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院长从短暂休息室里出,但是不安心,总会觉得像是忘了什么最重要的的事情像。回源能体这边,再次归置了几组又乱成一团一团,跟忽然间打了鸡血像,眼瞅着要互相撕杀的源纹后,他才忆起自己到底忘了什么事,赶快喊来助手。“科沃源学院去年什么时候就招生?”助手有“科沃源学院今年什么时候开始招生?”。...

肖院长从休息室里出来,还是不放心,总觉得像是忘了什么重要的事情一样。回到源能体这边,重新归整了几组又乱成一团,跟突然间打了鸡血一样,眼看要相互厮杀的源纹后,他才想起自己究竟忘了什么事,赶紧叫来助手。

“科沃源学院今年什么时候开始招生?”

助手有些奇怪,肖院长怎么在这个忽然问这事,但还是尽职尽责地回答:“秋二月,25号。”

威星一年也分春夏秋冬四个季节,只是每个季节都有四个月,也就是一年有十六个月。

秋二月25号,距今天还有20天,肖院长眉头皱起:“我们学院今年的招生报名日期呢?”

助手心里更加奇怪:“也是秋二月,28号。”

肖院长眉头皱得更深了:“怎么比科沃晚了三天才开始报名!”

助手有些懵,不知肖院长是为什么要问这句话:“咱们学院,每年都差不多这个时候开始报名的,这……有什么问题吗?”

“当然有问题!”肖院长一脸恨铁不成钢地看了助手一眼,有些痛心疾首地道,“比科沃源学院晚了三天,就等于好学生有可能会被科沃给抢走!要是学生们觉得三江学院开始报名的时间太晚,跑去报了科沃源学院了怎么办!这不是好好的苗子,又被科沃那般家伙给抢走了!”

啊!?啊??啊???

助手一下打出满脑子的问号,这……这这都哪跟哪啊?

哪会有学生会因三江源学院的报名时间晚了几天,而改选科沃源学院的!这两个源学院又不是跳楼大甩卖的过时商品,可以任学生挑挑拣拣。

实际上,无论是在威星还是另外两颗星球,都有不少源学院。但就整个联盟来说,最好的,最有权威的源学院,就科沃源学院和三江源学院两家。就算是科沃源学院里的那些董事,也没有哪位会狂妄到,以为三江源学院的招生报名时间晚了几天,好的学生就会都跑到科沃源学院报名去。

每年能被三江学院录取的学生,哪一个不是感到万分荣幸,有的家里甚至要因此大宴宾客。

肖院长到底是哪根筋搭错了,怎么会忽然说出这样的话?

还是……因近几十年来,科沃源学院收了不少天才,名气隐隐有压过三江源学院的势头;以及科沃源学院里那几位曾是肖院长同窗的校董,如今个人社交网上的粉丝数,都快要赶上天皇巨星了,所以向来秉持低调的肖院长,终于受不了这一个个刺激,打算撸起袖子争上一争了?

就在助手各种脑补的时候,肖院长已经坐不住地开口:“这是谁定的时间,让他赶紧改了,提前,就提前……到15号!”

肖院长一边说,心里一边暗暗琢磨,今天是五号,离十五号还有十天时间,应该够那丫头准备了吧?不知道她备考备得怎么样了?第一场考试都是基础理论题,只要她之前多看看题,多预习,考个好成绩不难。

反正,年年翻来覆去的都是那些题,基因好些的学生,十天半个月就能通背下那些题库……却这时,肖院长突然想起,阎旭好像说过,那丫头是个基因病患者。

哎呀!哎呀呀!

怎么会是基因病患者呢!这可怎么办?那丫头到底备考备得怎么样了?她之前都报了什么考前班?是哪个老师教的?她双亲都不在了,又没什么家庭背景,可别撞到外头那些浑水摸鱼,误人子弟的家伙!

肖院长越想越心惊,一下被自己的想象力吓个半死,赶紧将旁边的阎旭招呼过来。

其实以阎旭的听力,加上他本来离得就不远,刚刚肖院长和助手的对话,他全都听得清清楚楚。以他的理解能力以及对肖院长的了解,他自然清楚肖院长为什么要突然改报名时间。

肖院长,本质上是个浪漫的理想主义者,对于自己喜爱的,并且认定的事情,从来表现得纯粹且热忱。所以也正是因为如此,他对自己为人处事的准则,会要求得更加严格。

看着肖院长那双明明充满纠结,却又闪闪发亮的眼睛,实在没什么语言能表达阎旭的内心,于是只能面无表情的走过来。

“来,刚刚你都听到了吧。”肖院长拍着阎旭的肩膀问,“你来帮我参谋参谋,15号报名,会不会太赶了?”

阎旭却是先看了旁边的院长助手一眼:“今年负责招生的是学院里的哪一位?”

那助手赶紧道:“今年是陈副院长定的。”他说着,就小心地看了肖院长一眼,接着道,“要是改报名日期的话,怕是得跟陈副院沟通一下。”

肖院长一听是陈副院,表情不由微微一顿。

三江源学院里也是分派系的,正巧,陈副院长和肖院长就属于不同派系,并且陈副院最喜欢和肖院长唱反调。改日期这种事,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但毕竟是牵扯到学校的很多工作。毕竟每年报名的学生都有十万之多,安排好这么多人的两场考试,不是轻松的事。

陈副院长如果不答应,肖院长也不好强硬着来。

阎旭便对肖院长道:“您……其实没必要将报名日期提前。”

肖院长,正要开口,却又看了自己的助手一眼,就先让他走开一些,然后才对阎旭道:“刚刚你也在休息室,你还是跟着她一路从蜂巢里出来的,你自己说,那孩子怎么样?”

阎旭顿了一下,才像是牙疼般地道出一句:“对源能的感应力很高,就是……”

“就是,以后一定是个刺头,不好管。”肖院长笑呵呵地接过他的话,刚刚和林伊见的那一面,他就看出来了,这家伙以后要真进了三江源学院,绝对是最难管的一个。他教学将近一百年了,这近百年的时间,他看学生的眼光很准,特别是那种很聪明的,以后会有一番成就的,他从来没看错过。

当然,这一类的学生,往往也是最能搞事的。在教导他们的过程中,对他的心性也是一种极大的考验,有时候简直像是自己找虐。

但是肖院长爱才啊,更何况,现在被他看到的这块材料,及可能是绝无仅有的!

_________________

求~~~各~~~种~~~暖场~~~~~~~~·

书评(140)

我要评论
  • &直,留

    林伊比一般女孩高许多,并且瘦,四肢修长,脸蛋小,鼻梁挺直,留着短发,只是刘海有点长了,压住她微微上扬的眼角,弱化了她淡漠的眼神,也因此,往往容易让人误以为她是个帅气的少年。

  • 林伊眼&分,是

    不过在林伊眼里,她的生命源纹虽一样不完整,但却不是像老杜那样是断裂的,而是将近百分之十的部分,是缺失的。她不明白这代表着什么,她只是直觉,如果不把这些缺失的部分上的话,她随时都有可能猝死!

  • 律上严&的划分

    人类,终究是无可避免地,被分成了三六九等,即便法律上严令禁止这样的划分,却也抹杀不了这个事实。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社会阶层的划分,已然趋于稳定。

  • 迷人的&。

    林伊摊开手心一看,老杜给她扔过来的,是一块源石,石芯隐隐透出幽冷又迷人的光,那些光在她眼里交织成不停变幻的玄奥图案。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