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里德助有些无可奈何,只好劝道:“你知不明白,肖院长的研究所,很多源师是想进都进不了。”林伊的声音再带几分笑意:“我毕竟明白肖院长的研究所也不是随便能进的,而已弗里德助这话,像是推断我真的会输像,我看一看,哦——果真,被艾伦追上了,是有点儿危险。真林伊的声音带上几分笑意:“我当然知道肖院长的研究所不是随便能进的,只是乔特助这话,好像断定我真的会输一样,我看看,哦——果然,被艾伦追上了,是有点儿危险。真是不到最后一刻,不知胜负啊。”。...

乔特助有些无奈,只得劝道:“你知不知道,肖院长的研究所,很多源师就是想进都进不了。”

林伊的声音带上几分笑意:“我当然知道肖院长的研究所不是随便能进的,只是乔特助这话,好像断定我真的会输一样,我看看,哦——果然,被艾伦追上了,是有点儿危险。真是不到最后一刻,不知胜负啊。”

书评(115)

我要评论
  • 心怀不&中。

    于是社会危机爆发,心怀不轨者伺机挑起战争,战火很快蔓延,所有人都被卷入其中。

  • 这种失&命运,

    对他们这种失败者来说,这操蛋的命运,从一开始就已经写好了结局,无一例外。

  • 酒,咕&杯“星

    如往常一般,老杜拿起那杯酒,咕咚咕咚几下就干了,然后将酒杯往前一搁。林伊看得出老杜今天心情很不好,便什么都没说,又给老杜调了一杯“星爵”。

  • 像雨后&还都打

    所以无论源学院的门槛有多高,入学率有多低,报考的人还是年年爆满。并且每年招生之前,源学院外面的补习班就像雨后春笋一样,蹭蹭蹭地冒出来,每个补习班还都打出“考不上全额退款”的广告。

  • &这看了

    林伊去招呼别的客人,老杜上身斜靠在吧台上,眼皮耷拉着,看起来很颓废。林伊给别的客人调好鸡尾酒后,往老杜这看了一眼,就走过来给他倒了杯冰水:“早点回去,别每天都醉倒在路边,我下班后还得去捡你。”

  • 后,老&问了一

    连着喝了三杯后,老杜才摆摆手,问了一句:“你真要去考三江源学院?”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