咳!”

王家别墅,老太太对着下面的王旭大声质问,由于情绪激动,剧烈的咳嗽起来。

“奶奶,不怨我啊,荣鼎的人我都是小心打点的,这次是对方单方面取消合作的啊!”王旭快要哭了。本来奶奶将项目从王雪舞手里抢过来给他就已经遭人非议了。结果现在项目竟然在他的手里砸了。王旭此刻果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那荣鼎有没有说,到底为什么毁约?”老太太喘了口气问道。

王旭苦巴巴说道:“我后来找人问了一下,据说是他们已经找到了更好的合作单位,所以就不用我们了!”

老太太皱了皱眉头,而后叹了口气:“为今之计,也只有把损失降到最小,你去拿着合同,找荣鼎去要违约金!”老太太摆了摆手命令道。

王旭脸色瞬间便垮了下来,哭着脸道:“奶奶,没,没有违约金。他们后来又送来一份补充协议,我没想到竟然是个陷阱!”

“什么?没有违约金??你签合同的时候就不能看看吗?”老太太气的差点没过去,撩起一只杯子啪的一声便摔了下去。“不成器的东西!你要是有雪舞一半的能力,我也不至于为你操碎了心!”

“给我滚到一边跪着去!”老太太气得直跺拐杖,王旭吓得连忙跑到一边跪着去了。

“来人,给我查,荣鼎新合作的公司是谁?我倒要看看到底是谁在背后算计我们王家!”老太太冷着脸对着下面吩咐道。

此时别墅里的气氛异常凝重,不到半个小时,消息便打听到了。

竟然是一家名叫“新思韵”的新公司,而老板,竟然就是自己的孙女,王雪舞!

“好啊你个王雪舞,竟然是你在背后搞鬼!”王旭顿时从地上爬了起来,一脸愤然的表情。

“奶奶,这王雪舞就是个白眼狼,竟然撬我们自己家的生意,实在太恶劣了,您一定要狠狠地惩罚她!”

老太太脸色异常阴沉,摆了摆手命令道:“打电话给雪舞,让她立刻来见我!”

书评(215)

我要评论
  • 您到了&还需要

    “喂,陈总,您到了是吧?非常不好意思,我们这大概还需要半个小时,哦,好的好的!”

  • 的角色&。

    另一个女子显然是助理之类的角色。留着短发,抱着本子站在冷艳女子身后。

  • ,江北&辰已经

    这时候,江北辰已经从机场里走了出来,看到王雪舞,便朝这边走了过来。

  • 移向前&地开口

    江北辰摆了摆手,旋即目光移向前方,面色如常地开口道: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