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跟我断了关系吗?”唐思思倏然笑了。马雪晴赶忙扯了一下唐立国,不给他把后面的话说出。唐思思母亲留下的的遗物她还没搞拿回来,的话唐立国跟她摆脱父女关系,那些东西马雪晴急忙扯了一下唐建国,不让他把后面的话说出来。。...

“你要跟我断绝关系吗?”

唐思思倏地笑了。

马雪晴急忙扯了一下唐建国,不让他把后面的话说出来。

唐思思母亲留下的遗物她还没搞到手,如果唐建国跟她脱离父女关系,那些东西就属于唐思思一个人的。

她要带走,她一点办法也没有。

“你说什么胡话!”马雪晴嗔怒,“父女亲情是说断就断的?”

说完,她又推了推唐建国,柔声道,“你这么说,方柔在天堂也不会安心的。”

哼,唐建国冷哼,“看在你母亲的份上,我姑且原谅你,赶紧跟警察解释清楚。”

唐思思转头看向警察,“我丢了东西,你们管不管?”

“当然。”警察打开笔记本,认真的记录,“什么样的手稿,你最后一次见到是什么时候。”

见她不依不饶,马雪晴急忙看向唐青青。

唐青青用眼神表示,那里真是空的,她什么都没拿。

马雪晴满意的勾了一下唇角,只要能证明唐思思是故意陷害唐青青,以后她说什么唐建国也不会相信。

那时候,她就可以在这个家横行霸道无所忌惮。

“警察问你,你就好好的说!”马雪晴抱着手臂冷嗤。

“你敢胡说八道,当心我……”唐建国一举手臂,做了一个打人动作。

唐思思的目光缓缓落在唐青青的身上,锋利而清冷,盯的唐青青不寒而栗,心虚的吞了一下口水。

可是她真的无辜啊,她翻了底朝天,什么也没有找到。

“丢失的东西,就在她身上。”唐思思突然开口,唐青青下意识的捂住口袋。

昨天偷的乐谱,她今天找名师指点过。

确实是一张没有完成的乐谱,但是前半部分很不错,名师让她继续创作完成,期待她能在比赛中获得好名次。

这次来,她也是想找到后半部分的乐谱,没想到……

警察犀利的目光落在唐青青的手上,冷声,“请把你口袋里的东西拿出来。”

唐青青摇头,“不,这是我的!”

她恍然大悟,今天这一切,该不是唐思思设下的全套,骗自己上钩的吧!

这贱貨,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聪明狡诈了。

“拿出来!”警察坚持。

唐青青慢吞吞的拿出来,递到警察手里,满脸的委屈。

“警察叔叔,这是我在学校里写的,姐姐想我给她看,我没同意。没想到她竟然污蔑我偷东西,还说这是方阿姨的遗物,真是太可笑了。”

“你也有错,姐姐要看,你就给她看看,还能少个音符不成?”马雪晴开始火上浇油。

“这可是我准备参加比赛用的,节目组一再要求要原创,万一……”唐青青怯生生的瞥了一眼,仿佛唐思思要剽窃她的作品一样。

警察把纸撑开,崭新的纸张仿佛证明了唐青青的话。

“您看下。”警察把纸递给唐建国,让他辨别字迹。

他一眼就认出不是方柔的字体,脸色更加阴冷,恨不得当场教训这个不孝女。

唐青青的目中微不可察的闪过一抹得意。

她才没那么笨,拿着原稿给人看,万一坏了丢了,得不偿失。

“我知道你也想参加比赛,可你也要有那个水准才行。”马雪晴更得意了,“就算你拿着青青的作品进入比赛,下一场怎么办?鱼目混珠能混到几时?”

面对大家的质疑跟嘲讽,唐思思脸上仍然是坦然的笑意。

“你说我在学校要看,你没给我看?”她重复唐青青的话。

“对。”唐青青微微抬高下巴,说的理直气壮,“李亚林可以作证!”

“那就麻烦你默写一遍乐谱。”

“……”唐青青脸颊跳动了一下,“我刚写的,还不是很熟。”

唐思思冷嗤了一声,目光瞬间变得锋利,“你不能,我能!因为母亲的手稿,我看过无数次!”

唐青青顿时语噎,目光惊恐的看向马雪晴。

马雪晴也没想到会有这样的插曲,嘴唇动了动,竟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唐思思唰唰唰写下一模一样的乐谱交到警察手中,“因为父亲保管不善,母亲的手稿有些发霉,我才抄会重新抄写。”

唐建国被啪啪打脸,刚刚有多愤怒,现在就有多自责。

事情明摆着,是唐青青偷东西被抓了现行,她们还反咬唐思思一口。

他没有尽到一个丈夫的责任保管亡妻的遗物,也没有尽到一个父亲的责任维护亲生女儿。

眼看着唐建国这艘船要偏向唐思思,马雪晴焦灼不安,她用力瞪着唐青青,让她赶紧为自己辩解。

唐青青心里乱成一团,见警察用审讯的威严目光盯着自己,慌不择语。

“她骗人,那个盒子里真的什么都没有……这乐谱是我昨天从书架上拿的!”

马雪晴用力推了她一下,“你乱说什么!”

“妈,唐思思是故意的,她故意设了这个局害我……”唐青青这次是真哭,呜呜咽咽的,“她故意只让我偷走一半的乐谱,逼着我来偷后半章!”

事情已经真相大白,警察记录在案,问唐思思想怎么处理。

唐建国很恼火唐青青的所作所为,但是一旦落实,唐青青这辈子就完了。

他更恼火一向隐忍退让的唐思思竟然会设一个这么毒辣的局,引唐思思主动上钩。

再怎样,家丑不可外扬,更不应该惊动警方。

马雪晴哭着撒娇,“青青要是进去,我也不活了,我跟着儿子一起去死,你就跟着你的宝贝女儿享福吧!”

唐建国格外看重小儿子,从小就送到国外读书,听马雪晴要带着儿子死,简直是戳了他的软肋。

“别动不动就死,事情还没到那个地步!”唐建国点着烟,狠狠的吸着。

“什么没到那地步,青青要是有了污点,还能在圈子里混吗?我的青青啊……”

唐建国狠狠抽了几口,看向唐思思,“今天的是青青不对,让她给你赔礼道歉,你就撤案吧。”

唐思思知道,即便是把唐青青送进警局,马雪晴也会轻松的把她弄出来。毕竟一分手稿,很难判她几年。

今天这件事,能揭穿马雪晴母女的真面目,也让她们对自己有所忌惮,算是给她们敲了一记警钟。

警察等会唐思思的回答,就算是一家人,偷东西也是要追究的。

除非她不追究。

“把偷我的东西都还给我,我就撤案。”唐思思淡淡道。

“说什么偷,这么难听……”马雪晴刚要抱怨,被唐建国拉了一下,“还有什么?”

唐青青一脸懵逼,她只拿了一张收稿什么也没有了。

“姐,是我不对,我不该偷东西……我是真心想跟方阿姨学习……我以后不敢了。”她只能示弱,希望能逃过一劫。

“这也不能全怪你,明明是家里的东西,东藏西掖的。”马雪晴冷嗤,把唐青青扶起来就要往外走。

唐思思伸手拦下,“把我的存款单给我,里面有五十万。”

书评(113)

我要评论
  • 经在她&静静的

    看着曾经在她面前张牙舞爪的女人,安安静静的躺着,唐思思的心情前所未有的舒畅。

  • 毒,只&有唐思

    她的眼神愈发邪狞狠毒,只有唐思思死了,才不会有人揭发她。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