嘶!唐思思被扯的闷哼了一声。商焱被电击般追上,一脸被人嫌弃。唐思思立马朝旁边挪了挪,而且把头发拢在一起。上一世的深爱,让她没办法迅速从这一世当中抽离。虽然她再也没有会奢商焱触电般甩开,满脸嫌弃。。...

嘶!

唐思思被扯的闷哼了一声。

商焱触电般甩开,满脸嫌弃。

唐思思立刻朝旁边挪了挪,并且把头发拢在一起。

上一世的深爱,让她没办法快速从这一世当中抽离。

但是她再也不会奢望飞蛾扑火的爱情,或者,她根本就不需要爱情。

“到了。”蔡文海停车,提醒。

唐思思回神,看着外面的奢侈品商店一愣。

商焱的衣服都有专门的设计师负责,晚上出来购物,想必是商太爷买东西的。

“我在车里等就好。”唐思思淡淡说了一句,把衣领拉起来。

商焱目光一凛,冷嗤,“自己去!”

“什么?”唐思思一愣。

“你打算这样去见爷爷?”商焱用眼神瞥了她一眼。

唐思思低头看了看,才想起自己穿着他的衣服,上露脖子下露腿的去见长辈,实在是不妥。

但是……盛高国际的物价也太贵了。

唐家千金能消费的起,她可消费不起。

唐思思的手触碰到风衣口袋里的一卷钱,想起自己还从马奕辰那里赚了不少。

虽然这些钱在盛高国际根本不能从里到外买一套……

唐思思下车,裹了裹风衣,走进大门。

蔡文昌转头面对商焱。

“商总,王志民怎么办?”

孩子跟司机的遗体都已经找到,司机的手里攥着一枚关键性的证据,纽扣。

可是,警察搜查了王志民的家,没有找到那件衣服。

在加上那个区域没有监控录像,本着一切疑点利益归被告的原则,警方不能起诉王志民。

商焱的目光凛冽如冰,搁在膝盖上的大掌弯曲了一下。

王志民的恶事跟他没有关系,但是他侮辱自己的未婚妻绝对不可饶恕。

还有张亮死前的录音,一切都证明这件事有人在背后操控,这个人,一定要挖出来。

“放了他。”商焱狭眸一凛。

“……”蔡文昌怔了一下立刻点头,“是,我知道了。”

商总要放饵钓鱼了。

女人逛街总是出奇的慢,商焱拿起文件翻看起来。

明明是白纸黑字,可是商焱的眼前,不断浮现唐思思的样子。手指捏的文件都变了形,一页也没翻过。

“企划书不合格?我让他们重新做?”蔡文昌谨慎的请示。

啪,文件摔在一边,商焱下了车。

男人斜靠在车尾,捏着一根香烟点燃,夜风凉爽,吹散了他那股莫名的火。

香烟抽尽,唐思思终于走出了大门。

她穿着一条姜色的连衣裙,黑色披肩跟她的长发融为一体,显得她的皮肤格外白皙。

脚上依旧是来时的那双小白鞋,不仅不失高雅,反而透着一股灵气。

商场外侧的霓虹灯变换莫测,此刻全成了背景灯,行走在光圈中的女人好像是世界顶级的模特在走秀。

唐思思一直走到商焱的面前,淡淡一句,“走吧。”他才回神。

男人修长漂亮的手指,猛的掐断烟蒂,从另外一侧上车。

“你的衣服。”唐思思把购物袋放到商焱脚边。

“你穿过,不要。”商焱赌气道。

唐思思似乎知道他这么说,勾唇浅笑,“你那件我已经扔了,这是新的。”

“……”商焱心里更堵得慌。

回到碧辉园已经十点多了。

商爷爷靠在沙发里打瞌睡,听到脚步声立刻醒来。

“思思!”

上一世,她名声尽毁,要不是商爷爷极力反对,商焱恐怕早就退婚了。

她失踪这件事引得商爷爷心脏病发,身体一落千丈,住进ICU就没再出来。

临死前还嘱咐一定要找到唐思思,除非她死,否则不能解除婚约。

“爷爷。”唐思思看到最疼爱自己的人,不由得哽咽起来。

“你这丫头,我不叫你,你就不主动来看我!”商爷爷嗔怒,眼眶也红了。

“爷爷,虽然入夏,但是晚上还是凉的。你注意身体啊。”唐思思拿出买的外衣给商太爷披上,“爷爷喜欢吗?”

“喜欢!”商太爷瞥了一眼商焱,像个小孩子一样抱怨,“孙女可比孙子强太多了!”

商焱不屑的勾了一下唇角,迈着大步上楼去了。

商太爷小声道,“思思,我怎么听说你要退婚?”

“是,爷爷我……”

“那不行”商太爷立刻打断,脸色也变得难看起来,“这婚事是你母亲跟商焱母亲一起定的!现在她们都不在了,你们就要退婚?她们在下面也不安心啊……”

商太爷眼珠一转,厉声道,“是不是那混小子欺负你,让你这么说的?”

“爷爷您先别着急。”

“我能不着急吗?什么事爷爷都可以依你,唯独这事不行!”商太爷用拐杖狠戳地面。

唐思思等爷爷情绪不太激动了,才慢慢解释。

“退婚是我的意思,跟商焱无关。”见商太爷用怀疑的目光盯着自己,唐思思泛起一抹苦笑,“爷爷,我们根本就不合适,强扭的瓜不甜。”

“我跟你奶奶是包办婚姻还不是过了一辈子?商洺禄跟小白打打闹闹现在也没续弦,你跟商焱……”爷爷又开始讲述商家如何专一的婚恋史。

唐思思及时打断,不然老爷子能说到明天天亮。

“爷爷……”

商太爷摆手,“我听说那小子已经跟你做了婚检,你都是他的人了,怎么能退婚呢。”

这个消息传到商太爷那里,太爷高兴的像个三岁的孩子。

手舞足蹈,彻夜难眠,就等着唐思思来给自己敬茶。

左等她不来,右等她不来,他等不及了才自己找来的,没想到事情跟他想的背道而驰。

“……”婚检,爷爷说的很优雅。

“我不管,总之你不能退婚!”商太爷又用拐杖戳地面,说完,他偷眼看唐思思。

唐思思从小就粘着商焱,做梦想当商焱的妻子,绝对不会提出退婚的,一定是他那个臭孙子干的。

见她有些为难,欲言又止,商太爷拍着心口说。

“爷爷给你做主,他要是敢不负责,我就死给他看!”

唐思思很感动,也不想让老人家担心,但是她注定成了不他的孙媳妇。

“爷爷,我知道商家不需要联姻来巩固势力,但是您不觉得商焱需要一个更优秀的女人吗?”比如牧良辰。

牧良辰也是跟他一起长大的,两家的发展史很像,而且她学的是经融贸易,可以做商焱的得力助手。

商太爷不屑的摆手,“优秀的女人多了,我就满意你!什么也别说,跟我下两盘棋去!”

书评(381)

我要评论
  • 联姻,&。

    明天的婚礼是商父逼他进行的商业联姻,虽说是名义上的夫妻,可商焱还是放了话。

  • 苟延残&喘至今

    “你当我不知道?你苟延残喘至今还不是等人来救你,别痴心妄想了!”唐青青见她油盐不进,故意放狠话,“今天我就明白的告诉你,商总明天举行世纪婚礼,新娘你想不到吧,就是你的知音牧良辰!”

  • 布满血&子充斥

    布满血丝的眸子充斥着浓浓的愤怒,随即又被懊悔所代替。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