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焱的额头渗出来薄汗,全身的血液滚烫。但是雪白空阔的床单剌激着男人寒冽的目光,也舔弄着他的紧绷的神经。“少爷……”管家跌跌撞撞的赶过来,看见怒气冲天的商焱,登时吓得全身可是雪白空旷的床单刺激着男人冷冽的目光,也挑弄着他的紧绷的神经。。...

商焱的额头渗出薄汗,全身的血液沸腾。

可是雪白空旷的床单刺激着男人冷冽的目光,也挑弄着他的紧绷的神经。

“少爷……”管家跌跌撞撞的赶来,看到盛怒的商焱,顿时吓得全身瑟缩。

“人呢!”商焱低叱。

“……”管家攥着拳头,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他就猜到少爷会生气,但是没想到这么生气。

早知如此,他应该坚持把唐思思送走,那怕是得罪太爷。现在可好,少爷动怒会波及很多人的。

商焱一把揪住管家的衣领,“说话!唐思思在哪!”

“她……她……走了。”管家弱弱回答。

“……”商焱一松手,管家就瘫在地上,眼神躲闪着不敢跟商焱对视。

商焱一拳砸在桌上,坚固的梨花木硬生生被砸出一条缝隙。

敢算计他,就别给他跑!

现在他身上的肌肉全部都紧绷着,坚如顽石,他甚至可以听到自己粗重的呼吸声,跟狂乱的心跳声。

一向以自制力骄傲的男人,顿时有一种挫败感。

……

唐思思梦到被困在废弃的仓库里,现在发生的一切都是她的梦。

她从来都没有杀死过唐青青,更不存在重生,周围依旧是不见五指的黑暗。

她的手被困在栏杆上,不远处就是她自己的排泄物,不管她怎么喊怎么叫,都不会有人来解救自己。

突然,紧闭的房门打开,光线中缓缓出现一道修长挺拔的身影。

“商焱?”唐思思大惊,眼泪顿时涌上来。

她盼了整整四年,他终于来找自己了。

商焱一步一步的走进,那双漆黑的眸子没有一点温度。光线从他的身后洒进来,把他立体分明的五官笼罩在黑暗中。

“商焱,商焱……”唐思思努力的想要靠近,哽咽的呼唤他的名字。

男人在她的面前顿住,俯身看着她。

唐思思仰头,用那种仰慕崇拜的目光看着他,卑微的祈求他的触碰。

商焱抬起手,手指触碰着她的脸颊,缓缓的往下。

男人的手指冷如冰,冻得她不停的发抖。

突然,商焱掐住了她的脖子,修长漂亮的手指成了索她命的利器。

“不要……不要……啊!”

唐思思猛的坐起,大口呼吸,她的手竟然掐着自己的脖子。

她慌乱的滚下床,摸索着打开床头灯。

眼前终于有了光亮,看清楚她并不是在废弃的仓库,而是在一件不算奢华却干净的房间内,唐思思才吞了一下口水,慢慢平复自己的心情。

冷汗打湿她的头发,脖颈也湿漉漉的,衣服粘腻的贴在身上,很难受。

唐思思稳住了呼吸,想洗个脸冷静一下。

上一世被困的经历,让她有了严重的心里阴影,看来以后都要开着灯睡了。

走廊上,两扇房门同时打开。

唐思思跟商焱也同时看到彼此。

由于刚刚的噩梦,唐思思下意识的感动恐惧,想要回房躲起来。

商焱怒目尔叱,看到转身要逃的女人,刚压制的怒火,瞬间窜起。

他快步走到门口,在唐思思关门之前,一把将房门推开。

唐思思被力度弹开,一连退后好几步才站稳身子。

“唐思思!”商焱一把掐住她纤细的手腕,猛的一拉。

“啊!”唐思思撞在他紧实的胸膛上,惊呼声脱口而出。

商焱的手不断用力,触碰到她的一瞬间,他的身体好像接受到某种信号,想要把这个羸弱的女人按进身体里去。

“疼……”唐思思的碎发都贴在脸颊上,惨白的脸色激发了男人身体里的暴力因子。

商焱厉声,“还有更疼的!”

管家吓的腿抽筋,好不容易走出来,就看到商焱拖拽着唐思思出来,顿时又瘫在地上。

完了完了,看少爷那凶样,肯定会出人命的。

“你疯了!放开我……”唐思思奋力挣扎,被商焱拖的几次差点摔倒。

“这不是你想要的吗?”商焱说着她根本就听不懂的话。

他没疯,疯的是唐思思!

为了成为商家的少奶奶,竟然用这样卑劣的手段。

爷爷突然出现,肯定也是她事先计划好的,利用自己对爷爷的信任。

商焱经过客房门口,脚步顿了一下,立刻拉她进入。

房门被他一脚踢上,然后把唐思思甩在床上。

这里的床垫比隔壁柔软许多。

她想从另外一边爬下去,身子刚一动,衣领就被男人给揪住,拖回床中间。

“唐思思!别以为有爷爷庇佑你,你就可以大胆妄为!”商焱全身都是烫的,可声音却冷入骨髓,“不管怎样,我都不会碰你!”

唐思思狠狠一个颤栗,终于发现商焱不对劲了。

“我没有!”她急忙解释,“我在路上买的衣服,身上什么都没带!”

男人从喉咙里发出一声低叱,“撒谎!”

“我真没有!”唐思思眼神透着惊恐,“是我要跟你解除婚约的,为什么还想跟你更进一步发展?”

她不说这件事,商焱似乎还没那么愤怒。

现在这个场合下说,似乎是在告诉商焱,现在是你主动要我,而我根本就不想要你一般。

嘶拉!唐思思的衣服被撕。

商焱眸中的怒火陡然升级,唇角勾着讥讽的笑,“还不承认!”

女孩忍着羞辱泪水,用力摇头,想要掰开商焱的手,可是他的手仿佛钢铁一般,紧紧箍着她的手臂。

商焱那双深邃的眸瞳孔猛的一个收缩,将唐思思按在了床上……

管家怕事情不可挽回,急忙去求助商太爷,“就在这里。”

商太爷拄着拐杖赶来,他知道商焱的脾气,但是为了让生米煮成熟饭,他不得不出此下策。

老天保佑,唐思思今晚就彻底成为他的孙媳妇。

唐思思仰望着男人眼底不可抑制的怒火,惊惧的全身发抖。

商焱额头的汗珠砸在女孩的脸上,混着她的泪水一起没入她乌黑的秀发。

男人凸起的喉结滑动,一字一句道。

“既然你那么期盼……我就成全你!”

紧接着响起女孩凄厉的惨叫。

书评(159)

我要评论
  • 毒,只&。

    她的眼神愈发邪狞狠毒,只有唐思思死了,才不会有人揭发她。

  • ,让她&不杀她

    唐思思瘫在地上,长期被禁锢折磨,让她几乎丧失了吞咽功能。就算唐青青不杀她,她也活不了多久了。

  • 还不是&世纪婚

    “你当我不知道?你苟延残喘至今还不是等人来救你,别痴心妄想了!”唐青青见她油盐不进,故意放狠话,“今天我就明白的告诉你,商总明天举行世纪婚礼,新娘你想不到吧,就是你的知音牧良辰!”

  • &至于被

    可是她胆小懦弱,在继母的欺凌下不敢多说一句话,以至于被唐青青一步步占领先机。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