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院长和陈副院长领着林伊走远后,肖院长就看了陈副院长几眼,陈副院长早看出肖院长对这名考生另眼相看,便又大方地做了个请的手势,让肖院长和林伊谈。林伊两胳膊抱在胸前,后背靠在树干上,宁静地望着他们。肖院长先咳了一声,才张口:“现在的呢,校方有两个林伊两胳膊抱在胸前,后背靠在树干上,安静地看着他们。。...

肖院长和陈副院长领着林伊走远后,肖院长就看了陈副院长一眼,陈副院长早看出来肖院长对这名考生另眼相看,便大方地做了个请的手势,让肖院长和林伊谈。

林伊两胳膊抱在胸前,后背靠在树干上,安静地看着他们。

肖院长先咳了一声,才开口:“现在呢,校方有两个提议,第一个是,之前给那四位考

书评(430)

我要评论
  • 酒,咕&咚咕咚

    如往常一般,老杜拿起那杯酒,咕咚咕咚几下就干了,然后将酒杯往前一搁。林伊看得出老杜今天心情很不好,便什么都没说,又给老杜调了一杯“星爵”。

  • 招呼别&酒后,

    林伊去招呼别的客人,老杜上身斜靠在吧台上,眼皮耷拉着,看起来很颓废。林伊给别的客人调好鸡尾酒后,往老杜这看了一眼,就走过来给他倒了杯冰水:“早点回去,别每天都醉倒在路边,我下班后还得去捡你。”

  • 始就已&经写好

    对他们这种失败者来说,这操蛋的命运,从一开始就已经写好了结局,无一例外。

  • &人,也

    而像他们这种人,也有一个特定的标签——超级基因携带者。

  • 后来,&还被贴

    后来,他们这些患有基因病的人,还被贴上了一个特定的标签——基因失败者。

  • 院的门&招生之

    所以无论源学院的门槛有多高,入学率有多低,报考的人还是年年爆满。并且每年招生之前,源学院外面的补习班就像雨后春笋一样,蹭蹭蹭地冒出来,每个补习班还都打出“考不上全额退款”的广告。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