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训练场的系统被点“暴”后,就全身瘫痪了!站在观战者区内,望着监控屏一个一个暗一直这样的教官们,整整缄默了半13分钟,才有一个张口:“这个……要修复好回去,挺大麻烦的。”“她是三江源学院的学生吧?让三江那边的人主要负责?”“也不是说她还没被三江被录取吗,还在网上和另外“她是三江源学院的学生吧?让三江那边的人负责?”。...

训练场的系统被点“暴”后,就瘫痪了!

站在观战区内,看着监控屏一个一个暗下去的教官们,足足沉默了半分钟,才有一个开口:“这个……要修复回来,挺麻烦的。”

“她是三江源学院的学生吧?让三江那边的人负责?”

“不是说她还没被三江录取吗,还在网上和另外一个小子PK呢。”

书评(83)

我要评论
  • 醒了些&。”

    老杜拿起那杯冰水猛灌了一大口,脑子被冻得清醒了些,然后从兜里掏出一个东西扔给林伊:“下班后来找我。”

  • 才知道&解释。

    也是来到这里后,她才知道她所看到的符纹,已经有了科学的解释。那是源能的具象体现,科学家称之为源纹,也称之为规则纹。

  • 死亡还&千万倍

    那种孤独感,没有着落点,没有尽头,比死亡还要可怕千万倍。

  • 是不能&绍,她

    林伊刚满十七,没有监护人,照规定未满十八岁是不能在环星城打工的,是老杜介绍,她才进了这里当临时调酒师。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