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旅馆对面的阴影下,停着一辆黑色的迈巴赫。商焱被冰封的俊颜上镶有着一双利刃般的冷眸。纤细的手指缓缓地转着手机,白皙的手背上因愤怒的,鼓着一条条青筋。今天晚上的碧辉园来了商焱被冰封的俊颜上镶嵌着一双利刃般的冷眸。。...

小旅馆对面的阴影下,停着一辆黑色的迈巴赫。

商焱被冰封的俊颜上镶嵌着一双利刃般的冷眸。

修长的手指缓缓转着手机,白皙的手背上因愤怒,鼓着一条条青筋。

今晚的碧辉园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商爷爷!商家唯一一位赞同并且支持这门婚事的人。

他得知下午发生的袭击事件,打着关心商焱的旗号,到了他独处的别墅。

简单询问过后,话锋一转就是催婚。

老爷子心脏不好,吃了两颗药才哆哆嗦嗦的质问商焱,是不是自己死也喝不到孙媳妇茶。

商焱个性乖张不羁,专横而偏执。但是对爷爷却十分孝顺,考虑到老人家的病情,他只能说很快很快。

没想到老爷子来个了顺杆爬,提出很久没见唐思思了,十分想念。既然来了,也不能白来,让唐思思过来陪自己下盘棋。

商焱无奈,只能让人去接唐思思过来,一解爷爷心病。

蔡文昌到了唐家,马雪晴添油加醋的说唐思思经常夜不归宿,而且不打招呼,鬼知道她去了哪。

商焱调取了路径监控,看到唐思思坐着马奕辰的摩托离开,还搂着他的腰,一股无名怒火顿时窜起来。

难道她一直要退婚的原因,是因为马奕辰?

她另结新欢了?!

被背叛这种事,蔡文昌当然不能让商焱去质问。

他辗转要到马奕辰的电话,了解且汇报了事情的整个经过,商焱身上的寒意才算是消减了不少。

但是,唐思思留宿在这种地方,又让他加倍愤怒。

“商总,我进去接唐小姐吧。”蔡文昌暗示到,“太爷身体不好,等久了恐劳累。”

他们停在这已经十几分钟了。

商焱冷遂的眸动了动,推开车门下车。

蔡文昌急忙补充,“205号!”

男人用力甩上车门,高大挺拔的身影很快就消失在窄小昏暗的楼洞里。

老板娘看着他上楼,并未招呼,而是露出一副了然的笑。

这种事她见多了,为了避人耳目前后脚上楼。不过这男人,是她这辈子见过最好看的男人。

唐思思被扰的实在是睡不着,干脆找点事分散一下注意力。

她拿出唐青青的手机,翻看她的通讯录。

上一世,唐青青参加了一个选秀节目,凭借一首原创歌曲被家喻户晓。

而那首歌的创作灵感来自母亲,是她每一天的思念汇聚而成。

后来这首歌被收录在唐青青的第一张专辑里,销量在当时非常惊人。可以说,这首歌是唐青青事业的敲门砖,也是她的催命符。

唐青青享受着鲜花跟掌声,而她这个原创作者却要面临痛苦的折磨。

上一世的点点滴滴在脑海里浮现,仇恨再一次包围了唐思思。

倏地,一个备注了‘助理’的联系人出现在眼前。

唐思思立刻发消息过去,【让唐思思也参加比赛】。

一分钟不到,对方回复,惊讶道【马经理刚让我撤了她的报名表。】

她用唐青青的口吻回复【你敢质疑我?计划有变是不是也要告诉你?】

【抱歉,我这就去办!】

刚收到对方的短信,房门就被人用力敲了一下。

因为就敲了一下,唐思思认为是谁经过不小心碰到,并未在意。

她继续往下翻看通讯录,房门又被捶了一下,力气比之前更大,连带墙壁都跟着颤了颤,隔壁的声音瞬间就没了。

唐思思坐起来,冷声道,“走错门了吧!”

咣咣又是两下。

这下唐思思明白了,肯定是人看到自己一个人住进来,想做个兼职。

“你快走吧,我男朋友去买战衣了,马上就回来!”唐思思提高声音,想吓走外面的人。

商焱的目光陡然一凛。

马奕辰不承认,唐思思却说实话了,他们就是来约会的!男人的尊严受到挑衅,怒意不断攀升。

隔着门板,唐思思感受到一股浓烈的戾气,能冷到人的骨头里去。

她琢磨着要不要报警,房门突然被一脚踢开。

咣!房间一阵剧颤。

唐思思反应过来快速裹住自己。

商焱目眦欲裂的冷峻表情出现在唐思思的视野中,惊的她撑大了眼睛。

男人燃烧着怒火的双眸跟冰封俊颜形成鲜明的对比,平添几分妖娆的邪魅,让人心惊胆战的同时还不由得感叹一句。

简直是盛世美颜。

“商焱?”唐思思好不容易才找到自己的声音。

商焱大步走进来,简陋的房间充斥着霉味,让他蹙了眉头。

阴影逼近,最终将她全部笼罩在内。

唐思思下意识的想跑,可是身子刚一动,她就停下了。因为她用来裹着的被单一角,被男人的大脚给踩住了。

隔壁房间的一对学生还以为临检,吓得倾泻而出,匆忙离开。

经过敞开的大门,都转头看过来。

“哇,她男朋友好有型!”女孩羡慕的流口水。

男孩嫉妒,硬着头皮说,“他有的我也有。”

“他有腹肌,你有吗?你有一米九,你有吗?”

“……我有一颗爱你的心。”男人表完决心,开始分析,“不是说去买战衣了吗?他手里没有,肯定不是她男朋友。”

“可能是没买到合适的。”

老板娘听到动静也匆忙赶来,跟小情侣围在门口八卦。

“我这有,要多少!”老板娘说着从口袋里拿出一把,笑呵呵的走进来,“你男朋友真帅,免费送你。两个够不够?”

唐思思尴尬万分,抬手扶额。

站在床边的男人一记冷眼扫过去,厉声,“滚!”

老板娘被吼的一哆嗦,然后又笑着说,“来我这,当然是滚了。”

唐思思急忙阻拦,免得商焱盛怒连累了无辜的人,“麻烦您先回避一下,我们要……”谈。

老板娘刚要说话,被商焱一把推开,踉跄着差点摔倒。

“出去吧出去吧。”唐思思裹着床单下地,把老板娘跟小情侣隔绝在门外。

老板娘又推门进来,“门坏了,要不要我帮你守着,加五十!”

“不用!”唐思思用力关上门。

她只裹着身前,背后大片的美肌呈现在商焱的眼中。

男人喉咙一阵干涩,凸起的喉结滑动了几下,才稳住心神。

唐思思赶走围观的人,自然是要解决空降的大冰块。

她转过身,一脚踩在拖在地上的被单上,身子一晃直直的往前栽倒。

书评(198)

我要评论
  • 发的明&显。

    她把头发抓到一边,缓慢的编着,唇角的笑容越发的明显。

  • 然开心&但是你

    “我获得最佳创作歌手,你也为我开心吧。”唐青青一脸奸笑,挑起一侧的眉梢,“你当然开心了,因为那些词曲都是你的作品!但是你说出去,谁会信呢?”

  • 唐青青&出现就

    她清清楚楚的知道,唐青青今天的出现就已经决定了自己的命运。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