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都是愣了一下,不明白这王磊什么情况,见了新老板竟然吓成这样?王磊冷汗刷的淌了下去,没想起江北辰是总裁。就在刚,他还骂总裁臭傻比,不明白总裁听到了也没,一“我给你个坦白错误的机会!”江北辰微微一笑,显得很平易近人。。...

众人都是愣了一下,不知道这王磊什么情况,见了新老板居然吓成这样?

王磊冷汗刷的淌了下来,没想到江北辰就是总裁。就在刚刚,他还骂总裁臭傻比,不知道总裁听见了没有,一时间,心脏都忍不住悬了起来。

“我给你个坦白错误的机会!”江北辰微微一笑,显得很平易近人。

“我,我……我不应该骂您,总裁,我知道错了!”王磊快要哭了。

“不,不是这件事,你再想想?”江北辰摇了摇头,又提醒了一句。

王磊愣了一下,顿时露出迷惘的神情,他不知道除了刚才这件事,哪里又得罪了这位新老板。

“既然想不起来,还是我替你说了吧!”江北辰摇了摇头,直接说道:“你想把你自己的女朋友安排你手底下吃空饷,有这事吧?”

哗!

整个会议室瞬间沸腾起来。

这王磊,好大的胆子,居然让女朋友来荣鼎吃空饷?

要知道,这件事可比骂总裁严重多了!

搞不好是要吃官司的!

王磊只觉得脑袋嗡的一下,连忙手足无措的爬了起来,“总裁,你听我解释…”

“不用跟我解释,回头跟公司法务解释,滚出去!”江北辰摆了摆手,两个工作人员直接将王磊架了出去。

“另外,顺便让财务查一下他有没有侵占共款的记录!”江北辰对着旁边的张苗吩咐道。

“好的总裁,我立刻让人去查!”张苗连忙点头。

借此机会,江北辰环视一圈,冷冷说道:“我的公司,不养蛀虫,希望大家引以为戒!”

众人面面相觑,都是战战兢兢的。

原本还以为新老板这么年轻,多半是出来历练的富二代。但观这位新老板一言一行,雷厉风行。举手抬足都充满了个人魅力,都是忍不住心服口服。

这次董事会,江北辰只是跟手下的人认识一下,另外就是绣春阁项目招标的事情。

毕竟这次参加招标的还有王家的两个公司,自己老婆来竞标,怎么也要过问一下。

而另一头,刘候也拿着合同如约来到了荣鼎大楼,正巧赶上办完入职手续正要离开的张欣然。

“刘候,你来荣鼎干嘛?”张欣然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哦,欣然你也在啊,我来找江哥签合同!”刘候笑呵呵道,如果不是昨天亲眼看到李立伟下跪,他都感觉跟做梦一样。

“找江北辰签合同?”

张欣然听他这么说顿时有点困惑了,旋即忍不住嗤笑起来,“你不会昨天喝多了没醒酒吧,他这种人连做保洁都没人要,还能给你签合同?”

“没喝多,我说的是真的,江哥现在可是……”

“刘先生是吗,江总让我在这等您签合同,请随我来!”而这时候张苗则是匆忙赶了过来,这事可是老板昨天亲自交代的,时间也是昨天约好了的。

“好,好的!”刘候乐呵呵地便跟着签合同去了。

这下轮到张欣然傻眼了,这什么情况啊?江总?江北辰?

“不,这不可能!”张欣然在原地一个劲儿的摇头。

觉得自己一定是听差了,或者荣鼎高层还有其他姓江的。

“张欣然!”而就在这时候,一道愤怒的声音传来。只见男朋友王磊端着一个整理箱从楼里走了出来。

“老公,你开完会了,咦,你拿这么多东西是要……”

啪!

话还没说完,王磊的巴掌已经落了下来,咆哮道:“臭表子,都是因为你,老子年薪几十万的工作没了,还要等着吃官司,你他妈就是个扫把星!”

这一把巴掌,直接把张欣然打懵逼了,脑袋嗡嗡的。

“居然骗我说你同学开桑塔纳?”

“荣鼎老板会开桑塔纳?我看你特么才是个臭傻逼!”王磊大叫道,情绪几欲失控。

“你,你说什么?江北辰是荣鼎老板?”张欣然脸色顿时变得格外精彩,实在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而这时候,楼里忽然涌来一群人,一群荣鼎的高层簇拥着一位高大的青年走了过来。

路过的人纷纷避让,张欣然呆呆地看着那道众星捧月的身影,感觉有些不可思议。

“他,他竟然真的是荣鼎老板?”

