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青青靠着门上冷讽。“呦,瞅瞅这是谁!你怎么不去欣赏完夜景再回去啊。”唐建国不在家里,她也也没必要性伪装。手机是没办法修复了,更让她不高兴的是,她用电脑登录网站了邮箱,意外发现“呦,瞧瞧这是谁!你怎么不欣赏完夜景再回来啊。”。...

唐青青靠着门上冷嘲。

“呦,瞧瞧这是谁!你怎么不欣赏完夜景再回来啊。”

唐建国不在家,她也没有必要伪装。

手机是没办法复原了,更让她生气的是,她用电脑登录了邮箱,发现被恶意盗号,里面的东西全部被清空了。

已经没有任何东西可以要挟唐思思这件事,她死也不会说,只会变本加厉的凶恶。

“你竟然敢摔我的手机,还敢旷课!想回家,就从我的腿下钻过去!”

唐思思目光清冷而凛然,让唐思思莫名的一阵心虚。

昨天她那么拽还不是仗着爸爸在,现在自己跟母亲二对一,还怕她不成!

“你钻不钻!”唐青青提高声音增加气势。

“我要是不呢。”唐思思冷笑。

“那就别想回这个家,滚去睡马路吧!”唐青青吼完,重重的关上门,震得挂在门上的艾草差点掉下来。

唐思思放在宿舍的东西,她已经让司机都搬回来扔在后院里。

丧家之犬早晚得回来求她,那时,即便她肯钻,她也不会轻易让她进门。

唐思思看了大门一眼,毫不留恋的转身就走。

“站住!”一道男声突然响起。

唐思思回头,就看到路边大树下停着一辆重型摩托,骑坐上面的男人摘下头盔,甩了一下被压的有些变形却不失帅气头发。

马奕辰?

马奕辰从后座摘下一个头盔丢给过来,“戴上。”

他从警局做了笔录出来,就看到唐思思从另外一边出来,打听之后才知道原来她遇到了暴徒。

马奕辰一路尾随,本想跟她道声谢,没想到目睹了乖巧表妹变脸的一幕。

“去哪?”唐思思抱着头盔问。

“吃饭。”马奕辰刚拧转钥匙,兜里的手机就响了,他熄火后接听,“喂。”

“奕辰!你今天的决定真是太棒了!”他的经纪人刘会明激动到,“你救人的视频被放到网上了,好评一片!还有还有,你的微博涨了十几万粉丝,这才几个小时,到明天早上,肯定还会涨!再加上你现在录制的节目,你火定了!我就说我不会看走眼的……”

马奕辰很冷漠的说了句,“知道了。”就挂了电话,然后朝唐思思一侧头,“上来。”

唐思思戴上头盔,果断上车。

马奕辰的车开的飞快,几次都差点把唐思思甩下去,无奈她只能抓住他腰两侧的衣服来固定,摩托的速度却突然慢了下来。

十分钟的车程,重型机车停在了一家中餐馆门前。

老板跟马奕辰很熟的样子,直接带着他进了最里面的包厢。

马奕辰摘下头盔道,“点菜!”

菜谱递到唐思思的面前。

唐思思毫不客气,“糖醋排骨,葱爆羊肉,麻辣鱼,西蓝花……我要三碗米饭。”

“……”马奕辰把头发抓出满意的造型看过来,“你吃的完吗?”

“请不起?”唐思思瞥他一眼。

马奕辰切了一声,倒上两杯茶,“按她点的上,快点!”

“本店的特色,滋补乌鸡汤,要不要尝尝?”老板笑着介绍。

唐思思喝茶的动作一顿,摆手,“不要。”

这辈子,她都不想再喝这种汤!

马奕辰赶老板离开,默了一会儿,问道,“你怎么知道那女孩要跳楼,还知道她是我的粉丝?别说看评论,我不信!”

唐思思澄澈的眸子转了转,道,“我见过那女孩。”

“什么时候?在哪?说了什么?”

唐思思重重放下茶杯,冷了脸色,“你怀疑是我安排的?”

马奕辰没说话,喝了一口茶。

“看来今天这顿饭,我没资格吃。”唐思思起身要走却被马奕辰拦下,“我没那意思。”

老板敲门,先送进了一份干果。

马奕辰抓起一把开心果嗑着,漫不经心道,“今天这事,你有功。想要什么,我尽量满足。但是不能伤害青青。”

唐思思靠在椅背里,表情戏谑,“一万块,现金。”

“……”马奕辰差点把果仁吸进嗓子眼。

他以为唐思思会趁机索要什么资源,或者要求在综艺节目中多露面,没想到她竟然是要钱。

还是一万!

“一万应该上不了热搜吧。”唐思思嗤笑,“应该也买不到百万粉丝。”

“你太看不起我了!”马奕辰把开心果拍在桌上,“我马奕辰的绯闻都不止这个数!”

“所以呢,给是不给。”

马奕辰拿出钱包,把所有现金跟卡都拿出来,“都给你!”

唐思思往前一凑,只拿现金,厚厚一沓,没有一万也差不多。

“够了。”

“你侮辱我?”

“没兴趣。”唐思思把钱装进口袋,今晚有地方住了。

马奕辰想到表妹把唐思思赶出来,做的有点过了,等老板放下菜出去才说,“等会我送你回去,顺便教训她几句。”

“不麻烦了。”唐思思拿起筷子。

她今天只吃了一顿早饭,早就饿的前心贴后背了。再加上上一世被困废弃仓库,她太久没吃到这些色香味俱全的菜肴。

于是开启了风卷残云的模式,只看得马奕辰目瞪口呆。

“慢点,又没人跟你抢!”马奕辰急忙倒茶。

两碗米饭下肚,唐思思速度才慢下来。

她喝了口茶,说,“裴言煜跟你一起录节目,你占不到上风。”

“……”马奕辰刚要倒茶,顿时一愣。

他也是刚知道裴言煜参与录制,为了保密他今天也没到学校去录片花,唐思思又知道?

茶壶搁在桌上,动作大了点,壶盖砰的一下。

马奕辰俯身,近距离盯着唐思思的眼睛问,“唐思思,你还知道什么?”

唐思思用筷子逼他往后,淡淡道,“知道你的初恋是唐晓,还知道你被她甩了。”

一句话戳了马奕辰的要害,他蹭的一下站起来,眼神凶狠的想杀人。

唐思思继续吃,看也不看他一眼。

马奕辰瞪了她足足有一分钟,然后摔门而去。

耳边总算是安静了。

唐思思把所有的菜都消灭干净,这是‘四年’来她吃的最好最饱的一次。

嗝!“结账!”

一路步行到前面的旧城区。

这里即将改造,很多人把空置的房子改成了临时旅馆给对面的大学生约会用。

唐思思没带身份证,只能在这里留宿。

昨天虽然住在家里,但是她一直被仇恨跟愤怒包围,彻夜未眠。今天又历经了重重危机,此刻已经是筋疲力尽。

三合板搭建的墙壁像纸一样虚设。

唐思思平躺在床上,静静听着隔壁不断拔高的音调跟被床头用力撞击着的墙壁。

书评(170)

我要评论
  • ,就是&不需要

    她存在的意义,就是为唐青青清除障碍,为她披荆斩棘。等她不需要自己了,就把自己留在这里,过着猪狗不如的生活。

  • 了,唐&抹锋利

    也许是之前的一切都太顺利了,唐青青没有察觉到唐思思眼中急速闪过的一抹锋利。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