阎旭同肖院长说话的的时候,眼睛依旧望着前面那个非常大的源能体,源能体的金属外壳了被拆下去了,露着里面,印章在源能体表上的,更为很复杂的源纹。那些被非常特殊金属具化的源纹,是经了源师的手,将源石里的源能归整后,让普普通通人能看见的,关于源能的世界。以那些被特殊金属具化的源纹,就是经过了源师的手,将源石里的源能归整后,让普通人能看到的,关于源能的世界。以及能让工程师们,可以根据这些被规定下具体数据的源纹,顺利抽取源能,在科技上加以开发利用。同时也因为这些数据的存在,人工智能才能准确地监控源能体的安全性。。...

阎旭同肖院长说话的时候,眼睛依旧看着前面那个巨大的源能体,源能体的金属外壳已经被拆下来了,露出里面,刻制在源能体表上的,更加复杂的源纹。

那些被特殊金属具化的源纹,就是经过了源师的手,将源石里的源能归整后,让普通人能看到的,关于源能的世界。以及能让工程师们,可以根据这些被规定下具体数据的源纹,顺利抽取源能,在科技上加以开发利用。同时也因为这些数据的存在,人工智能才能准确地监控源能体的安全性。

此时那些源纹的周围,被几十个机械手包围,每个机械手上都分出无数的源能针。源师和工程师们,相互配合地操作那些机械手和源能针,试图让这块要失控暴走的源能体安静下来。

阎旭很清楚,他眼前能看到的那些源纹,和源师能感应到的源纹,完全是两回事。

源师们感应到的是一个能量世界,那个世界无比繁杂,充满了各种可能性。而如何准确地运用,并最大化的抽取这些能量,主要看源师对这个能量的感应力和掌控力。

就好比一块生铁,这块铁是更适合用来做厨具?做武器?还是做工艺品?首先要由源师来判断。所以这个判断的对和错,以及判断后,刻制源纹时,能否最大程度地利用好这块铁,能否给予工程师们更多的开发空间,取决于源师能力的高低。

如果判断错误,首先造成的后果就是源能的损失。

这个世界,科技发展得越快,就越离不开高精尖的人才。

因此,一个可以预见的,有所成就的源师,是有多珍贵,阎旭当然明白。

只是,肖院长还是过于紧张了,更何况眼下也不是讨论这种事的时候,那么大一个危机在眼前呢。

于是阎旭开口:“还是先将这个源能体的危机解除了,您再……”

然而肖院长却道:“你放心,这东西它炸不了,‘明社’的人要是有这个本事,早在第一时间就让它爆炸了,你我都没机会来这里。”

阎旭微诧:“您的意思是——”

肖院长也将目光落到那个巨大的源能体上:“源能是把双刃剑,源师就是手握这把双刃剑的人,握剑之人走正道,是造福人类,若是走了歪路,那后果可想而知!”

阎旭赞同地点头。

肖院长便又按捺不住焦虑地把话题一歪:“所以那孩子,你也看出来了吧,那么聪明,万一被人带歪了可怎么办!我要早早给她正确的引导才行啊!”

阎旭:“……”

看阎旭的表情,肖院长好像也觉得自己反应有些大了,只好把情绪一收,又回到正题:“当年那位源师将这东西立到这里,供养整个蜂岛时,当然有想过,这玩意会不会被人反过来利用,危及整个蜂岛的安全。所以他刻下的那些源纹的同时,也设了无数个源纹锁。解不开他设下的源纹锁,别人顶多是破坏这个源能体的源能供给,扰乱这片地区的磁场,但不会真的发生大爆炸。眼下只是因为它的源能供给被破坏了,磁场不稳,使得数据一片混乱,所以检测它的人工智能才会发出红色警报信号。”

阎旭问:“那上面的源纹锁没有被动过?”

肖院长摇头,只是跟着又道:“不过那些人倒也不傻,他们虽解不开那位源师设下的源纹锁,但用这种破坏磁场的方法,只要时间足够,还是能慢慢松动源纹锁的。”肖院长说着,就抬了下巴,往自己带过来的那几个源师那点了点,“他们这几个本事虽一般,但耐心还过得去,熬上十天八天就行了。这些东西,破坏容易,修复难,主要是熬人。”

肖院长是不知道,林伊刚刚在黑塔外面时,就已经看出来了,源能体大爆炸的可能性很低,但是要归整好那些被扰乱的源纹,源师必须有足够的耐心,所以她才没有急着离开。

肖院长要是知道,林伊的对源能的感应能力已经强到这份上,别说是跟陈副院长沟通沟通,就是让他现在和陈副院干上一架,他的眼睛也绝不眨一下。

“阎旭啊,那孩子,你这几天多给我留意着,她是三江籍的吧?”

