液体从头顶滴滴下落,刘候骨节握得铁青,感觉无比屈辱。而不在场众人也没一个帮刘候说话的的,都是一脸讥讽的望着刘候。“立伟,咱们是同学,不至于做的这么绝吧?”刘候情绪激而在场众人没有一个帮刘候说话的,都是一脸嘲弄的看着刘候。。...

液体从头顶滴滴下落,刘候骨节握得铁青,感觉无比屈辱。

而在场众人没有一个帮刘候说话的,都是一脸嘲弄的看着刘候。

“立伟,咱们是同学,不至于做的这么绝吧?”刘候情绪激动,声音都微微有些颤抖。

“刘候,我今天把话撩这,只要你跪下磕头,我就给你签字!”李立伟依旧坚持自己的条件。

“你之前不是跟我说,你儿子买奶粉需要钱吗?你媳妇都快跟你过不下去了?”

“你都这个熊样了,你还要什么脸?想要赚钱,那你他妈倒是跪啊?”李立伟狞笑着大吼道。

刘候气得浑身发抖。

他今天完全可以转身就走。

但他回到家里还是要面对窘迫的现状和妻子的责骂!

成年人的世界,没有那么容易……

刘候眼睛湿了,双腿忍不住弯了下来,但就在这时,一只有力的大手狠狠地抓住了他的胳膊,将他稳稳地扶了起来。

“江哥……”刘候转头眼睛红红地看着江北辰。

“没事兄弟,有我在呢!”江北辰笑着拍了拍刘候的肩膀。

“怎么着江北辰?难不成你想替刘候下跪?”李立伟忍不住冷笑起来。

“今天我就是要让你明白一个道理,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十年前你是江二少,但现在呢?呵呵,你就是个垃圾…”

嘭!

话还没说完,李立伟的脑袋开花了,酒瓶子碎了一地,鲜血哗哗往下淌。

“你他妈敢打我?”

李立伟瞪大眼睛,捂着脑袋瘫坐在地上,脑袋上全是血!

其他同学也都目瞪口呆,没想到江北辰竟然敢动手?

江北辰丝毫不在意众人的眼光,接着一脚就把李立伟给踹翻了,而后双手揣兜,往前快走两步狠狠地将李立伟的肩膀踩在脚下。

“不要以为获得了点成就,就可以在同学之间耀武扬威!”

“今天大家能够聚在这里,是因为大家结交在没有功利心的时代。”

“同学聚会不是你用来炫耀的工具,更不是你用来欺压报复的平台!”

江北辰弯下腰冷冷地看着李立伟,“如果你非要纠结当年那点事,那你给我听清楚了!”

“老子五年前能把你踩在脚下,五年后老子照样能把你踩在脚下!”

五年后老子照样把你踩在脚下!

一句话,狠狠地钉在了李立伟的心上。

不仅钉在了李立伟的心里,也钉在了在场所有人的心上。

让在场的人连大气都不敢喘。

江北辰的气场太强了,比当年的江二少爷气场更强,身上有种令人惊恐的铁血杀气。

只不过之前隐藏的很好,并没有向他们展露而已。

“北辰,算了吧,都是同学,没什么过不去的!”

“是啊北辰,立伟知道错了,放开他吧!”

这时候同学们说话都软了下来,替李立伟求情,江北辰哼了一声,这才将李立伟松开了。

李立伟被人拉巴着站了起来,只是脸色依旧有些惊恐,刚才真的是被吓到了,仿佛被野兽盯上的那种感觉。

“刘候,我们走!”

聚会搞成这样,留下来也没什么意思,江北辰直接带着刘候走了。

留下众人面面相觑。

“立伟,你没事吧,用不用去医院?”一个女生关切地问道。

“不用!”李立伟摆了摆手,“妈的,不就是当了几年兵,有什么可嚣张的?还不是个穷逼?”

呸!

直到江北辰离开包间,李立伟才狠狠地吐了口唾沫。

张欣然也忍不住摇了摇头,都这么大的人了,居然还动武?

这种人实在是没什么出息!

另一头,刘候和江北辰走出会所之后,便坐在路边嚎啕大哭起来,都奔三的人了,居然哭成了泪人。

“行了,瞧你那点出息,不就是要投资吗?回头我找人把合同给你签了!”江北辰忍不住摇头说道。

刘候愣了一下,以为江北辰是在说笑。

江北辰则是直接给张苗打了电话过去。

“两个事!”

江北辰话语依旧简洁:“一,明天我让同学刘候到公司去,你把他的合同签了!”

“二,我问你个事,最近有没有一个跟我们谈合作的公司,总监叫李立伟的?”

“好的老板,是,最近是有一个叫京贸的公司想要我们投资,负责人就是李立伟!”张苗恭敬答道。

“好!从现在开始,立刻终止与京贸公司的合作,就这样!”江北辰说着,直接挂了电话。

刘候则是一脸目瞪口呆的表情。

“江哥,你……”

江北辰拍了拍刘候的肩膀:“男人,什么时候都不能轻易掉眼泪,更不能给人下跪。好了,回家吧,明天到荣鼎,会有人把合同给你签了!”

江北辰说完,便徒步朝着远处走去。

刘候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只是呆呆地望着江北辰的背影。

不知道是江哥喝多了,还是他喝多了。

江哥居然让他明天到荣鼎签合同?

那可是业内排行第一的大公司啊!

一定是自己听错了!

而此时包房里,李立伟刚处理好脑袋的伤口,准备跟众人再战一轮,这时候公司忽然来了电话,一看号码居然是香港总部的老板王明泽打来的,顿时吓了一跳,连忙让众人安静接起了电话。

“喂?董事长,您怎么亲自打电话过来了?”李立伟小心翼翼道。

“搞乜鬼你个扑街仔!就因为你这个废物,我们荣鼎的单子丢了!你说我为咩给你打电话!”电话那头王明泽狠狠的咆哮。

“什么??单子丢了?这怎么可能,他们明明已经答应给我们投资了啊!”李立伟顿时惊出一身冷汗,语气颤抖的说道。

“那就要问问你自己了,得罪谁不好,非要得罪荣鼎的老板?你他妈吃屎去拉,我顶你个肺!”

荣鼎是经贸公司打开内陆市场的敲门砖,重要性无与伦比,身在香港的王明泽此刻真恨不得跑过来敲碎李立伟的脑袋!

“我得罪了荣鼎老板?”

李立伟顿时困惑了,他工作的时候谨小慎微的,哪里敢得罪什么人,就更别说是荣鼎的老板了!

而最近唯一得罪的人只有……

想到这,李立伟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

这怎么可能??

书评(187)

我要评论
  • &为高挑

    其中一名女子身材尤为高挑,五官精致,浑身充满冷艳气质。

  • 。留着&短发,

    另一个女子显然是助理之类的角色。留着短发,抱着本子站在冷艳女子身后。

  • 披上一&敬地退

    身后一名高大男子走上前来,为他披上一件黑色大氅,而后恭敬地退到一边。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