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奶,您放心,钱已经筹到了!”王雪舞心里有些难过,但还是开口说道。老太太愣了一下,旋即点了点头,“哦哦,那就好那就好,诶,对了,听说你老公回来了,在哪里?让老婆子看看!”角落里,江北辰坐...

“奶奶,您放心,钱已经筹到了!”王雪舞心里有些难过,但还是开口说道。

老太太愣了一下,旋即点了点头,“哦哦,那就好那就好,诶,对了,听说你老公回来了,在哪里?让老婆子看看!”

角落里,江北辰坐着冷板凳,因为他不是股东,所以没有安排座位。

“江北辰,还不快滚过去见过奶奶!”刁玉兰如同喊着一条狗一样喊了一句。

“奶奶!”江北辰不缓不慢地站起来,打了声招呼。

“呵呵,小辰变化很大啊。我差点都认不出来了。不知道这几年在部队混的怎么样啊?现在是什么级别啊?”老太太打量了一眼,笑呵呵地问道。

“我暂时退伍了,没什么级别!”江北辰淡淡回道。

“哦?那部队有没有给安排转业到政府上班啊?”老太太又问了一句,但这时笑容已经有些勉强了。

“没有,我暂时待业!”

哗!

这下众人炸锅了。

“当了五年兵,连个军官都没混上?”

“人家当三年恐怕都是营级吧?”

“真没出息,果真是废物一个!”

听到这些议论的声音,王雪舞玉手紧紧抓着,感觉脸上火辣辣的,不知不觉地咬住了嘴唇。

刁玉兰也同样脸色羞红一片,恨不得找个地方钻进去。

这个废物,简直是丢人丢到家了!

老太太脸色的笑容顿时也没有了。王家这些年发展跟不上去,就是因为家中没有权贵。她叫江北辰来就是想要看看江北辰有没有混个一官半职。结果依旧是个废物,感觉很失望。

“行了,你到一边坐下吧,咱们继续开董事会!”老太太不耐烦地摆了摆手,与刚才的态度简直判若两人。

江北辰也不在乎,独自坐到了一边。

“今天叫大家来,还有另外一件事。想必大家也听说了。荣鼎公司最近发布了一个绣春阁的项目,将会在明天上午对云海市所有的内衣企业进行公开招标。而我们王家思韵和思恬这两个内衣品牌,都有参与的资格。所以我打算让雪舞和小旭同时去参与这个招标会!”

老太太分别看了王雪舞和王旭一眼,继续说道:“大伙也都知道,老婆我岁数也大了,精神头不够用了,所以准备退位让贤。而这次他们两人谁能在荣鼎的招标会上中标,与荣鼎取得合作。将会是老婆子选择继承人的一个重要条件!”

哗!

下边顿时喧闹起来。

老太太选择继承人,这可是关乎王家未来兴衰的大事,自然每个人都很在意。

“奶奶,您放心,孙儿这次一定会拿下荣鼎这个项目!”王旭激动地开口道,眼神垂涎地望着老太太身下梨花木的太师椅。他等这一天太久了,做梦都想坐上老太太现在坐的那个位子。

而王雪舞起初也有些激动,但很快便冷静下来。

荣鼎选择合作伙伴的条件之苛刻在整个云海都是出了名的,与其合作的不是有名的大公司,就是一些新贵公司。

思韵和思恬虽然在业内小有名气,但照比一线品牌还有些距离,想要拿下这个项目难度太大了,中标的可能性可以说是微乎其微。

“如果这个项目成了,这将会是我们王氏集团今年最大的一个项目。我们王家也会一跃成为云海的一线豪门。到时候我会亲自给你们举办庆功宴!”老太太笑呵呵地说了一句。

“我等着你们的好消息!”

老太太说完,便拄着桌子站了起来,摆了摆手,“好了,散会吧!”

宴会结束后,王雪舞母女和江北辰来到了停车场。

“丢人,简直丢人到家了,你这个废物,除了给我们雪舞丢人,你说你还有什么用?我告诉,明天赶紧和雪舞到民政局把婚离了,我一刻也不想再见到你!”

刁玉兰依然对刚才的事耿耿于怀,当着王家那么多的面,感觉把脸都给丢尽了。

王雪舞抿了抿嘴,表情很纠结,但最终还是叹了口气,说道:“不然,明天你先到公司来上班吧!”

原本她想董事会结束以后便将离婚协议递到江北辰的手上。但想起之前江北辰为她出手教训王旭那一幕,心又忽然莫名的软了下来。

“什么?雪舞,你居然让他去公司上班?你不跟他离婚了?”刁玉兰脸上表情不可思议,旋即立马瞪起了眼睛:“不行!雪舞,这事你得听妈的,你可不能心软啊,你现在正是干事业的时候,可不能被他拖累一辈子!”

