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焱?唐青青的目光顷刻之间间被妒忌填满。放佛她手中的油条是唐思思,她狠狠地的掰断。马雪晴也蹙了一下眉。她前天特地问过司机,前天是从哪把唐思思接回去的。司机如实提问,仿佛她手中的油条就是唐思思,她狠狠的掰断。。...

商焱?

唐青青的目光顷刻间被嫉妒填满。

仿佛她手中的油条就是唐思思,她狠狠的掰断。

马雪晴也蹙了一下眉。

她今天特意问过司机,昨天是从哪把唐思思接回来的。

司机如实回答,碧辉园。

但凡这个圈子里的人都知道,碧辉园是商焱的独立别墅,那个地方拒绝任何任女人进入。就连他母亲在世的时候,也没有踏入大门一步,唐思思怎么可能进入,并且在那边过夜?

虽然司机没有见到商焱,但是可以想象,商焱是授意了什么,不然管家不会对唐思思毕恭毕敬。

唐青青皮笑肉不笑的说,“姐姐能进商总的别墅,也就快上商总的户口本了。”

“这是好事啊。”马雪晴擦了擦手,眉头一挑道,“但是一天没领证,我这心里也不踏实。万一……算了算了,我还是不说了!”

唐建国很传统,不赞成唐思思小小年纪就试婚,但是也巴不得唐思思能快点嫁给商焱。

背靠大树好乘凉,更何况商家岂止是一棵树,简直就是一片森林。

但是他也担心马雪晴没有说出来的话。

万一商焱睡了,却又不肯娶她,这可怎么办!

商焱是冀城最有魅力的钻石男,想要嫁给他的女人成千上万。哪怕是没名没分,也有无数女人趋之若鸿。

而唐思思不同,她刚满十八,若不是完璧又被退婚,别说娱乐圈,就是冀城她都待不下去了。

“思思……”

唐思思已经换了好了鞋,头也不回的道,“如果我怀了商焱的孩子,就能母凭子贵。”

马雪晴把筷子丢在桌上,“这叫什么……我花钱供她去读书,就读了这个?”

唐建国摆手,“别说了,吃饭。”

碧辉园。

商太爷在院里打着太极拳。

他好心办坏事,没想到商焱发那么大脾气,竟然把他‘请’到别墅来看他的冷脸。

商太爷转身看到唐思思,顿时露出笑脸。

“思思!快过来!”

“爷爷,您今天的气色不太好啊。”唐思思接过管家手中的毛巾给商太爷擦汗。

商太爷有苦难言,“我怕是喝不到孙媳妇茶了!”

“怎么会呢。”

“商焱给我冷脸看,还让我在这面壁思过,我这把老骨头噢,就要交代了!”商太爷说着,用眼角的余光打量唐思思。

见她只是淡淡的笑,并不接自己的话,又道,“正好你来,陪我一起吃饭。”

“好。”

管家把早饭摆上,商太爷小声问,“商焱走了吗?”

“没有。”管家低着头回答。

“等会你把早饭送他房间,我不想看到他!”商太爷像个小孩子一样赌气。

“是。”

管家从唐思思的身边走过,虽然他一直低着头,但是唐思思还是看到管家的脸上红肿一片。

想必商焱对爷爷的怒火,都宣泄在管家的身上了。

唐思思默默的吃饭,心里却有很大的疑惑。

商焱是个可怕的工作狂,自他从底层进入公司,到现在天籁集团的CEO,从没有缺勤过一天。

现在都已经快八点了,商焱竟然还在家?

“宋医生来了。”商太爷猜到她在想什么。

“哦。”唐思思嗯了一声,继续吃饭。

宋学勤一大早就被招来,面对商焱的奇葩问题,他竟然答不上来。

宋学勤咂舌,“要不,我给你检查一下。”

商焱用冷飕飕的目光瞥他一眼。

宋学勤一脸坏笑,“你不要讳疾忌医。”

“……”商焱的目光依旧锋利。

“那好,你跟我说说,这种情况之前有过吗?”

“没有。”

“什么时候开始的。”

“昨天。”

“还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吗?”

“……”

“比如伴随身体升温发烫,心跳加快呼吸急促。”

商焱吞了一下口水,很不情愿的回答,“有。”

“你之前吃过什么东西?”宋学勤眼中的笑意更浓,但是对视上商焱冷遂的眼眸,又努力憋着笑,“我怀疑有人害你。”

商焱冷嗤了一声,慵懒的靠在沙发里。

用不着怀疑,根本就是!

唐思思这个女人,再让他看到,他必定要她……要她……

一想到唐思思,商焱身体又有异样。

宋学勤听到他倏地一沉的呼吸,知道自己分析的很对。

敢给商焱下套的人,只有门外那个跟三岁小孩一样的商太爷。只不过,商焱中了套,还能如此轻松自如,倒是让他刮目相看。

宋学勤迫不及待的想要研究商焱的身体构造。

“那我给你开点药,但是药物治标不治本……。”

“闭嘴!”商焱低叱。

砰砰,房门被敲了两下。

管家怯生生的汇报,“太爷吩咐把早饭送上来。”

宋学勤打开门,让他搁在桌上,“太爷吃过了吗?”

“唐小姐陪着,正在吃。”管家看也不敢看商焱一眼,搁下就要走。

“唐思思?!”商焱突然一声,吓的管家扔了托盘,他急忙捡起来,哆嗦道,“是,唐小姐刚来。”

商焱身体里的血液瞬间加快速度,搁在扶手上的大掌猛的攥成拳头。

该死。

一想到那女人,他就像打了鸡血似得亢奋。

餐厅内。

商太爷眼珠转了转,试探的问,“思思,那天商焱他……”

“他很生气。”唐思思看过去,商太爷立刻错开视线,“这孩子脾气是不好,怎么突然发那么大的脾气呢。”

“您说呢。”

“我?我怎么知道!”

“爷爷。”唐思思无奈。

商太爷吃了两口粥,又凑过来小声问,“那你们有没有……”老人家两个大拇指弯弯,然后凑到一起点点。

“有。”

“太好了!”商太爷激动的站起来,身后的椅子被掀翻,咣的一声。

唐思思急忙去扶,没注意商焱的房门同时打开。

“爷爷太高兴了!来来,快点给爷爷倒茶喝!”商太爷激动的原地转圈圈,“爷爷我等这杯茶,等了好久了!”

商焱盯着唐思思脸上浅淡的笑,满腔的怒火翻滚,大吼了一声。

“唐思思!你还敢来!”

书评(116)

我要评论
  • 了,还&,恍然

    “真是好死不如赖活着,你都这样了,还不肯咽气呢。”唐青青用食指敲了敲脑袋,恍然大悟状,“你不肯死,一定是有很重要的话要对我,是吧,我的好姐姐!”

  • 年的最&,宣布

    唐青青见她终于有了反应,好一阵冷笑:“日子是商总选的,因为今天是你失踪四年的最后一天!法院已经下发文书,宣布你死亡。你们的婚约无效!”

  • ,谁会&信呢?

    “我获得最佳创作歌手,你也为我开心吧。”唐青青一脸奸笑,挑起一侧的眉梢,“你当然开心了,因为那些词曲都是你的作品!但是你说出去,谁会信呢?”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