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个小时后,林伊和路易上了一艘小快艇,塞巴斯蒂安和格蕾丝上了另外一艘。上了快艇后,觉得比在甲板上要冷许多,虽然四人当中,仅有林伊加了一件厚厚的冬季保暖服。格蕾丝了换了低胸的小短袖,路易则把西装外套脱了,只穿的白衬衫。塞巴斯蒂安也像脱了外套,...

一个小时后,林伊和路易上了一艘小快艇,塞巴斯蒂安和格蕾丝上了另外一艘。上了快艇后,感觉比在甲板上要冷许多,但是四人当中,只有林伊加了一件厚厚的保暖服。格蕾丝已经换了低胸的小短袖,路易则把西装外套脱了,只穿着白衬衫。塞巴斯蒂安也一样脱了外套,不过他上了快艇后,又将衬衫上面的几颗扣子都解开了,

书评(500)

我要评论
  • &,每个

    所以无论源学院的门槛有多高,入学率有多低,报考的人还是年年爆满。并且每年招生之前,源学院外面的补习班就像雨后春笋一样,蹭蹭蹭地冒出来,每个补习班还都打出“考不上全额退款”的广告。

  • 林伊现&这一切

    林伊现在才十七岁,但老杜已经可以预见她的一生,她将和他一样,生命短暂、满心不甘,却最终,对这一切都无能为力。

  • 痕迹慢&体系下

    社会重新恢复秩序,战争的痕迹慢慢被时间刷洗殆尽,两百年后的今天,科技已不知更新换代了多少次,并且在完整的法制体系下,世界出现从未有的繁荣稳定。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