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思思上一世有很多非常优秀的作品。随便掏出一两首就也可以简单轻松得冠。虽然她现在的还不能够彻底曝露自己的实力,越是低调越是能给敌人重重的一击。她无意识的舔了一下唇。上面好像留随便拿出一两首就可以轻松得冠。。...

唐思思上一世有很多优秀的作品。

随便拿出一两首就可以轻松得冠。

但是她现在还不能彻底暴露自己的实力,越是低调越是能给敌人重重的一击。

她无意识的舔了一下唇。

上面似乎留有商焱的味道,不止如此,就连她的身上都散发着他独有的薄荷清香。

看似清淡缥缈却可以霸道的盖过所有香气。

“坐这干嘛!”一道黑影突然笼罩住她。

唐思思抬头,看着面前身子微微拱着,戴着鸭舌帽口罩大眼镜的神秘男人。

男人把帽子往后转了半圈,又把墨镜往下拉了拉,唐思思才认出来是马奕辰。

“说句对不起,我就不跟你计较了。”

“为什么?”唐思思嗤笑。

“臣民都知道不能在我面前提……提她的名字!”马奕辰冷哼。

“我不是你的粉丝。”

“唐思思!”马奕辰突然提高声音,路过的几个人都转头看过来,觉得他的声音耳熟。

马奕辰换了一个方向蹲下,压低声音说,“下午摄制组到位,你把我哄高兴,我让摄像师给你镜头。”

唐思思靠在墙上,勾着嘲讽的笑,“我什么时候说要上节目?”

“……”马奕辰五官遮挡的很严实,但是也能想象他已经气到扭曲模样。

唐思思拿出耳机带上,表示不想跟他啰嗦。

马奕辰见她如此无视自己,简直要气炸,他一把扯了唐思思的耳机。

“别装了,你本来要休学的,但是听说我在录节目,又回去上课!而且你为了吸引我的主意,特意做了造型换了衣服!当着我的面揭穿青青的真面目,你不就想让我对你有好感嘛!”

唐思思目光划过一抹寒意。

马奕辰的消息当然都是马雪晴告诉他的。

因为马雪晴本来就没打算让自己去上学,只是没想到事情没有按照她的计划进行。

“你是唐青青的表哥,我脑袋被驴踢也不会对你感兴趣。”唐思思哼了一声,“而且,你应该知道,我有未婚夫。”

“商焱?你别做白日梦了!”马奕辰不屑的白她一眼,“你连给他提鞋的资格都不够,把希望寄托在他身上还不如寄托在我身上更靠谱。”

“所以,你觉得我是移情别恋了?”

“这叫择良木而栖!”

唐思思真不想跟他啰嗦了,再次戴上耳机。

马奕辰见她死也不承认,顿时急了,扯了耳机狠狠的摔在地上。

“那你说,姑妈根本就没给你报名,你来干嘛!还不是知道我给青青加油,你就故意接近我!”

唐思思觉得这个世界比之前的世界更恐怖。

商焱偏执狂傲,明知道给他设陷阱的人是商太爷,非要把这件事赖在自己头上。而且一副被自己占了天大的便宜是奇耻大辱。

马奕辰又是一个。谁给他的信心,认定自己就是喜欢他,想要接近他。

“我数到三,你再不走,我就大声喊你的名字!”唐思思冷声道,‘到时候发生踩踏事件不要怪我没提醒你。”

马奕辰在唐思思的额头上狠狠的戳了一下,起身,“走着瞧!”

唐青青看到马奕辰回来,急忙挽住他的手臂。

“表哥,我好紧张,你到哪去了。”

“我去跟导师打了招呼,等下你好好唱就行。”马奕辰把帽子摔在一边,摘下眼镜别在口袋上,大咧咧坐在一边。

“奕辰,下午的时候,你争取多给青青一些上镜的机会。”马雪晴递过一瓶水给他,“新人没有关注度是不行的。”

马奕辰拧开,咕咚咕咚灌了一气,被唐思思气的发闷的情绪才好了一些。

“姑妈,你只给青青报名,姑父知道该不高兴了。”

马雪晴叹了口气,做无奈状,“我也想给思思报名,是她自己不肯来。你也知道,她胆子小的连个蚊子都不敢拍。上次也是你姑父让青青带着她一起唱歌,不然打死她她也不肯登台!”

马奕辰的眉头蹙了一下。

他跟唐思思接触很少,基本上都是从马雪晴的口中了解到。

可是他跟唐思思只做了一天的同学,就发现她的个性完全不是姑妈说的那样。

不仅不怯懦温吞优柔寡断,反而是胆大心细,言语犀利。

刚刚几句话,怼的他七窍生烟,无力反驳。

马雪晴怕他多想,急忙说,“上次竞插曲的事情搞砸了,你姑父也很生气,所以才让她们两个单飞。”

唐青青乖巧的一笑,“妈,我不会让你跟表哥失望的。”说完,她起身去了后台。

马奕辰瞥了一眼唐青青的背影。

如果不是他亲眼所见,很难把那个刁钻刻薄的女人跟眼前这个乖巧懂事的表妹联系在一起。

他又喝了两口水,强压下心头的厌恶感。

休息室内有大屏幕可以看到比赛实况。

唐青青演唱了一首马雪晴高价买来的原创歌曲,顺利过关。

马雪晴开心的北都找不到了,急忙给唐建国打电话报告好消息。

电话刚打通,她就看到唐思思走上了舞台。

“她怎么在上面!”马雪晴脱口而出,在唐建国接通前挂了电话,然后对马奕辰说,“你坐,我去给你姑父报告好消息。”

马奕辰点点头,目光一直停留在大屏幕上。

姑妈没给唐思思报名,但是她也参加比赛了……这当中肯定还有弯弯绕。

唐思思非常有礼貌的对导师鞠躬,然后清唱了一段她的原创作品。

节奏很简单,但词很有意境,才唱了一遍,导师就能跟唱,是一首非常有传唱度的民谣。

不出意外,她凭借自己的实力顺利进入比赛。

马奕辰起身去后台,唇角勾着明显的讥讽,等着欣赏姑妈惊讶的表情。

刚转过弯,马奕辰就看到马雪晴在跟副导演说话。

“这是怎么回事!不是把她的报名表撤销了吗?为什么她还能参加比赛!”马雪晴满脸的震惊。

副导演被她突然指责也很恼火,不耐烦的说,“你问我?你们一会儿参赛一会而不参赛的,当这节目是你的家?好在唐思思表现还不错,不然的话节目组也扰不了你。”

“可是……可她没有报名表……”马雪晴一头雾水。

“我收到信息就给她补上了,以后别折腾了!”副导演白她一眼,大步走开。

马雪晴不断重复着‘信息’两个字,谁给节目组发信息了呀。

书评(341)

我要评论
  • 布满血&着浓浓

    布满血丝的眸子充斥着浓浓的愤怒,随即又被懊悔所代替。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