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太爷身子转眼。好悬没滑倒。“太爷……”管家也吓得脸色惨白。怕也不是,出人命了?“去走走走……”商太爷拄着拐杖,脚步匆匆的回房。“要切记报案?”“蠢货!”商太爷呵斥好悬没摔倒。。...

商太爷身子一晃。

好悬没摔倒。

“太爷……”管家也吓得脸色惨白。

怕不是,出人命了?

“走走走……”商太爷拄着拐杖,脚步匆匆的回房。

“要不要报警?”

“蠢货!”商太爷呵斥。

“对对对!”管家急忙点头。

商焱杀了人,报警,那不等于抓少爷嘛。毁尸灭迹这种事,还是要他悄悄的做。

“跟谁也不准说,知道吗?”商太爷叮嘱。

商焱太骄傲了,谁敢把他被算计吃了唐思思这件事说出去,恐怕真要到阎王那边报道去了。

“您放心,我一定处理干净!”

“……”商太爷瞥他一眼,这笨蛋到底明白没明白。

唐思思醒来,已经是第二天的下午。

全身上下没有一寸肉是好的,尤其是那里,稍微一动就撕裂般的疼。

她怔怔的看着天花板。

目光从委屈渐渐转而失望,最后是冷漠。

商焱,这个狂妄偏执的混蛋!

不管她怎么解释,他都坚信这一切是她预谋好的。对她的惩罚,也是理所应当的。

砰砰砰,房门被轻轻的敲了几下。

唐思思视线转动,落在门上。

“谁。”她的嗓子沙哑的几乎发不出声音。

“唐家来人,说有事要接唐小姐回去。”管家的声音在门外响起,不再是之前的鄙夷,而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恭敬。

整个别墅都能听到。

管家是看着少爷长大的,自然知道这是他的初次。能让少爷如此失控的,怕更重要的是因为那个女人,是唐思思。

今早,商焱上班前看似无意的暗示他,不要上去打扰。

要不是唐家的人从早晨等到现在,他也不敢来惊动。

管家等了片刻,没听到唐思思的声音,试探道,“要不,我让司机先回去,后头在安排车送您。”

唐思思自然知道唐家人接她回去做什么。

只是现在……

“不用,我马上下去。”唐思思撑起身子,疼的咧了一下唇角,继续坐起。

商焱,我要退婚是你不肯,现在你想退婚恐怕也没那么容易!

床尾放着一套干净的衣服,唐思思洗漱完毕换上。

打开房门的那一刻,她的脸上看不出一丝疲惫,目光炯炯有神。

“太爷走了吗?”唐思思淡淡道。

“是。”管家身子微微拱着。

商太爷怕商焱找后账,昨天夜里就跑了。

“我去给您准备早饭。”管家也想开溜,突然听到唐思思淡淡道,“您好像承诺早晨六点来叫我。”

管家吞了一下口水,满脸堆笑,“唐小姐,你别开玩笑了,我怎么敢来打扰您。”

“为什么不?毕竟这里都是男人,我一个女孩子很不方便。”

“……”管家的表情顿时僵住,张口结舌的说不出话来。

憋到最后,只能诚恳的道歉。

唐家的司机看到唐思思,急忙走到楼梯下。

“大小姐,老爷让您立刻回去!”

唐思思目光动了动,漫不经心的对管家说,“去准备早饭。”

“是。”管家转身离开,进入厨房前,还回头看了唐思思一眼。

难道是因为昨夜,所以脾气也变了?

昨天还藏在鞘内的利刃已经赫然出鞘,锋利寒芒。

“大小姐,咱们回去再吃吧,老爷催了很多次了。”司机擦着额头上的冷汗,出声催促。

唐思思不以为然的走进餐厅,优雅的坐下。

看似轻松的动作,唐思思却疼的攥紧了拳头,该死的商焱!

早餐上桌的时候,唐建国的电话也来了。

“老爷的电话。”司机把电话递到唐思思面前,唐思思伸手接过,“喂。”

“马上回来!”唐建国怒吼。

唐思思慢条斯理的吃着水晶虾饺,看向管家,“粥很好。”

“那我再给您盛一碗。”管家立刻应声。

听出她的漫不经心,唐建国催促道,“想吃什么回家吃,你马上跟马师傅回来!”

