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思思看也也没看商焱几眼,递过来宋学勤脱掉的外套搁在沙发里。“那个跳楼自杀的女孩,救下去了吗?”“嗯,她是马奕辰的粉丝,看见马奕辰就不不舍得跳楼自杀了。”宋学勤边说边挽“那个跳楼的女孩,救下来了吗?”。...

唐思思看也没有看商焱一眼,接过宋学勤脱下的外套搁在沙发里。

“那个跳楼的女孩,救下来了吗?”

“嗯,她是马奕辰的粉丝,看到马奕辰就不舍得跳楼了。”宋学勤一边说一边挽袖子,忽的觉得气氛不对。

他朝窗边看了一眼,又看向唐思思,“你怎么样,受伤了吗?”

“我没事。”唐思思打开急救箱,找到出药棉,“是先消毒没错吧?”

宋学勤哪敢让唐思思给自己处理伤口,他接过她手里的镊子道:“我自己可以处理,你坐一会儿。”

唐思思明白,这是给自己制造跟商焱独处的机会。

搁在过去,她肯定激动的要死,可是现在,她的心像平静的湖水。

她看向商焱冷肃的背影,有些事该说还是要说清楚。

“刚才谢谢你。”唐思思道,“不过,他是罪有应得,你也不用自责。”

商焱掐着烟,用讥讽的目光盯着她。

他会自责?开什么玩笑!

不过,眼前的唐思思太别扭了……

她不该有这样从容的神色,也不应该说出这样淡定的话。

更不该对自己露出那副我只是礼貌性的口头感谢,其实没有你,我也一样能搞定的自信目光。

眼前的唐思思像是一匹草原上的野马,没有驰骋也没有嘶鸣,它踏着小碎步,偶尔啄两口野草。看似温顺乖巧,却不允许任何人靠近。

商焱的目光微微流转,捏着烟的手指不自觉的加大力度,咔哒,香烟断成两截。

“你想自己抓他?”男人冷嗤。

唐思思摇头,“我想要真想。”

她打开之前的录音,徐亮叫嚣的声音立刻响起,商焱的眉头也跟着动了一下。

只可惜,录音在撞到垃圾桶之后,就什么也没有了。

虽然没有听到他亲口说出唐青青的名字,但是证明唐思思之前被抓,是有人精心设计的。

商焱把手揣进裤兜,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眼中划过的失望。

真相对她来说有这么重要吗?

即便手机里真的录下了重要的东西,有必要冒着被玷污的风险做这件事?

还是说,她早就想好了从徐亮手里逃走的办法?

男人深邃的冷眸瞬间划过凛然的光。

不可能!她绝不会预知到电梯会出事故!

“唐思思,你在打什么主意!”

唐思思勾了勾唇角,抬头看着他那双自己无怨无悔爱了很多年的黑色眼眸。

淡淡道:“我打你的主意,打不到。我想退婚各奔前程,你不肯。那你问我,还有什么意义?”

“……”男人藏在兜里的手猛的攥紧。

唐思思纤细的身躯在商焱将近一米九的挺拔身材前,显得羸弱渺小。可是她对视的目光却丝毫不显懦弱,反而带着一种轻蔑。

怒火在男人的胸腔里翻涌,转而变成了莫名的斜火。

商焱的尊严不容挑衅!

他的身子刚一动,脸颊就被唐思思给捧住。

女孩的手指冰凉柔软,指尖轻颤,下一秒,她就踮起脚尖凑了上去。

商焱太高了,加之他站的笔直,唐思思只是在他的下唇上触碰了一下,就分开了。

这个吻,她上辈子妄想了多少次,终究是不敢尝试。这一世,她无所畏惧,怎么也要解一下心头的疑惑。

虽然只是蜻蜓点水的一下,却让商焱瞬间撑大了眼睛。

“唐思思,你敢……”冷遂的目光瞬间喷出怒火,能将万事万物都毁灭殆尽。

唐思思咂咂嘴,失望的摇头:“不是我想要的味道。”

