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立伟,我无论你用什么办法,立马已取得荣鼎那边的谅解,的话这个单子黄了,别说你升迁的事计划泡汤,你也卷铺盖卷给我滚吧!!老子还特么全行业被封杀你!”电话里再次嘶吼道。“是是是,董事长,我现在立马就去!”李立伟挂了电话,感觉后背都已经湿了,眼神依旧有些惶惶不安。。...

“李立伟,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立刻取得荣鼎那边的谅解,如果这个单子黄了,别说你升职的事泡汤,你也卷铺盖卷给我滚蛋!!老子还特么全行业封杀你!”电话里继续咆哮道。

“是是是,董事长,我现在立马就去!”李立伟挂了电话,感觉后背都已经湿了,眼神依旧有些惶惶不安。

“立伟,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这时候有人看出情况不对,连忙问道。

“散了散了!我今天还有点事,先走了!”

李立伟也顾不上说什么,连忙离开了包厢。

急匆匆地来到会所外边,正好看到正要打车离开的刘候。

“猴子,你看到北辰了吗?”李立伟连忙上前拦住了刘候。

“怎么?刚才在包厢里啤酒瓶子没挨够?”刘候冷笑一声,反正现在已经撕破脸了,他也不怕得罪李立伟。

“哪有!”李立伟苦笑一声。“之前的事是我不对,我向你认错,我也不知道,北辰现在混的这么牛逼,已经是荣鼎的幕后老板了,我一会儿要当面向他赔罪!”

“你,你说什么?”刘候瞬间立在了当场,脑袋仿佛被砸晕了一样。

这一下子,他仿佛什么都明白了。

刚才还觉得江哥是喝多了,现在这话从李立伟说出来,那简直就有点真实了。

毕竟总不能三个人都喝多了吧?

两个人拦了辆出租车,刘候指了个方向,司机连忙追了过去,在半道上便看到了正在回家的江北辰。

扑通!

“辰哥,刚才是我不对,求你给我一次机会,饶了我这次,不要撤销跟我们公司的合作,要不然,我这几年努力,全都白费了!”李立伟直接便跪在了大街上,苦苦哀求。

他现在是一点威风没有了,同时追悔莫及。

如果不能得到江北辰的原谅,他不仅会丢了工作,而且会被全行业封杀,那时候可就真的只能去送外卖了!

“你起来吧!”江北辰皱了皱眉头。

“不,你不答应我,我就不起来!”李立伟说着,还不停地扇着自己的嘴巴。

江北辰叹了口气,到底是同学,他又是真心认错,也不好做的太绝!

“行,我答应你了,你起来吧!”

江北辰摆了摆手,李立伟这才颤巍巍地爬起来。

“辰哥,不然,回去再喝点?当我给您赔罪?”李立伟小心翼翼地问道。

“不用了,你走吧,另外,对于我的身份,我不希望更多的人知道,你明白吗?”江北辰淡淡叮嘱道。

“明白!明白!”李立伟尴尬地笑了笑,灰溜溜地离开了。

而此时,刘候在原地顿时变得有点拘谨。

毕竟现在自己的兄弟可是大老板了,距离感自然而然就产生了。

江北辰笑着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

“别多想,你江哥还是你江哥!”

刘候眼泪瞬间便涌了出来,狠狠地点了点头:“哎,江哥!”

……

另一头,思韵公司。

王雪舞跟律师拟好了离婚协议,眼看着也到了下班的时间,这时候秘书将一封邮件送到了办公桌上。

“这是……”

“王总,这是一位姓张的女士送过来,说是她们老板让她交给你的!”秘书回道。

“她们老板?”王雪舞忍不住皱了皱眉头,最近公司出了问题,已经没有公司跟思韵合作了,不知道这邮件到底谁送来的。

让秘书下去之后,王雪舞便将邮件撕开了,看到里面是张支票,心脏忍不住跳了两下,然后看到上面数字的时候,脸上则是涌现出莫大的惊喜!

整整一千万!

好一会儿,她才缓过劲来,一千万对她来说不算是特别巨大的数额,但却可以解燃眉之急!

不然今晚的董事会上,她真的没法跟董事长交代。

冷静下来,她连忙查看支票的名头。

是一个陌生的名字,张苗。

应该是这个公司财务之类的角色。

不过对方的老板,到底是谁呢?

她第一个想到的便是陈志超。

因为陈志超今天上午刚刚找过她!

难道荣鼎的投资这么快就进来了?

“是陈志超?”王雪舞心里一暖。

如果真是陈志超挪用了荣鼎投资的资金来帮她,毫无疑问,陈志超自己将会面临巨大的风险!

如果被荣鼎知道,有可能会被认为是转移资产,甚至会被起诉诈骗,到时候就是倾家荡产的下场。

“宁愿倾家荡产,你也要帮助我吗?”王雪舞深深地叹了口气,虽然之前对陈志超不太感冒。

但此刻却忍不住有些被感动了。

咚咚!

这时候助理于茜敲门走了进来。

“雪舞姐,总部来电话了,董事长让您马上过去!”

“哦?董事会不是八点才开始吗,现在还不到七点?”王雪舞诧异。

但旋即,她便明白了。

八成还是为了资金的事!

她掌管的思韵,和堂兄王旭执掌的思恬公司,是王家最好的两个公司。

而王氏集团的董事长,也就是自己的奶奶,将要退位,而且已经宣布从她和王旭之中选一个人接替董事长的位子。

虽然她的思韵做的要比思恬好一些,但奶奶重男轻女,平时更偏向王旭多一些。

而此刻提前叫她回去,八成也是想要借着资金的事为难她!

“好了,我知道了,我收拾收拾,一会就去!”王雪舞叹了口气说道。

“另外,雪舞姐,董事长听说当兵的回来了,让你把他也带过去!”于茜嘟着嘴说道。

“什么?把他也带去?”王雪舞听到这话,顿时便头疼了。

一个当兵的废物,奶奶要他去董事会干嘛?

难道要让王家人看她的笑话吗?

马路上,一辆老款桑塔纳大超人不紧不慢地行驶着。

桑塔纳是家里保姆买菜用的车,开车的自然是江北辰。

王雪舞刚刚打电话让他接着刁玉兰一起参加董事会。

王家老太太即是王家的董事长,又是王雪舞的亲奶奶,她老人家召见,江北辰自然得去,于是就拉着刁玉兰出发了。

刁玉兰是代表王伯仁参加董事会,打扮得花枝招展的,自从上了车,一直拿着化妆盒在后边补妆,也不搭理江北辰。

毕竟这个女婿哪哪都不顺眼,要不是不好打车,她真的不愿跟这废物在一个车里呆着。

“江北辰!你就不知道买套西装?你看看你浑身上下,就是我们家养的豆豆都穿得比你有牌面,你这种人只会给我女儿跌份!”

走到一半的时候,刁玉兰终于忍不住,还是爆发了。

书评(339)

我要评论
  • &皱。

    “谈的是生意,他到家里来做什么?”王雪舞眉头皱了皱。

  • 茜,虽&但她心

    “行了于茜,别说了!”王雪舞打断了于茜,虽然于茜说的是实话,但她心里却很不舒服。

  • 撞破,&与堂兄

    却意外撞破,同他已有婚约的王家二女王子晴,与堂兄江轩辕的奸情……

  • “雪舞&着急,

    挂了电话,于茜对着王雪舞说道:“雪舞姐,陈总说让您不要着急,他会直接到家里来找您!”

  • 摆了摆&色如常

    江北辰摆了摆手,旋即目光移向前方,面色如常地开口道: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