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北辰打赏地看了自己老婆几眼。严禁不说,是个干大事的女人。不满意。“雪舞,你这是疯了吗?的话你真这么做了,就跟奶奶对着干。咱们可就也没回过头路了!”刁玉兰却急忙惊慌“雪舞,你这是疯了吗?如果你真这么做了,就跟奶奶对着干。咱们可就没有回头路了!”刁玉兰却连忙慌张的喊道,她可是知道老太太的手腕有多狠。在王家跟老太太作对的人,绝对是没有好下场的。。...

江北辰赞赏地看了自己老婆一眼。不得不说,是个干大事的女人。满意。

“雪舞,你这是疯了吗?如果你真这么做了,就跟奶奶对着干。咱们可就没有回头路了!”刁玉兰却连忙慌张的喊道,她可是知道老太太的手腕有多狠。在王家跟老太太作对的人,绝对是没有好下场的。

“与其坐以待毙,不如主动出击,将命运掌握在自己的手里!”江北辰淡淡说道,表示支持王雪舞的决定。

“江北辰你给我闭嘴!都是你给雪舞出的馊主意。你这是要祸害死我们家啊?你倒是说说,我们家败了对你有什么好处!”刁玉兰破骂道。

江北辰毫不在意,则是转头对着王雪舞说道:“如果遇到什么麻烦,我随时可以帮忙!”

“不用了,你还是管好自己吧!”王雪舞皱了皱眉头,在她看来这个家伙也就是提个意见而已。一个连工作都找不到的废物。还真以为自己就能上什么忙了。

“疯了疯了!你们都疯了,女儿啊,你怎么能听他的啊!”刁玉兰坐在沙发上急的只拍大腿。

“好了妈,这是我自己的主意,跟他没有关系!”

经过王雪舞一番开导,刁玉兰这才勉强同意王雪舞开新公司的计划。

而对于成立新公司,王雪舞首先面临的,就是资金问题。启动新公司,前期至少需要两三百万。她第一个想到的便是找银行贷款。于是给几个银行的朋友打了电话,结果无一例外都被拒绝了。

今年经济形势不好,各个银行口子很严,申请贷款怕是没有可能了。

接下来就只能找人借钱了。

“看来还是得找陈志超帮忙了!”王雪舞脸色十分无奈。犹豫了一下,还是给陈志超打了电话过去。

王雪舞打电话的时候,刁玉兰就在旁边,忍不住瞥了江北辰一眼,哼了一声说道:“关键时刻,还是要找有能力的。我看人家志超就不错。有本事又能干,还是大老板!”

陈志超之前来过王家几次,每次都带不少高档礼物。关键是人家年纪轻轻便已经是公司老总,刁玉兰是越看越满意。恨不得立刻让王雪舞和江北辰离婚,然后让陈志超给自己当女婿。

而电话那头,陈志超正抱着酒瓶子,独自一人呆呆地坐在荒凉的办公楼里,满地废纸屑。短短两天时间,原本如同朝阳般等待崛起的科技公司,因为荣鼎的撤资一夜之间,瞬间垮掉。

没错,他破产了,而且还身负巨额债务。而荣鼎那头给出的答案是他惹了不该惹的人。他就是绞尽脑汁也没想出来自己到底是得罪了哪尊大佛?

“喂,志超,上次的事谢谢你。不过我还想请你帮帮忙。我准备成立一家新公司。需要一笔启动资金。大概需要……两百万吧!”王雪舞犹豫了一下,试探着说道。

陈志超听是王雪舞,眼神难得有了一丝光彩,但听到二百万,脸庞瞬间抽搐了一下,“不,不好意思啊雪舞,我最近也遇到了点麻烦,所以……”

“哦?是因为之前一千万的事吗?”王雪舞声音立马有些紧张起来,毕竟陈志超可是挪用了荣鼎的投资来帮她的,如果这事被荣鼎发现,陈志超恐怕会有大麻烦!

