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太爷一看见商焱,登时又怂了。“哎呦,我的衣服还在外面,快下大雨了,我得拿回去!”老爷子平常走路时颤颤巍巍,现在的走路时飞步疾如。宋学勤原本是跟出的,被商焱这么一吼“哎呦,我的衣服还在外面,快下雨了,我得拿回来!”。...

商太爷一看到商焱,顿时又怂了。

“哎呦,我的衣服还在外面,快下雨了,我得拿回来!”

老爷子平时走路颤颤巍巍,现在走路健步如飞。

宋学勤本来也是跟出来的,被商焱这么一吼,又麻溜的缩了回去。

佣人门更不知道躲哪去了,偌大的别墅好像只剩下了商焱跟唐思思。

商焱快步下楼,一把掐住唐思思的手臂,“谁准你来的!”

“你。”唐思思的心也瞬间乱起来,但是面上却故作镇定。

“来还天眼佛珠?”商焱的眉头微不可察的蹙了一下。

他之前跟她索要,她推脱搪塞。现在两人发生了关系,她竟然主动归还?

没想到,唐思思摇摇头,“不是。”

“那你来做什么!”商焱的手猛的加重力度,恨不得掐断女孩的手臂。

“约法三章。”唐思思说着自己这辈子,上辈子都不敢说的话,“我们做形式上的夫妻,我不干涉你的自由,你也不干涉我的生活。”

她需要的是商焱这个名字,只有跟这个名字绑定在一起,才可以对付马雪晴。

商焱目光凛冽,直直的凝视着她,说一千道一万,唐思思的最终目的还是要嫁给自己。

之前的种种,都是她精心设计的全套。

刀削的薄唇勾出嘲讽的弧度,“你真是费劲心思。”

“效果还算不错。”

如此犀利的唐思思让商焱更加愤怒,男人拖拽着她向后走。

唐思思下意识的去抓身边的椅子,没想到椅子被拉倒砸在唐思思的腿边,她往前一踉跄,直接把商焱给推倒在地上。

“这么迫不及待!”商焱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她。

唐思思的脑袋嗡的一下,还不等反应过来,商焱已经压下去。

之前压制下去的念想再次如潮水般涌上来。

唐思思能听到自己心脏狂跳的声音,肺里的空气被汲取的一点不剩,大脑因为缺氧变得反应迟钝,好半天才抿了一下唇。

商焱突然放开她,恶狠狠的瞪着一双漂亮到极致的眼睛,这女人竟然没有反应?那自己这么……岂不是太丢人了!

光线从商焱的身上落下,让他的五官没入阴影当中更显得立体分明。

唐思思呆呆的看着。

所有人都认为她贪图商家的权利跟金钱,可她是发自内心的爱着这个男人。

甚至连他的缺点,都一并爱着。

如果不是上一世看清了结局,这一世她甚至想要再次尝试得到他的心。

一切都是她的奢望,梦醒了,都要改变。

商焱凝视着看自己看到发呆的女人,总算找回一点尊严,“你别后悔!”

商太爷趴在门上,见屋里没人,才推门进来。

刚走到客厅,就看到商焱把一个女人压在地上,动作祖鲁,老人家脸色大变。

唐思思好不容易回心转意,他竟然当着她的面跟其他人亲热。

“商焱!”商太爷拿起一本书打在商焱的背上,“你给我起来!”

嘶!商焱闷哼一声抬头,面色快速闪过一抹局促。

唐思思急忙他的手臂下钻出去,整了整衣服,快速道,“爷爷,我还有事,回头再来看您!”

商太爷这才看清是唐思思,一拍额头。

他是被气晕了,这别墅里除了唐思思,哪里来的女人。

商焱也干咳一声起身。

商太爷绕到他面前,商焱又转到另外一边。

“你跟思思……”

“什么也没有!”

“那刚刚……”

“我是惩罚她胡言乱语!”

商太爷朝他瞥了一眼,然后一捂心口,“哎呦……哎呦……”

“爷爷!”商焱立刻扶着商太爷往沙发边走,提高声音对楼上吼,“老三!”

“来了!”宋学勤立刻跑下来,“爷爷别动,我给您听一下。”

商太爷悄悄在塞进自己衣服的听诊器上敲了敲,哼唧到,“我心里难受……”

宋学勤接到暗号,知道爷爷这是装病,但也很配合。

“爷爷,您千万宽心。有什么事就跟商焱说,他一定办。”

“我想要孙媳妇……”商太爷拧着眉头说,“你说,我还能不能见到我的重孙子?”

“一定能,只要商焱愿意,给您弄支足球队都不成问题。”

“那不行!生那么多,我心疼我的思思。”

商焱从宋学勤淡定自若的神情上判断出爷爷是故意的,装病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可是他每次都是那么紧张。

他从口袋里摸出烟盒,空的。

大掌用力捏扁,丢在了垃圾桶里,转身上楼。

唐思思有什么好,爷爷就认定她不可。

“管用?”商太爷小声问,那茶叶就是从宋学勤这讨来的。

宋学勤目视商焱进入房间,才压低声音说,“茶叶只有促进的功效,如果他对唐思思没有感觉,绝对不会做那种事。”

“那……”商太爷坏坏一笑,跟宋学勤来一个心知肚明的眼神。

商焱对唐思思有感觉,只是他自己不肯承认。

商爷爷拍了拍胸膛,一脸的骄傲,“你说我的重孙子是不是已经是豆芽了?”

宋学勤咧了一下嘴,这么大年纪还听墙角,也好意思说。

“爷爷,没有那么快的,现在只是一个细胞。”

“你没看到刚刚的情景,他把思思按在地上,啧啧啧……还说惩罚她,我看他挺享受的。”

咔哒,房门一开,商焱已经换了一身衣服下楼。

商太爷急忙按住心口,五官委屈,“还是疼,学勤,你扶爷爷上去休息。哎呦……”

“爷爷您慢点。”宋学勤扶着商太爷上楼。

两人跟商焱并行的的时候,商焱突然停下脚步。

“送爷爷回去!”

商太爷一愣,“我要住在这!”

商焱冷飕飕的目光瞥了老爷子一眼,“不想要重孙子了?”

书评(366)

我要评论
  • 布满血&的愤怒

    布满血丝的眸子充斥着浓浓的愤怒,随即又被懊悔所代替。

  • 间变得&!你以

    “你……”唐青青的表情瞬间变得狰狞,用力掐住唐思思的喉咙,“小蹄子!你以为你不说我就找不到吗?”

  • 继母的&至于被

    可是她胆小懦弱,在继母的欺凌下不敢多说一句话,以至于被唐青青一步步占领先机。

  • 唐思思&不杀她

    唐思思瘫在地上,长期被禁锢折磨,让她几乎丧失了吞咽功能。就算唐青青不杀她,她也活不了多久了。

  • 终究还&别的女

    退缩,忍让,自卑,懦弱……让她失去了一切。就连她最爱的男人,终究还是娶了别的女人。

  • 爷赠的&主人,

    这种感觉,比当初接到商爷爷赠的传家宝,比被肯定是商家未来的女主人,更让她畅快淋漓!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