阎旭点头:“是。”

肖院长略放了点心,只是跟着表情露出几分不好意思来:“那就好,三江籍的学生要报考科沃,得走几个审批,如果她真想报科沃,走审批时,到时你……跟那边打声招呼,拖一拖。”

阎旭一阵无语,这怕是肖院长,第一次为私心,这么七拐八拐地动用自己的人脉,那丫头,真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

不过肖院长对这种走后门的业务实在是生疏,于是为了缓解尴尬,就又接着道:“三江的报名时间还是得提前,得起前。”

他说这话时,心里已开始琢磨上,该怎么和陈副院长沟通这件事了。

而这时候,林伊正好从休息室出来,正跟着警员往外去。肖院长从监控屏上瞄到后,赶紧又对阎旭道:“你们是一块从蜂巢出来的,你去送送她,顺便打听一下,她打算报考哪个学校,备考得怎么样了,需不需要你给她介绍个好老师。”

阎旭:“……”

您想套关系,送人情,能不能别硬推着我去啊!

林伊刚走出黑塔大门,又被警员留住了,片刻后,便看到阎旭往她这过来。

“要回去了?”阎旭被肖院长硬推过来,心里颇为无奈,腹稿都没打好呢,只得先开口寒暄一句。

林伊点头,阿元则在旁边礼貌地告别:“是的,阎先生,这么快就要分别了,实在让人不舍。”

“你哪找的这些肉麻话呢。”林伊瞥了阿元一眼,然后看向阎旭,直接开口,“有事交待?”

这么敏锐,实在是不讨人喜欢啊。

阎旭顿了顿,才问:“打算报考哪所学校?”

林伊眉毛一挑,笑了,那笑容怎么看怎么欠揍,并且她的回答更欠揍:“看情况吧。”

阎旭不由在心里为肖院长默哀。

飞鹰那边在催了,林伊转身前道:“你先忙吧,绑架案的事,我回头联系你,了解了解。”

阎旭却道:“那件事,警方到时会给出解释的,你这几天留意这方面的新闻就行。”

林伊便又站住,打量了他一眼,忽然问:“你那把变形枪,用的是什么品级的柔性金属?A+吗?”

阎旭问:“你问这个做什么?”

林伊又是淡淡一笑,阿元便在旁边补充道:“小姐打算给我的身体换上这种金属。”

阎旭便看了阿元一眼,才道:“市场价一百万星币一克,但是这种级别的金属,是禁止在市场上售卖。”

一百万一克,打造一个阿元,起码要好几个亿,这还没算上同等级芯片的价格,以及改造的工程师费用。

以阿元的计算能力,瞬间就算出了具体价格,于是看向林伊:“小姐,以你目前赚钱的能力,需要活到一千岁。”

林伊:“……”

阎旭的嘴角不禁抖了抖,林伊深呼吸了一下,才道:“回家!”

梦想总是要有的,万一哪天实现了呢。

——————

求~~暖~~~场~~~各种~~~~

书评(196)

我要评论
  • 两百年&代价。

    联盟政府用了两百年,都无法根除这个问题,基因病,是人类为自己的狂妄和贪婪,付出的惨痛代价。

  • 却也抹&趋于稳

    人类,终究是无可避免地,被分成了三六九等,即便法律上严令禁止这样的划分,却也抹杀不了这个事实。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社会阶层的划分,已然趋于稳定。

  • ,没有&的,是

    林伊刚满十七,没有监护人,照规定未满十八岁是不能在环星城打工的,是老杜介绍,她才进了这里当临时调酒师。

  • 老杜看&年轻的

    老杜看着林伊年轻的脸庞,忽然问:“学费你准备好了吗?”

  • 那么容&。

    老杜抬起眼:“源学院不是那么容易考的,再说,就算考进去了也没用,你的问题……”然而老杜说到这,却停下了,似有些不忍打击她。

  • 于是社&快蔓延

    于是社会危机爆发,心怀不轨者伺机挑起战争,战火很快蔓延,所有人都被卷入其中。

  • 好鸡尾&酒后,

    林伊去招呼别的客人,老杜上身斜靠在吧台上,眼皮耷拉着,看起来很颓废。林伊给别的客人调好鸡尾酒后,往老杜这看了一眼,就走过来给他倒了杯冰水:“早点回去,别每天都醉倒在路边,我下班后还得去捡你。”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