“额,一千万?什么一千万?”陈志超有点懵了。

王雪舞也有点错愕了,惊奇道:“那张一千万的支票,不是你让人给我送来的吗?”

“一千万的支票?我哪有一千万的支票啊!”陈志超苦笑,他要是有一千万,现在也不至于垮掉。

挂了电话,王雪舞表情有些发呆。那张支票竟然不是陈志超的!

如果不是陈志超的,那又会是谁给的?

她下意识地看了江北辰一眼。但旋即便摇了摇头。觉得自己的想法有些荒谬。

一个当兵的,怎么可能会有一千万的支票。

想了半天,王雪舞依旧百思不得其解。怎么也想不通了。

不过现在必须要解决资金问题,否则成立新公司的计划就是空谈。

王雪舞感觉很无奈。借钱不成,那就只有最后一条路了——找风投。于是又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到荣鼎公司走了一趟。毕竟荣鼎之前说过,看中思韵潜力的。

王雪舞到了荣鼎之后便跟荣鼎投资部的周经理说了一下自己的想法。虽然她计划书做的很详细,但周经理看了之后直皱眉头。

王雪舞察言观色,看到对方的反应,心里一凉,觉得八成是没戏了。

“不好意思王总…”

铃!

就在周经理要张口拒绝的时候,忽然电话响了。

“抱歉,我先接个电话!”周经理露出一副歉意的表情,起身去接电话。

“好的总裁!好的,好的!我明白了!”

周经理接电话的时候姿态颇为恭敬,对着电话连连点头,而后走回来立马换上一副如沐春风般的笑容。

“呵呵,王总,你这个方案我刚刚看过了,很不错!我们荣鼎很看好贵公司未来的发展!”

“额……周总,您这是同意了?”王雪舞顿时有些呆住了。

王雪舞十分困惑。刚才对方可是明明要拒绝的。怎么接了一个电话回来,忽然就同意了?而且态度简直判若两人!

之后在周经理的引领下,又迷迷糊糊签了合同,直到一千万进入自己账户的时候,王雪舞依旧感觉晕晕的。

不过不管怎么说,资金的问题是解决了。欣喜若狂的同时,也来不及考虑那么多。立马去筹措新公司的事宜。

接下来就是找代工厂,以及转移团队的事。不到两天的时间便很快落实了。最后则是需要租个办公楼。

毕竟办公地点很重要,代表了公司的排面。

恰好王雪舞的好闺蜜,徐悦就在云海的cbd上班,对周围的办公楼了如指掌。答应帮她一起寻找办公楼。周末这天,因为司机休息,王雪舞便抓了江北辰当司机。连同助理于茜,三人一同去了cbd找许悦。

来到cbd,一个身材一米六五左右的女孩便迎了上来,女孩浑身大牌,打扮的十分光鲜,长相也算俏丽,只是口红涂的很重,浑身弥漫着浓烈的香水味。

“雪舞,他就是你老公?当兵回来了?”徐悦扫了江北辰一眼,眼中无意间流露出浓浓的鄙夷之色。

书评(284)

我要评论
  • 陈总,&这大概

    “喂,陈总,您到了是吧?非常不好意思,我们这大概还需要半个小时,哦,好的好的!”

  • 别说了&雪舞打

    “行了于茜,别说了!”王雪舞打断了于茜,虽然于茜说的是实话,但她心里却很不舒服。

  • 呀!”&一脸愁

    “一会儿,和陈总约好的时间就到了!如果这次,再拿不到投资,您可怎么跟董事长交代呀!”小助理一脸愁苦,忍不住嘟囔了一句。

  • &满冷艳

    其中一名女子身材尤为高挑,五官精致,浑身充满冷艳气质。

  • 摆了摆&即目光

    江北辰摆了摆手,旋即目光移向前方,面色如常地开口道: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