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公子,据说您,回去了?”电话里是几道沧老的声音,也可以听出,很兴奋。“老何,没想起你消息还挺消息灵通的!”江北辰无可奈何地笑了笑。三年前,他北上中执行任务的时候,无“老何,没想到你消息还挺灵通的!”江北辰无奈地笑了笑。。...

“喂?公子,听说您,回来了?”电话里是一道苍老的声音,可以听出来,很激动。

“老何,没想到你消息还挺灵通的!”江北辰无奈地笑了笑。

三年前,他南下执行任务的时候,无意间救下老者一家老小,其实不过是随手为之。

但老者却当场发誓,何家上下将毕生侍奉、追随江北辰。

“嘿嘿,那这次,您还走吗?”何浮生连忙问道。

“暂时不走了,在云海修养一段时间!”江北辰道。

“您不走了?那简直太好了!”

如果有人能够看到此刻电话后头,云海市首富何浮生如此激动和崇敬的表情,一定会惊掉下巴!

“如果有什么事情需要老朽的,您尽管吩咐……要不然,我现在立刻就去见您?”何浮生语气无比激动,仿佛找到了主心骨。

“你不要来见我,等我有需要的时候,自然会去找你!”江北辰连忙拒绝了。

他这次回云海秘密修养,不想惊动太多的人,否则怕西境局势动荡。

“另外,我在云海,需要一个身份,最好是商人!”江北辰想了一下说道,这样自然是为了掩饰自己的身份,也是为了迷惑一些潜在的敌人。

“好,那既然如此,我便把何家旗下最好的一家公司,荣鼎投资公司划到您的名下,一会儿我便让秘书张苗跟你对接一下!”何浮生立刻说道。

“荣鼎?”江北辰愣了下,旋即忍不住冷笑起来。

何浮生刚挂电话不久,另一个电话便打过来了,一个声音很甜的女性声音:“江总,我是荣鼎公司的总裁秘书张苗,是何董事长吩咐,让我与您对接,从今以后,您就是我的老板,有什么事情您尽管吩咐!”

“两件事!”

江北辰直接便下达了命令:“一、取消与陈志超的合作,撤销对他名下科技公司的投资计划!”

“二、准备一张一千万的支票,送到思韵总经理王雪舞的手里!”

“明白!”

虽然张苗对这两道命令有些疑惑,但下达命令的是老板,她不敢有丝毫质疑。

不过这个陈志超要倒霉了!

因为两方合作的项目已经进行到了一半,为了迎合荣鼎的投资,陈志超前期投入很大,如果这个时候撤资,荣鼎倒没什么,但对方绝对会是倾家荡产的下场!

江北辰关上门,在床上盘坐起来,进行调息。

虽然这次在执行任务的时候受了很严重的伤势,但也同样遇到了莫大的机遇。

让他在一个洞府之中得到了一张神秘残片,上面记载着一个上古传承——《玄清决》!

《玄清决》不知是何人所创,但却无比神奇,让垂死边缘的江北辰稳住了伤势。

同时他在这张残片上得到一个秘密,玄清决的主人曾炼制一枚“九命金丹”,九命金丹不但可以生死人医白骨。

而且可以彻底让人脱胎换骨!

不过残片一共有九块,他如今才得到了一块。想要找到九命,必须凑齐所有残片才行。数月之前他已命人到处寻找,只是此时暂无所获。

但好在有玄清决能够稳定住伤势,倒也不急于一时。

……

呼!

天色渐晚,江北辰吐出一口白气,缓缓睁开眼睛。

而这时候,电话忽然响了起来。

“猴子?”江北辰有些意外,没想到给他打电话的是老同学刘候,当年上学的时候,刘候跟他的关系最好,江北辰在部队两人也没有断了联系。

“江哥,今天有同学从机场看到你,听说你回来了?”刘候小心翼翼问道,电话那头有些吵闹的声音,隐隐约约有人碰杯,有人吆喝。

“嗯,今天回来的!”江北辰没有隐瞒。

“哦,回来就好,那个,我们这边同学聚会,你能过来吗?”

“现在?”

“嗯,他们听说你回来,都想见见你!”刘候语气有些不自然。

这时候电话那头忽然吵杂起来。

“你让他来,让我们看看江二少爷混的咋样,是不是当上将军了!”

“哈哈!人家现在可是开坦克的!”

“呵呵,一个被逐出家门的废物,他要是能开坦克,我都能开航母!”

“哈哈哈哈!”

“江哥,你等我一下,我出去跟你说!”

另一头,刘候连忙捂着电话,跑到了外面。

“江哥,你还是别来了!”

刘候重新对上话筒,叹了一声道:“实话我也不瞒你,李立伟这小子发达了,在一家港企做总监,我这头有个小买卖等着他签字,他说如果我不能把你找来,他就不给我签字!”

刘候也是个干脆人,说话不拖泥带水,直接把情况告诉了江北辰。

江北辰忍不住皱了皱眉头,脑海里浮现出一道歪瓜裂枣的身影。

“没事猴子,他不是想找我去吗,我现在就过去!”

原本江北辰是不会参加这种聚会的,但事关刘候他就不能不管了。

江北辰向刘候询问了地址,挂了电话,便披上外衣出门。

花前月下休闲会所。

离王家别墅不到一公里,走着便到了。

会所一楼是茶餐厅,楼上便是ktv包房。连吃带玩一条龙下来怎么说也得人均千八百块,在整个云海市已经属于很高的消费了。

江北辰来到一楼包间的时候,十几个人正在里面推杯换盏。

“哟!这不是江二少爷吗?快快快,给倒个位子!”李立伟见江北辰来了连忙张罗起来,光嘴说了,屁股也没挪一下,其他人也只是扫了江北辰一眼,也都是无动于衷的神色。

只有刘候连忙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江哥,你坐我这!”

可位子就那么大,江北辰坐了刘候就坐不了。

最后让服务员换了两个小凳来,俩人这才勉强坐下。

“北辰,听说你当兵去了,这几年在部队混的咋样?”李立伟不咸不淡地问了一句,随手打开一盒九五至尊,挨个传了下了。

其他同学目光也都聚集在了江北辰的身上。

当年江北辰可是赫赫有名的江二少,众人如今都是好奇,如今他究竟混得如何?

书评(444)

我要评论
  • 好的时&囔了一

    “一会儿,和陈总约好的时间就到了!如果这次,再拿不到投资,您可怎么跟董事长交代呀!”小助理一脸愁苦,忍不住嘟囔了一句。

  • 家里来&?”王

    “谈的是生意,他到家里来做什么?”王雪舞眉头皱了皱。

  • 三夜,&势利的

    当年江父欠下光辉集团巨款,心脏病突发,江北辰在云山江家门口跪了三天三夜,势利的大伯见死不救。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