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家“豆豆”指的是王养的的一只小泰迪,穿得跟个小土豪似的,有里有面。这是话里话外把江北辰不适当人看。江北辰明白他这个岳母什么德行,也不说话的,也不不高兴。“跟我装深邃这是话里话外把江北辰不当人看。。...

她家“豆豆”指的是王家养的一只小泰迪,穿得跟个小土豪似的,有里有面。

这是话里话外把江北辰不当人看。

江北辰知道他这个岳母什么德行,也不说话,也不生气。

“跟我装深沉呢是吧?呵呵,也是,没本事的男人有什么资格发脾气?就你这样的废物根本配不上我女儿。我劝你趁早主动离开。等收到我女儿的律师函,咱们脸上都不好看!”

见江北辰没有反应,刁玉兰反而越发来劲,很狠地拍了拍前座:“你开牛车呢?这么慢干什么!董事会马上就要开始了,别耽误我女儿的大事,快点好不拉!”

“好,伯母,您坐稳了!”

江北辰嘴角微微翘了翘,离合,挂挡,油门瞬间踩了下去!

哽!

一路无话。

因为刁玉兰根本没有机会说话了。

“呕!”

来到王家总部楼下,车门刚打开,刁玉兰便跑到路边吐了起来。

“妈你怎么了?”这时候王雪舞也刚好到了,看到这一幕连忙跑了过来。

“我,呕……”

“混蛋!到底对我妈做了什么?”王雪舞回过身来,对江北辰怒目而视。

江北辰面无表情淡淡道:“伯母也许是更年期了,有点晕车,回头我让山东的战友邮点阿胶过来给伯母补补!”

听他这么说,王雪舞脸色才缓和了一些,旋即又叮嘱道:“一会儿进去,见到奶奶,你不要乱说话,知道吗?”

“嗯,知道了!”

刁玉兰缓了好一会儿才好不容易缓了过来,用杀人的目光瞪着江北辰。不过这会儿董事会就快要开始了。三人连忙朝着大楼走去。

来到门口,被外边的保安拦住了,保安经理看了江北辰一眼,说道:“今晚王家董事会,只能股东和股东代表进去。”

“她是我丈夫!”王雪舞咬了咬牙只好表明江北辰的身份。

“哟?当兵的回来了,这是退伍还是转业啊?”

这时候一道尖酸刻薄的声音从旁边传了过来。

奥迪车上走下一名男子,脸色戏谑地说道:“今天可是王家的董事会,一个外人,跑董事会来,难不成是想让奶奶给你安排个工作?”

“我可告诉你们啊,我们王家可不养废物!”

江北辰皱了皱眉头,认出眼前男子。王旭,王家长孙,在三年前的婚礼上有过一面之缘。

“王旭,我们来干什么还轮不到你管吧?况且是奶奶叫他来的!”听到这话,王雪舞不高兴了,毕竟不管怎么说,名义上江北辰是她的丈夫。

“你说奶奶让他来的?”

王旭一脸不信,今天这么重要的会议怎么会让一个外人来参加?

“而且来也就来了,还穿的破破烂烂的。也对,你们思韵现在资金缺口很大。恐怕连给这个废物西装的钱都没有了吧?”王旭脸色戏谑地说道。

王雪舞看了江北辰身上的白衬衫,脸刷的一下红了起来。

这家伙来的时候就不知道买件西装吗?

简直丢死人了!

“不劳费心,思韵的问题已经解决了!”面对王旭的嘲讽,江北辰只是淡淡道。

“解决了?”王旭微微惊讶,一千万可不是个小数目,没想到王雪舞这么快就解决了?

王雪舞则是有些怪异地看了江北辰一眼,她的确是收到了一张千万支票,但这个家伙是怎么知道的?