张欣然脸色瞬间惨白,感觉浑身发软,仿佛连站都站不稳了。想起之前对江北辰的态度,顿时有种无地自容的感觉。

原来她才是那个有眼无珠的臭傻逼!

而此时,江北辰先一步出了大楼,直奔一号停车位,众目睽睽之下,开着那辆破旧的桑塔纳离开了停车场。

王磊站在原地,一脸愕然,只觉得画面有些不太真实。

“还,还真是桑塔纳啊!”

……

而江北辰走后不久,上午十点,荣鼎的秀春阁招标会正式开始。

荣鼎的每次招标会都会在云海掀起一阵行业风暴。这次也不例外。此次参与招标会的,都是云海内衣行业的龙头,甚至连排名前三的企业,也都派人过来。

各方企业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为了探究对方的标底可为是费尽了心机,甚至不少中型企业把家底都搬来了。

因为只要中标,那己方所获得的利益,绝对会远远超过家底数倍甚至是十倍!

会场上,王雪舞的兴头不是很足,毕竟思韵实力有限,这才刚刚解决了资金问题,实在拿不出更多的资金来参与竞标。

而坐在旁边的王旭则是一副信心满满的神情,因为他背后可是有董事长的奶奶支持!

就在昨天王家董事会结束以后,王旭则是被奶奶单独叫了过去,并且通过个人账户转了一大笔资金。

其实这本就是老太太安排好的,就是为了借着竞标的机会,让自己孙子压过王雪舞一头,届时她才能名正言顺的将继承人的位子传给自己的孙子王旭。

而王雪舞对这一切毫不知情。

“王雪舞,你劝你还是放弃吧,思韵什么实力难道你自己不清楚吗?我看你还是别在这丢人现眼了!”王旭在底下对着自己的堂妹冷嘲道。

王雪舞咬了咬嘴唇,但却同样冷笑一声:“我们思韵不行,你们思恬也未必就强到哪里去吧?即便我们思韵中不了,你们思恬也休想!”

“那可不一定哦,人生处处有惊喜!”王旭似笑非笑地说道。

王雪舞皱了皱眉头,要知道思恬的实力可是比不过思韵的。不知道王旭为何忽然变得如此自信。

但转瞬,她似乎便意识到了什么,秀拳不知不觉地攥了起来。

“奶奶,难道您真的要如此偏心吗?”王雪舞叹了口气,不过这个时候抱怨也没用了,招标会马上就要开始。

竞标的流程很简单,每个企业将自己的标底直接呈上去,而后由荣鼎这边公布结果。

大概半个小时,结果便出来了。本次中标的企业即将揭晓。王雪舞忍不住坐直了身子,虽然知道中标的可能性很小,但还是忍不住有些紧张。

“呵呵,我的傻妹妹,都这个时候了,还不死心?”王旭在一旁冷笑着嘲讽道。“思韵的危机刚过去,你现在能拿得出手的,恐怕也就几百万吧,傻子都知道,荣鼎的标没有个千八百万,绝对是拿不下来了,我劝你还是别抱有幻想了!”王旭眉宇之间尽是得意,话里话外仿佛都在张扬自己财大气粗。

而从王旭的表现,王雪舞顿时验证了之前的猜想,看来王旭果然是得到了奶奶的帮助!

一时间心瞬间跌落谷底。

而这时候,荣鼎的工作人员已经走上台去,准备公布本次绣春阁项目的中标结果。

“各位云海市服装行业的朋友们,下面我们将宣布本次荣鼎绣春阁项目的招标结果!”

说到这,在场所有的人,都忍不住将心提了起来,同时,屏住了呼吸。

书评(241)

我要评论
  • &那姓江

    “雪舞姐,这都过了半个钟头了,那姓江的怎么还没到?”

  • &大氅,

    身后一名高大男子走上前来,为他披上一件黑色大氅,而后恭敬地退到一边。

  • 雪舞打&里却很

    “行了于茜,别说了!”王雪舞打断了于茜,虽然于茜说的是实话,但她心里却很不舒服。

  • 被那些&子给踏

    “而且我敢保证,如果您现在是未婚,咱们公司的门恐怕早就被那些豪门公子给踏破了!”

  • 山江家&死不救

    当年江父欠下光辉集团巨款,心脏病突发,江北辰在云山江家门口跪了三天三夜,势利的大伯见死不救。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