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思,这是你不对了。”唐建国拧着眉头说,“你快跟警察说一下,这都是一场误会,咱们是一家人。”一家人?他们才是一家人吧。唐思思按下指纹开锁,“有也没一场误会,一查便知唐建国拧着眉头说,“你快跟警察说一下,这都是误会,咱们是一家人。”。...

“思思,这就是你不对了。”

唐建国拧着眉头说,“你快跟警察说一下,这都是误会,咱们是一家人。”

一家人?

他们才是一家人吧。

唐思思按下指纹开锁,“有没有误会,一查便知。”

马雪晴眼珠子转了转,急忙拦下,“建国,这是咱们的家事,就不要麻烦警察同志了,他们也辛苦一晚了,还是让他们回去吧。”

她是怕被警察看到唐青青乱翻东西的场面,到时候更难解释。

“不辛苦,这是我们分内的事,开门吧。”警察严肃认真的执行公务。

马雪晴无奈,只能把矛头转向唐思思。

“住在宿舍你夜不归宿,现在住在家里,你也这样!说出去,人家还以为我这个继母不管你,赶你出去的。”

唐建国的脸色瞬间阴沉。

他一开始也以为是马雪晴赶唐思思走的,现在听她这么说,唐思思又不辩解,又觉得是自己误会了妻子。

“乱说,你要是真赶她走,佣人们能不知道?”唐建国在她的肩头拍了拍。

马雪晴更委屈了,按了按眼角才说,“佣人也是我带来的,外人真要诋毁我,我是百口莫辩。你说说,青青有的,我哪样少了她的?”

“是是是,你都疼着。”

“哼,你就会嘴上说。青青进一下她房间,还被当贼抓呢。”马雪晴悄悄瞥唐思思,“她拖到现在才回来,根本就是故意的。”

唐建国也看向唐思思,“快跟你继母道歉,别让外人看笑话。”

唐思思充耳不闻,等着电脑系统分析指纹然后解锁。

见她一句话也不说,好像又回到了之前那怂包样,马雪晴这才满意。

心想着那天唐思思真是受了刺激,才会变的那样犀利,根本就是假象不足为惧。

咔哒,警报解除,房门应声而开,逐渐传出唐青青的哭声。

“我的乖女儿,被困在这一晚上,吓坏了吧……”马雪晴第一个冲进去,抱着唐青青在她耳边低语,“你就说是帮唐思思搬东西的,听到没。”

唐思思点头,然后用那双哭的水汪汪大眼睛看向唐建国。

“爸……我只是想帮忙,我没有偷东西。”

“爸爸知道,爸爸知道,不哭了啊,思思会跟警察解释清楚的。”唐建国柔声安慰了几句,就催促唐思思,“你快点给警察说清楚。”

“我还没有检查。”唐思思目光冷的没有一丝温度。

唐青青哽咽道,“姐,我知道选曲的事情你记恨我,你摔了我的手机出气我也不怪你……可我真的没有偷东西……”

“你说什么!”唐建国顿时提高声音,“选曲的事情你怎么能怪青青,她也是受害者,要怪,就怪那个王志平!”

“算了算了,一个手机而已。”马雪晴假装好人,“只要思思出了那口气就好!下次你要帮她,提前告诉她,别让她误会了。”

“不是手机的问题,是她态度的问题!”唐建国指着唐思思的鼻子道,“一点小事就要打击报复,遇到点大事,这还得了!”

马雪晴笑着对警察说,“您都听到了,孩子们之间闹别扭,真是让你们看笑话了。思思一直对我这个继母不满意,连带着对青青也有些误解。”

两个警察彼此对视,真是清官难断家务事啊。

既然是闹剧,那么唐思思签个字,就算结案。

一直沉默的唐思思目光划过一抹清冷,淡淡道,“搬东西进来,有必要翻的这么乱吗?”

听到她这么说,大家才注意到屋里散落遍地的东西。

衣物,书籍,还有散落一地的廉价饰品。

“这……”唐青青捏了捏马雪晴的手,让她帮自己圆场。

她想着反正也出不去,不如趁机找找,翻乱之后就懒得再放回原位。

“青青,你是不是被吓到了?”马雪晴立刻暗示。

“对对,我好怕啊……”唐青青立刻钻到马雪晴的怀里,身子瑟瑟发抖,“我不知道,我什么也不知道……”

唐青青在转过头,脸上满是泪水,哽咽道,“我赔,损坏了多少我都赔,衣服我也给你买新的,你别生气了好不好……”

唐建国被她哭的心疼得要死,连忙安慰她不要怕。

“可我宿舍里的衣服都是棉衣,地上都是夏装吧。”唐思思条例分明,不急不躁。

警察检查了一番,果然如唐思思所说。房间角落的行李箱里的棉衣还叠的整整齐齐,可见她是对衣柜里的衣物下了手。

丰富的办案经验告诉他们,这是有目的的寻找什么东西。

“你衣服是比我多,可是妈妈从小就教育我,说你母亲去世的早,要加倍疼爱你。所以我从来都不嫉妒……我怎么会偷你衣服呢。”

唐建国对这句话坚信不疑,觉得就是唐思思故意挑衅坑害唐青青。

“思思,我不希望在看到类似的事情!今天的事,你做的太过分了!”

唐思思彻底对唐建国失望。

他怎么不看看自己的衣服都是什么?

唐青青看到好看的衣服就买,买回来觉得不喜欢又不穿,等过了季,或者穿个一两次就丢给她。

可即便是给她,也不是完好的,唐青青都会扯断线,或者剪个破洞。

“如果没有丢什么东西……”警察刚开口,就看到唐思思指着桌上说,“盒子里的东西不见了。”

大家都凑到茶几前,看到一个打开的盒子,里面空空的什么也没有。

“这里面放的是我母亲的遗物,价值连城。”唐思思道。

“你胡说!要是有东西我就不翻了!”唐青青脱口而出,然后用力捂着嘴,惊恐的看向马雪晴。

完了,说露馅了。

马雪晴狠狠瞪她一眼,尴尬的解释,“一定是青青碰到书架,这个盒子从上面放下来的。”

“对对对,它从上面掉下来就打开了,里面什么也没有!”唐青青跟着附和。

警察看出端倪,严肃道,“里面放着什么?”

唐思思沉冷的目光从唐青青母女脸上扫过,最后落在唐建国身上。

“一张未完成的手稿。”

“思思!青青都给你道歉了,你为什么不依不饶非要给她扣上小偷的帽子?你母亲的遗物,你不是都放在你爸爸那里了吗?怎么你这里还有?”马雪晴装不下去了,眼神变得凶狠。

“闭嘴!”唐建国也加入讨伐的行列,“思思,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你不配做我唐建国的女儿!”

书评(226)

我要评论
  • ,随即&又被懊

    布满血丝的眸子充斥着浓浓的愤怒,随即又被懊悔所代替。

  • 我不知&礼,新

    “你当我不知道?你苟延残喘至今还不是等人来救你,别痴心妄想了!”唐青青见她油盐不进,故意放狠话,“今天我就明白的告诉你,商总明天举行世纪婚礼,新娘你想不到吧,就是你的知音牧良辰!”

  • 胃里一&到了。

    胃里一阵阵的灼烧感,让唐思思清醒过来,她知道自己的期限到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