王旭脸色很不好看,他原本还想借这个机会在董事会上羞辱这个堂妹一番,现在看来计划怕是要落空了。

“哼,这女人长得漂亮倒是有点好处!”王旭忽然意有所指地哼了一句。

“王旭,你什么意思?”王雪舞脸色忽然不善起来。

“我什么意思,你自己心里不清楚吗?”王旭露出一副戏谑的表情。

“这么短的时间,银行贷款都下不来,如果我猜得没错,你应该是挂上哪个大老板了吧?”

说到这里王旭眼神肆无忌惮地在王雪舞身上扫了一眼,讥笑道:“呵呵,也是,两腿一张,能不快嘛……”

啪!

一个大巴掌从天而降,直接把王旭扇了个踉跄。

“废物,你敢打我?”王旭捂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江北辰,没想到这个废物竟然敢对他动手?

连忙扬起了胳膊就要还回去,结果反手就被江北辰掰着胳膊制住了,疼得嗷嗷直叫。

“你们还看着干什么,赶紧给老子弄死这个废物!”王旭对两个保安大吼道。

江北辰猛然回头,鹰视狼顾。一时间仿佛有无尽杀气扑面而来,两个保安吓得直接瘫坐在地上!

王雪舞美眸错愕,好半天回过神来,旋即心中忽然升起一种异样的感觉,仿佛一股暖流淌过,不过很快便又回过神来,连忙呵斥道:“江北辰,你快放手!”

这家伙可是当兵回来的,下手没个轻重,王雪舞还真怕他一不小心把王旭给弄残了。

刁玉兰也连忙拍打江北辰的胳膊,“废物,你赶紧放手,放手啊!他们兄妹俩只是开个玩笑罢了,你想造反吗?”刁玉兰实际也很生气,但董事长平时最疼爱王旭了,如果被董事长知道王旭受欺负,绝不会善罢甘休的。

“给我老婆道歉!”江北辰眼神冰冷地看着王旭,只有这一句话。

而王雪舞听到这声“老婆”,心竟然莫名的颤了一下,但旋即便有些恼怒,是谁自作主张让他这么叫自己的?

“我再说一遍,道歉!”江北辰顿时提高了声音,目光杀意阵阵。

王旭忍不住打了个激灵,结结巴巴道:“雪,雪舞,我,我错了!对不起!”

“好了好了,董事会马上就要开始了,咱们赶快进去吧!”王雪舞皱着眉头催促道,江北辰这才撒开,三人连忙朝着大楼走去。

“哼!废物,先让你猖狂,等思韵完蛋,王家落到我的手里,我看你们还怎么嚣张?”看着三人离开,王旭的眼神逐渐凶狠起来。

竟然被一个废物当众掌掴,他怎么咽得下这口气!

而王雪舞三人来到会议室的时候,王家的股东差不多已经到齐了。

江北辰的出现,顿时吸引了不少目光。

毕竟他去当兵,一走就是三年,没想到如今竟然回来了。

对于他在王家的地位,大伙也一清二楚。

说好听的是姑爷,其实大家心知肚明,江北辰就是王伯仁招的上门女婿!

自然也没有人瞧得起他,都在下边议论纷纷,不时投来鄙夷眼神。

而过了一会儿,一个年近七旬穿著富态的老太太拄着拐杖,在一名秘书的陪同下走进了会议室。

“董事长来了!”

“董事长!”

“都来拉,大家坐吧!”

老太太坐下之后便来回扫了一圈,然后说道:“今天开会有两个目的……雪舞啊,听说你们思韵最近出了点问题,缺少一千万的资金,现在筹备的怎么样了?”老太太首先就把头转向了王雪舞,看似温和,但其实谁都知道,这明显是在兴师问罪呢。

书评(280)

我要评论
  • 其中一&名女子

    其中一名女子身材尤为高挑,五官精致,浑身充满冷艳气质。

  • 陈总,&半个小

    “喂,陈总,您到了是吧?非常不好意思,我们这大概还需要半个小时,哦,好的好的!”

  • 为了什&云海市

    于茜却抿嘴一笑:“还能是为了什么呀,还不是雪舞姐您魅力大,只要您勾勾手,云海市哪个青年才俊,能够抵挡得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