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这个产品定价……”肖院长点了点头,“所以会有人买吧?我看那碗温东西,做的挺精致优雅的,卖相也很不错。”他实际上会觉得20万的产品定价低了点,所以光两块源石就二十万星币了,小鸟的外形材质,也差不多一万星币,再再加工程师的工费,和印章源纹的费用。实际上倘若照市他其实觉得20万的定价低了点,因为光一块源石就五万星币了,小鸟的外形材质,也差不多一万星币,再加上工程师的工费,以及刻制源纹的费用。其实若是照市场价,整个算下来,仅仅够个成本价。。...

“嗯,这个定价……”肖院长点点头,“应该会有人买吧?我看那两小东西,做的挺精致的,卖相也不错。”

他其实觉得20万的定价低了点,因为光一块源石就五万星币了,小鸟的外形材质,也差不多一万星币,再加上工程师的工费,以及刻制源纹的费用。其实若是照市场价,整个算下来,仅仅够个成本价。

书评(116)

我要评论
  • 起那杯&掏出一

    老杜拿起那杯冰水猛灌了一大口,脑子被冻得清醒了些,然后从兜里掏出一个东西扔给林伊:“下班后来找我。”

  • ,符石&一个同

    待她再次醒来,符石已经消失,她落到了一个同样生活着人类的陌生星球,重活在一个同样叫林伊的女孩身上。异眼的能力依旧跟随她,并且因为穿越了星际,见过宇宙深处无穷无尽的能量,她的眼力比以前更加强大。

  • 后来,&个特定

    后来,他们这些患有基因病的人,还被贴上了一个特定的标签——基因失败者。

  • &人类,

    人类,终究是无可避免地,被分成了三六九等,即便法律上严令禁止这样的划分,却也抹杀不了这个事实。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社会阶层的划分,已然趋于稳定。

  • 挨过了&何都要

    挨过了七万年,才终于换得一次重生,她无论如何都要好好活下去。

  • 四肢修&,压住

    林伊比一般女孩高许多,并且瘦,四肢修长,脸蛋小,鼻梁挺直,留着短发,只是刘海有点长了,压住她微微上扬的眼角,弱化了她淡漠的眼神,也因此,往往容易让人误以为她是个帅气的少年。

  • ,甚至&病这个

    如今,能穿越空间的源点,几乎像公交车站一样普通了,两个星球间的距离,甚至可以缩短到以小时为单位,但基因病这个医学难题,却依旧不见有明显突破。

  • 起眼:&,再说

    老杜抬起眼:“源学院不是那么容易考的,再说,就算考进去了也没用,你的问题……”然而老杜说到这,却停下了,似有些不忍打击她。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