“……”商焱薄唇紧抿。强忍下心头浮起的奇怪感受,怒视着她。

唐思思默了片刻,道,“我以为是软的,温的,甜的……可能是我对你有什么误解。”那副唇是出乎她意料的冰冷苦涩。

她的眼睛明明在笑,可是眸中快速划过的哀伤,被商焱准确的捕捉。

男人冷硬的心,猛的一紧。

“尝过也不过如此,没有任何遗憾了。”唐思思的目光转动,“爷爷那边,我会去解释。”

哼,商焱勾出讥讽的冷笑:“新手段不怎么样。”

还以为她真心退婚,不过是换了一种手段而已,把爷爷搬出来威胁他?妄想。

唐思思抿了一下唇,“如果你不在乎商家的颜面,退婚这件事可以由我提出。”

“……”商焱很烦躁,攥了攥拳道,“好,你把天眼佛珠给我,我们取消婚约!”

唐思思的目光突然变得飘忽不定:“抱歉,那个我暂时不能还你。”

商焱仿佛听到了天下最好笑的笑话,薄唇勾着邪肆狂狞的冷笑。

“唐思思,你不觉得自己很无趣吗?”口口声声的要解除婚约,却又不肯交出象征商焱家女主人的天眼佛珠。

唐思思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件事,正犯难的时候,宋学勤从里间走出来。

“警察来了,要求配合调查。”他一抬头,就看到商焱跟唐思思以非常近的距离贴面而战。

女孩的脸上没有一丝羞涩有的是无法言表的为难。

男人的脸上覆盖着千年不化的风霜,黑眸锋利而冷然。

商焱下意识的分开,没想到唐思思却快他一步,保持了陌生人的安全距离。

“我先去。”她头也不回的走开。

“……”商焱呼吸加重。

从来都是他厌恶她,什么时候轮到她嫌弃自己,巴不得瞥的一干二净?

警局内。

唐思思讲述了事发的经过,并且把录音呈上作为证据。

尽管是见义勇为,但是商焱毕竟动了手,也要被例行询问。

商焱态度很冷,但也算配合,最后宋学勤展示了自己的伤口,警方也拿到了走廊里的监控记录。

“感谢各位的配合,有什么问题,我们会再联系。”警察合上笔记本。

宋学勤用眼神询问商焱要不要送唐思思。

商焱冷哼了一声,上了自己的迈巴赫扬长而去。

“我送你。”宋学勤礼貌道。

“那就麻烦您了。”不是唐思思不客气,因为她来的时候蹭马奕辰的车,如果不接受宋学勤的好意,那她只能走回去。

一代歌后的女儿,唐家的大小姐,连个打车的钱都没有,说出去恐怕是没人信。

目前的危机算是化解了,但是接下来她要面对的是唐青青母女。

在这有钱什么都不是事的社会里,唐思思没钱就什么事也办不成。所以,她得想办法赚钱,才能对抗马雪晴的欺压。

“唐小姐,到了。”

宋学勤一连喊了好几声,唐思思才回神,

“哦,好。”

“这是薰衣草精油,可以安神。”宋学勤递上一个小瓶子。

但凡是一个女孩子遇到今天的事情,也会吓得手脚冰凉噩梦连连。

唐思思接过,“谢谢。”

按下门铃,来开门的竟然是唐青青。

书评(392)

我要评论
  • 上,长&唐青青

    唐思思瘫在地上,长期被禁锢折磨,让她几乎丧失了吞咽功能。就算唐青青不杀她,她也活不了多久了。

  • 躺着,&前所未

    看着曾经在她面前张牙舞爪的女人,安安静静的躺着,唐思思的心情前所未有的舒畅。

  • 为那些&说出去

    “我获得最佳创作歌手,你也为我开心吧。”唐青青一脸奸笑,挑起一侧的眉梢,“你当然开心了,因为那些词曲都是你的作品!但是你说出去,谁会信呢?”

  • 己的选&择!哪

    这一次,她要做出自己的选择!哪怕是死,她都不会让她如愿!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