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恭喜恭喜,这一次获荣鼎绣春阁的中标企业是——云海思韵内衣非常有限公司!”话音刚落,所有企业齐刷刷地朝着王雪月的方向望了回来。哗!场面登时滚烫了。这个结果意料了所有人的哗!。...

“恭喜,这次获得荣鼎绣春阁的中标企业是——云海思韵内衣有限公司!”

话音刚落,所有企业齐刷刷地朝着王雪舞的方向望了过来。

哗!

场面顿时沸腾了。

这个结果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原本众人以为,能够中标的即便不是龙头企业,也起码是某个有实力的新贵企业。

结果没想到竟然是一个不起眼的二流企业!

王雪舞本来已经起身要走了,听到这个结果娇躯一晃,忍不住停了下来。

“茜茜,我没听错吧?刚刚说的是……”

“雪舞姐,你没听错,咱们中标了,咱们思韵中标了!”于茜乐疯了,像个孩子一样跳了起来。

“不,这绝不可能!”另一头,王旭则是一脸错愕,只感觉不可思议。

王雪舞有多大实力他可是一清二楚。他自信,在奶奶的帮助下,他的标底绝对是要比王雪舞高的。即便中标的不是他,那也绝对是某个有实力的大企业。

然而刚刚公布的结果,却是思韵!

甚至王旭都有点怀疑是不是荣鼎那头搞错了?

而这时候王雪舞已经再度恢复了冷艳之姿,转过头来冷冷地瞥了王旭一眼,冷笑着说道:“堂兄说的是啊,人生果真是处处都充满了惊喜!”

“你!”

王旭恼羞成怒,顿时气的说不上话来。

原本来的时候他可是信心满满的。结果呢?在奶奶暗中帮助的情况下却还是一败涂地。这无疑等于被王雪舞在脸上狠狠地扇了一巴掌!

果真是有种想要吐血的冲动!

而这时荣鼎的工作人员已经走了过来。

“恭喜王总中标,请王总跟我们到里面签订项目合同!”

……

签订完合同,王雪舞依旧感觉做梦一样,询问荣鼎投资部经理,究竟为什么会选择她们公司。毕竟她的标底不过几百万而已,她相信,在场一些龙头企业,标底超过千万的恐怕都大有人在。

而投资经理只说,他们老板是看中了思韵的潜力。对于这个回答,王雪舞还是不太能够接受,但对方既然不说,她也只能作罢。

而另一头,王家老太太得知王雪舞中标了,立马便将王雪舞叫回来。

当着众人的面,老太太表扬了王雪舞一番。

“我王家女孩果然是巾帼不让须眉!哈哈,雪舞啊,你可有老太太我当年的风范,这些孩子里头,我最稀罕就是你了!”老太太笑呵呵地夸赞道。

“奶奶过奖了,都是奶奶您指导有方。在奶奶面前,雪舞不敢贪天之功!”王雪舞连忙回敬道。

老太太乐得一个劲儿的点头:“好好好,不骄不躁。这才是我们王家人的品格。不过今天奶奶还有一件事,要跟你商量!”

“奶奶请讲!”王雪舞笑着道。

“嗯,奶奶岁数大了,有点力不从心了。明天你就到总部来吧。给奶奶搭把手,做个副总。至于你手里的公司……就交给你堂兄王旭来打理吧!”老太太面不改色,依旧笑眯眯地说道。

此话一出,王雪舞的笑容顿时僵在了脸上。

其他人也都是忍不住呆了一下。总部副总,职位看着似乎很高。但其实谁都知道,那不过是个虚职而已。根本没什么权利!

照比有实权的分公司老总,那是差得不止一星半点儿!

顿时不少人都脸色玩味起来。明眼人都看出来,老太太这是明升暗降,想要架空王雪舞,为自己的孙子铺路呢!

“奶奶,你怎么可以……”王雪舞眼睛瞬间红了。

明明是她拿到了荣鼎绣春阁的标底,没想到奶奶不但没有褒奖,居然还要把这个来之不易的成果夺走?

她不明白,身为董事长的奶奶为什么要这么偏心!

“雪舞,你不要多想,奶奶这也是为了你好…”

“不,我不同意!”王雪舞直接拒绝了,咬牙说道:“思韵是我父亲一手创立的,我绝对不会把它交出去!”

“放肆!”老太太干枯的老手狠狠地拍了下桌子。“在我们王家,公司是大家的,不是某个人的,况且你们家每年也有董事会不少分红,你还有什么不满意!”

“好了,这事就这么定了,散了吧!”

老太太直接摆了摆手,对此事盖棺定论,驱散众人。在王家,老太太一言九鼎,她的决定可没人敢质疑,许多人都向王雪舞投来同情的目光。

王雪舞知道,此刻自己说什么都是没用的,当众顶撞奶奶只会适得其反。只能满心不甘地转身离去。

回到家里,刁玉兰知道了这事,顿时火冒三丈。

“老太太这次做得太过分了,要不要这么明显啊,简直太偏心了,她就是重男轻女!”刁玉兰掐着腰在客厅里走来走去,骂骂咧咧的。

“不行,我得给你爸打电话,让他快点回来。如果王家真落到王旭那小子手里,以后咱们家还有好日子过?”刁玉兰愤愤地抓起电话,说着就要打过去。

“好了妈,你别闹了!爸在国外疗养身体才刚有起色,这事你就别烦他了!”王雪舞扶着额头满脸愁容地开口说道。

刁玉兰顿时把电话放下了,但依旧是气呼呼的。看了一眼旁边正在看电视的江北辰,顿时火气仿佛更大了。

连忙将遥控器拿了过来,狠狠地按了关机:“看看看!你这个废物就知道看!雪舞都受欺负了,难道你连点反应都没有吗?你说你有什么用,我们家养你还不如养条狗!”

王雪舞看了江北辰一眼,也忍不住摇了摇头。

虽然母亲说的话难听了一点,不过倒也是。她这个当兵回来的老公,果真是一点忙都帮不上。忽然感觉心好累。果真是,孤立无援。

而这时,江北辰却摇了摇头,看了王雪舞一眼,说道:“不就是丢了一个公司吗?大不了咱们再开一家就是了,从今以后也不用再看王家的脸色!”

而听到江北辰说出这样的话,娘俩顿时呆住了。

“说什么胡话!你以为开公司是那么容易的事吗?工厂成本不要钱啊?租办公楼不要钱啊?”刁玉兰如同看着傻子一样,瞥了江北辰一眼,冷冷地说道:“真以为你能说出什么好主意呢,竟说没脑子的话,没用的东西!”

王雪舞倒是有些沉默了,旋即皱了皱眉头说道:“妈,这倒未必不是个办法。思韵的商标是爸注册的,我们完全可以带走。设计团队是我一手带起来的也都会跟着我。而且生产方面我们只要拉到资金,就可以找代工厂。剩下的就只要在cbd租一间办公楼就好了!”

说到最后王雪舞的眉头渐渐舒展起来。这些年在王家提心吊胆,生怕有一天思韵被人夺走。但事实证明,无论她多么努力,奶奶还是会从她的手里夺走思韵。如今也到了该壮士断腕的时候了。

书评(415)

我要评论
  • 话,于&里来找

    挂了电话,于茜对着王雪舞说道:“雪舞姐,陈总说让您不要着急,他会直接到家里来找您!”

  • 将自己&的大女

    后来王伯仁知晓此事,万般愧疚,执意再将自己的大女儿王雪舞许配给他。

  • 集团这&南,而

    “光辉集团这几年发展迅猛,总部已经搬到了江南,而光辉集团背后似乎与京城方面有些关系!”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