在刁玉兰眼里,她的女婿就算不是江轩辕那样的豪门大少,那起码也应该是年轻俊杰。

而他江北辰算个什么东西?

简直就是废物一个!

“妈,刚才开会你也听到了,明天就是荣鼎的招标会,这两天我要全力应对招标的事,哪有心情考虑别的!”王雪舞无奈地开口道。

“对对对!荣鼎的招标,这可是大事,不能因为这个废物把大事给耽误了!”刁玉兰拍了拍脑袋,旋即瞪了江北辰一眼,这才肯作罢。

“你到了公司以后,先从基层做起吧,就先做个保安!”

王雪舞对着江北辰冷冰冰地说道:“但是有一点,到了公司可不许说是我的……”

说到这,“老公”两个字实在是无法说出口了。脸色有些羞愤。

“我看看吧,明天我出去找工作,要是找不到,就去你那!”江北辰随便应付了一句。

以他的身份,怎么可能去当保安?

王雪舞皱了皱眉头,以为江北辰是嫌弃保安的工作。

“好吧随你,没什么事了,你先把我妈送回去吧!”王雪舞不耐地说道。

“不,不用他送!我自己打车!”刁玉兰连忙大叫一声,然后灰溜溜地朝着路边跑去。

王雪舞愣了一下,不过也没说什么,看了江北辰一眼,独自上了另一头的宝马5系。

江北辰回到了别墅,虽然他这姑爷在家里不受待见,但是保姆作为下人,也不敢不给做饭吃。

吃过饭后,江北辰便回到自己房间休息,楼下刁玉兰仿佛想要出气似的,故意将电视放的很大声,不过也影响不到他。

经过一夜的调息,江北辰感觉神清气爽,吃过早饭后,便出了门,开着桑塔纳,直接来到了荣鼎公司。

荣鼎公司,位于江边,属于新开发的地段,也是整个云海最有潜力的商圈,几十米高的大楼直入云霄,可以傲视整个云海,气派非凡。

“干嘛的?没有门卡不让进!”开车到门口的时候,被保安给拦了下来。

其实只要例行询问下就可以,但保安就是故意为难江北辰。

毕竟,荣鼎可是云海数一数二的大公司,停车场里停满了豪车,就算最次的也要十万起步。

谁会开一辆快要报废的桑塔纳来上班或谈生意?

放一辆桑塔纳进去,简直真有损企业形象!搞不好就要被领导批评一顿。

不过好在江北辰直接给张苗打了电话,不一会儿便从里边走出一位二十八九模样的职业装女性。长相清丽,肤白如雪,一身紧身的休闲西装将妙曼的身材体现的淋漓尽致,内衫是粉色的蕾丝里衣,黑色柔顺的长发垂落双肩,白莹的耳垂挂着圆环耳坠,一副御姐风范。

“张经理!”两个保安见了连忙恭敬地打招呼。张苗是总裁秘书,同时也兼任投资部副经理的职位,在公司的地位可是不低。

“你们刚刚有没有看到总裁的车进来?”张苗张望了片刻,忍不住问道。

“总裁?”两个保安对视了一眼,齐齐摇头。

总裁的车倒是没见到,只看到一辆破桑塔纳!

滴滴!

这时候,破桑塔纳按下了喇叭,顿时把三人吓了一跳,张苗有些着恼地转头看去,就见一个青年把头从车窗探了出来,“你就是张苗吧,我是江北辰!”

“啊!您就是……总裁?”张苗怒意瞬间不见了,只是有些发愣。

她万万没想到总裁的座驾竟然是,桑塔纳?

另外,这位新总裁,未免也太年轻了吧?完全出乎了她之前的想象。

不过很快她便回过神来,因为两人之前是通过电话的,总裁的声音总不会出错。只是微微愣神,便连忙露出一副甜美的笑容:“总裁,欢迎您来到荣鼎!”

总裁?

两个保安顿时惊得够呛!

书评(219)

我要评论
  • 场的人&。

    江北辰摆了摆手,高大男子旋即化成一道影子隐没在机场的人流之中。

  • 辰已经&出来,

    这时候,江北辰已经从机场里走了出来,看到王雪舞,便朝这边走了过来。

  • &“雪舞

    “雪舞姐,这都过了半个钟头了,那姓江的怎么还没到?”

  • 苦,忍&句。

    “一会儿,和陈总约好的时间就到了!如果这次,再拿不到投资,您可怎么跟董事长交代呀!”小助理一脸愁苦,忍不住嘟囔了一句。

  • 在是未&豪门公

    “而且我敢保证,如果您现在是未婚,咱们公司的门恐怕早就被那些豪门公子给踏破了!”

  • 年未见&人直接

    虽然三年未见,王雪舞还是立刻认出了江北辰,没有过多的寒暄,三人直接上了车。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