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几年,我父亲有个发小,绰号叫“虎仔”,长得白白胖胖的。因为对前途绝望,事事不顺,又找不到解决生计的办法,有一顿没一顿的。生活所迫,所以他们决定:加入逃港大军。在一个黑灯瞎火的...

六几年,我父亲有个发小,绰号叫“虎仔”,长得白白胖胖的。

因为对前途绝望,事事不顺,又找不到解决生计的办法,有一顿没一顿的。生活所迫,所以他们决定:加入逃港大军。

在一个黑灯瞎火的月夜,父亲与虎仔老叔,一群人偷偷带着简单的行李,摸黑来到岸边,心理紧张得要命,手心全是汗。

不一会儿,准备偷渡的船静悄悄的开到了岸边,这将是人生第一次面临决择,面临生死,一路上将风险叵测,因为过往逃过去的人,有的翻船溺水,有的被抓。

此时,一群人蜂蛹登上了船,虎仔老叔拉着瘦弱的父亲,准备上船。

“兄弟,我不去了。”父亲临时变卦。

因为父亲不舍我的母亲,父亲决定留下。

“走啦,机会难得,香港也有我们同乡的兄弟接应!”虎仔老叔急切的劝说父亲。

“一日兄弟,一世兄弟。你们去吧,我还是留下,我是长子。”父亲没有忘记他的责任,下有四个弟妹,还有我的母亲。

虎仔老叔不舍的望着我的父亲,眼眶湿润。

“好的,兄弟,再见了。”虎仔老叔登上了船。

“再见!一路顺风,平平安安!”

这一别,就是几十年。

虎仔老叔到了香港之后,做了厨师,也没实现什么大志,倒是吃得身体发胖圆润,总是处于打工状态。

改革开放之后,虎仔老叔曾回到乡里,用一点积蓄建了个小洋楼。

他和我父亲,阔别几十年,却相见如故。在见面的前几年,陆陆续续寄给我父亲一些礼物,有一次寄了咖啡,这闹了笑话,我们不知道这是啥,也不知道放糖,结果苦得要命,以为他给我们寄了凉茶。

后来,根据香港的政策,虎仔老叔又接了他的老婆、儿子过去香港,一家得以团聚。

香港在七十年代开始经济腾飞,而逃到香港的大陆人,大部份能吃苦,头脑灵活,充实了香港的劳动力,也为香港的经济建设付出了自己的汗水与力量。

改革开放之后,大陆沿海的经济也开始有了起色,在一片农田洼地,几大经济特区相继而立。

现在深圳也成为了发达的城市,毗邻香港,成为又一颗东方明珠。

阔别几十年,父亲与虎仔老叔,聊了几天几夜,父亲叫我买白酒,两个大厨展现精湛厨艺,一顿顿丰盛的晚餐展现在我的面前。

有一次,虎仔老叔的弟弟带着他弟弟的女儿来大陆探亲,那时我还在上初中,他们来到我家拜访我父亲。

只见虎仔老叔的弟弟手腕上戴着一块劳力士,金灿灿的很耀眼,他女儿则长得很有港味。

我和他女儿聊了起来。

“你听得什么歌啊?“她女儿问我。

“哈哈,梁咏琪的、刘德华的。”我就放了一张梁咏琪的CD,和她一起听了起来。

“你还喜欢听梁咏琪的歌啊?”

“是的,很好听的嘛,轻快。”

“你的电脑可以上网吗?”她指了指我那台大肚子显示器。

“可以的。”

然后我打开电脑,启动完之后,Modem拨号,连上了互联网。

她打开了她学校的网址,查阅资料。

临走,我和父亲送别了他们。

多年之后,我听父亲说虎仔老叔的弟弟去世了,年纪也不大,60来岁。

再多年之后,我又听父亲说虎仔老叔晚景也不太好,领着综援过活。

再再多年之后,我听父亲说,虎仔老叔去世了,他跟我父亲一样大的年纪。

就这样,两个发小,长期分隔两地,或者说是生活在两个不同社会制度的世界,就这样走过了人生。

我认为父亲虽然那时没去香港,我也没顺便成为香港人,但在大陆生活也不错,最起码我们不用挤小小的房子,反正父亲从没后悔留在大陆。特别是改革开放之后,父亲经商成为了万元户,生活也不错,安定祥和。

现在有时父亲还会跟我提起他这个发小,讲讲年少过往的趣事,好像:

他这个发小,仍没有去世,仍永远活在他的心中。

幸福的假象

2021-11-26

谈谈人生

2021-11-26

珍惜今日

2021-11-26

我与林奶奶

2021-11-26

书评(464)

我要评论
  • 虑房子&,票子

    你一定会反驳,有些人生下来就含着金钥匙,一路顺风顺水,不用考虑房子,票子,车子,多好啊。

  • 奇的力&力助手

    信任给予我神奇的力量,我工作更带劲,成为老板的得力助手,手下干将。

  • 中农无&限爱护

    我瞪大了眼睛,我的老婆可是美女,家境中等小康,却对我这个贫下中农无限爱护与信任,还有信心。

  • 量的魔&”

    在老婆精神力量的魔法之下,我开了挂,二年就买下了新的三居室并一次性付清,装修后入住,老婆笑着说:“我们苦尽甘来啊。”

  • 开始我&隔着墙

    然后一开始我们确实去租房,一个破旧的二居室,可以隔着墙壁通话,晚上我又喜欢听歌,结果吵到邻居,邻居那老头就对我投诉,我感觉没了自由,也只能暂时忍忍。

  • &看来,

    这三点在大部分女生看来,绝对无法容忍,甚至想看我一眼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 的历练&策。

    可这种人生经历反而是重大缺失,缺少了从“无”到有这个过程。缺少了面对困境或绝境的历练,然后面对恋情,婚姻,处境,却束手无策。

  • 八的算&。

    说实在的,我这个七八的算是老人了,思想传统,总觉得结婚就是一生一世。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