“我现在很好,不用担心。”唐思思继续喝粥。

“不是你,是青青!”唐建国脱口而出,忽的觉得自己这话有问题。

唐思思彻夜未归他却没有关心一句,催她回来只是为了唐青青。

唐建国停顿了一下,只能忍着脾气道“思思,爸爸很担心你,你要是没什么事,就早点回来。正好家里也有点事,需要你出面。”

“我知道了。”唐思思挂断电话,递给司机,“爸爸让我吃完再回去。”

司机不敢再置喙什么,只能默默的站在一边,眼神却透着急促。

唐家的门外停着两辆警车,蓝红灯光虽然没有闪烁也是极具震慑力。

唐青青把唐思思赶走之后,就打起她房间里宝贝的主意。

她觉得唐思思是想回家住的,所以肯定没有开启防盗系统,她趁机进去翻翻看,顺手拿点值钱的东西。

没想到她刚打开门,蔡文昌就来接唐思思。

商焱那么讨厌她,怎么会来接她?

她嫉妒的要死,故意抹黑唐思思,说她下午的时候说跟谁谁谁出去玩,没想到这么晚还不回家,打电话也关机,真是太给商家丢脸。

马雪晴也添油加醋,说唐思思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就因为她经常夜不归宿,才让她搬回家住,没想到还是恶习不改。

支走了蔡文昌,唐青青再次进入唐思思的房间。

没想到她刚拿下书架上的一本书,就触发了报警装置,房门反锁再也打不开。

警察飞速赶来,坚持要带走入室盗窃的贼。

马雪晴立刻给唐建国打电话让他回来,唐青青解释说自己是来看姐姐回来没有,意外触发的报警装置。

但是唐思思不在,警察不能销案,可是唐思思去了哪,谁也不知道。

唐建国听闻蔡文昌来找过唐思思,只好硬着头皮去那边问问,没想到唐思思真的在。

管家怎么会让他打扰少爷的好事,直接挡在门外。

他只能先回来安抚唐青青,让司机守在那边,天一亮就接她回来。

马雪晴抬头看到唐思思走进来,立刻咆哮起来。

“都是你干的好事,好端端的开什么警报!青青好心帮你搬宿舍,你还算计她!”

她扬手就要打人,被警察给制止。

“你是唐思思?”警察询问。

“我是。”唐思思点头。

“我们接到报警,请你先核实有没有东西丢失。”警方拿出笔记本,跟着唐思思来到门口。

“丢什么丢,都是一家人,拿了什么也不能算偷!”马雪晴气愤的跟在后面。

书评(178)

我要评论
  • 的每一&在懊悔

    四年来的每一天她都在懊悔中度过。她也想过自杀,可是她天生胆小懦弱,没有勇气结束自己的生命。

  • 天眼佛&逃不过

    哪怕她像以往跪在地上求她,哪怕是她把天眼佛珠双手奉上,终究是逃不过死亡的结局。

  • &你离开

    “我现在不担心你举报我,所以,只要你把天眼佛珠交给我,我就让你离开这里。”

  • 退缩,&懦弱…

    退缩,忍让,自卑,懦弱……让她失去了一切。就连她最爱的男人,终究还是娶了别的女人。

  • 于有了&无效!

    唐青青见她终于有了反应,好一阵冷笑:“日子是商总选的,因为今天是你失踪四年的最后一天!法院已经下发文书,宣布你死亡。你们的婚约无效!”

  • 明天的&联姻,

    明天的婚礼是商父逼他进行的商业联姻,虽说是名义上的夫妻,可商焱还是放了话。

  • 获得商&焱的青

    唐青青原以为藏起唐思思,就可以获得商焱的青睐,没想到四年来商焱身边从未有过女人!

  • ,再也&不会成

    如果可以重活一次,她再也不会任由奸人欺压,再也不会无底线忍让,再也不会成为爱情中最卑微的那个。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