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建国把那个盒子放到桌上。“你自己选。”“我就明白,爸爸最疼我了!”唐青青迫不及待的再打开盖子,“啊!”她吓得脸色陡变,后退一步撞在马雪晴的身上。“一惊一乍的干嘛“你自己选。”。...

唐建国把那个盒子放在桌上。

“你自己选。”

“我就知道,爸爸最疼我了!”唐青青迫不及待的打开盖子,“啊!”

她吓得脸色骤变,退后一步撞在马雪晴的身上。

“一惊一乍的干嘛!”马雪晴的腰本来就疼,现在连脚都是疼的,走路一瘸一拐。

“那个盒子……”唐青青哆嗦着抬手。

马雪晴跟唐建国都凑过去看,两人的脸色也难看起来。

盒子交给唐建国,他直接就放进了保险柜,也不知道里面都有什么。

方柔是一代歌后,她用过带过的东西在网上拍卖,粉丝都出很高的价格收藏。

所以盒子里放出细碎的声音,唐建国就理所应当的认为是什么饰品摆件,没想到竟然是……

遗照跟骨灰。

黑白照中的方柔笑的倾国倾城,跟唐思思几分相似的眼睛直直的盯着他们几个。明明跟平时的表情一样,可此刻他们却觉得一阵阴风袭来。

啪的一下,马雪晴快速盖上盖子。

她的眼神躲闪了几下,突然怒道,“她不是说很重要的东西吗?这是怎么回事?”

唐青青总感觉有人在角落里盯着自己,搓了一下起满鸡皮疙瘩的手臂,道,“我,我,我先回去了!”

唐建国叹了一口气,身子呈现出内疚的姿态。

方柔去世后,他再也没有看过她的照片,每年的忌日只有唐思思一个人去扫墓。

对于唐思思来说,母亲的遗照跟骨灰,当然是最重要的东西。

相比之下,他这个丈夫真的很失责。

“乐谱的事情,不要再提了!”唐建国起身,手臂被马雪晴给抓住。

“你就把这东西放在卧室里?”难怪她这几天都不顺,一定是方柔的鬼魂来找她了,“我不同意!”

“怎么,你还想摆出来?”唐建国冷了脸。

“呸!”马雪晴气呼呼,“你把亡妻的照片搁在这,我还怎么跟你睡!!”

“你又不是没当她的面睡过。”

马雪晴铁青着脸,不仅唐思思变了,就连唐建国也变了,竟然敢说自己是第三者!

“好你个唐建国,我给你生了儿子,养大女儿,你就嫌弃我人老色衰了!”马雪晴开始撒泼,“你是不是又看上哪个年轻的小狐狸了!只要你说出来,我马上走,我给你们腾地方!”

“胡闹!”唐建国低叱一声,“你说的都是什么话!”

“实话!你明明先跟我好,又要娶方柔,我吃哑巴亏我说什么了!方柔在医院生孩子,你寸步不离,我一个人在乡下生孩子,命差点不保,我说什么了!我为你们老唐家辛辛苦苦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现在就这么对我!我不活了!”

马雪晴疯了一般,用脑袋往唐建国身上撞,撞的他连连后退,最后坐在床边。

唐建国最怕她闹,立刻把盒子放下搂上马雪晴,“我知道你对我好,我也没说什么。”

“你还没说……”马雪晴哭的呜呜咽咽,“你把方柔的遗照摆在卧室,就是想提醒我,我是个登不上台面的第三者!”

“胡说,你是我唐建国的妻子,合法妻子!”唐建国想亲马雪晴被她躲开,只能哄到,“我把盒子给思思,你别哭了。”

马雪晴这才止住哭声,看了唐建国一眼,“那青青……”

“我找个好老师教她,另外……我看看公司里有没有方柔的遗物。”

马雪晴的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那你还不快去!”

唐思思忽然听到唐建国的声音。

“思思,爸爸有事找你。”他也不敢碰这扇门。

唐思思打开门,“爸。”

“思思……”唐建国好像捧着一个烫手的山芋,他快速把盒子塞给唐思思,“爸知道你想念母亲,这些东西还是放在你这里,也方便你睹物思人。”

“好。”唐思思接过就手要关门。

唐建国想推门,手伸出去又停下,唐思思看他一眼,问道,“还有事?”

他回头看了看,快速从口袋里拿出一张十万的支票塞给唐思思。

“你母亲去世后,爸爸忙公司也没有好好照顾你。雪晴毕竟是我的妻子,你乖乖听话,不要让爸爸难做,知道吗?”

这是打了很多给巴掌给颗枣吗?

上一世,唐建国也曾暗中贴剂过唐思思,叮嘱她一个成功的男人必定有个祥和的内院,让她能忍就忍。

只可惜她的隐忍只换来了马雪晴母女的变本加厉,到最后的杀鸡取卵。

眼下,她最需要钱。送上门来没有不收的道理。

“我知道了。”唐思思点头。

唐建国她态度很冷淡,越发的心虚,快速说道,“我让雪晴也给你报了名,好好比赛,争取早点出人头地。”

“没事的话,我去收拾了。”

“……没了,你去吧,早点休息啊……”

唐建国越发觉得唐思思不对劲,她对自己的态度太冷漠了,眼神中甚至流露着浓烈的鄙夷。

房门落锁。

唐思思靠在墙上,擦了一下额头的汗珠。

她一直强忍着身体的不适在跟马雪晴母女周旋,现在母亲的遗物也回到自己手中,今天的战役才算是真的结束并且胜利。

提着的一口气松懈下来,唐思思觉得全身都疼,尤其是腿,软的好像踩在棉花上一样。

一手抱着盒子,一手扶着墙,慢吞吞的挪到沙发里,然后缓缓坐下。

嘶!女孩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嘴唇忍不住发抖。

她轻轻的把腿抬起,也放在沙发上,这才躺倒。

马雪晴不会善罢甘休,还有很多事等着她,她必须有一副强健的身体,跟一个强大的后台。

商焱——是不二人选。

但是这个男人亦如来自地狱的黑天使,招惹他,一个不小心就会粉身碎骨。

唐思思迷迷糊糊的睡着,再醒来已经元气满满,只是身体还是说不出的难受。

马雪晴母女已经在吃早饭,看到唐思思出来只是哼了一声,唐建国笑着招呼,“快过来吃饭,等下让司机送你们去海选。”

“我出去一趟,等下自己过去就好。”唐思思背起背包。

“是不是看到我们母女吃不下饭啊!”马雪晴戳了一下唐青青,“咱们腾地方。”

“都坐下!”唐建国不悦,“思思,你也坐!有什么事,吃了饭再说!”

唐思思清冷的视线扫过去,淡声道,“商焱想我现在就过去。”

书评(131)

我要评论
  • 阵阵的&,她知

    胃里一阵阵的灼烧感,让唐思思清醒过来,她知道自己的期限到了。

  • 香溢出&呕。

    顿时,一股清香溢出,混合着房间里的骚臭味,令人作呕。

  • 也许是&有察觉

    也许是之前的一切都太顺利了,唐青青没有察觉到唐思思眼中急速闪过的一抹锋利。

  • 以她现&价,只

    唐青青的团队已经为她接了剧本,以她现在的身价,只要说自己唱歌太多损坏了喉咙,一样可以获得大家的同情。

  • 的心情&畅。

    看着曾经在她面前张牙舞爪的女人,安安静静的躺着,唐思思的心情前所未有的舒畅。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