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鹰和军警的人做好王玥的交接后,又回来对林伊道:“老板安排好了飞行器,二十分钟后到,这地方要出大事了,我们早点儿离开了。”林伊这时正望着黑塔的方向,她意外发现,之后天空中那些蓄满了暴烈力量,从张牙舞爪,到乱成一团的源纹,仿若被什么力量给抚慰住,这时正将林伊此时正看着黑塔的方向,她发现,之前天空中那些蓄满了狂暴力量,从张牙舞爪,到乱成一团的源纹,好似被什么力量给安抚住,此时正将它们重新归整。。...

飞鹰和军警的人做好王玥的交接后,又过来对林伊道:“老板安排了飞行器,十分钟后到,这地方要出大事了,我们早点离开。”

林伊此时正看着黑塔的方向,她发现,之前天空中那些蓄满了狂暴力量,从张牙舞爪,到乱成一团的源纹,好似被什么力量给安抚住,此时正将它们重新归整。

而原本从四面八方一直往这边聚来的各种源能,也都停止了这种非法聚会,只是,它们也没有就此散开,只是冷静了下来,不再似之前那么疯狂,但亦像是在潜伏着,伺机而动,妄图继续造反。

如果修复源能体的那位源师,没能顺利压制住这些狂暴的源能,并将它们完全收服,大爆炸的危险就不能彻底解除。

其实,普通人看不到源纹,就此时此刻而言,无疑是一种幸运。

因为天空中的源纹实在太多太乱,就好似成千上万片树叶的叶脉叠加在一起,并且还在不停的翻滚旋转。而要梳理它们的人,必须将每一片树叶的叶脉,单独分离出来,只要错了一分一毫,那些力量就会马上失控。

林伊若不是被整个宇宙残暴地虐过七万年,此时这等混乱得近乎恐怖的画面,怕是只需看上一眼,她就得精神崩溃。

而实际上,要归整这些源纹,对源师而言,并不需要多高的技术能力,只需要一颗能原谅整个宇宙的心。

林伊眯着眼睛看了好一会,终于注意到,有一组源纹很狡猾,很阴险,也很隐蔽,但却起到害群之马的关键作用。每次,周围的源纹刚被理顺,都乖乖地排上队了,它就偷偷溜过去撒泼打滚地搅和上一番……

啧!

林伊收回目光,有些同情里头那位源师,这就好像是被扔进了关着一百个熊孩子的超市里,无论心里多抓狂,都要保持笑容,耐心温柔,既要哄好孩子,还要保证货架上的所有商品都完好无损。

这可真有得受了。

“你看什么呢?”飞鹰见林伊不时地往黑塔里面看,便问,“你要找人?”

林伊摇头,只是跟着就问了一句:“那些劫匪的身份,你查出来了?”

飞鹰道:“具体的还不是很清楚,目前只知道是‘明社’的人做的,只是‘明社’牵扯的事很多,军警的人怕是不会随便透露,你若想知道详细的,最好去问问老板。”

曹东是环星的高层,有些消息,他能知道得更多一些。

“明社?”林伊往媒体那边看了一眼,“听着有点耳熟,好像是个专门做慈善的。”很多新闻媒体都报道过明社的事,个人终端也时不时会给她推送这些新闻,所以她有点印象。

飞鹰点头:“没错,明社是专门做慈善的团体,但慈善不过是他们披在外面的皮,现在这张皮要被扒下来了。你看,现在那些媒体全都嗅到了腥味,这会儿一个个兴奋得眼睛都发光!”

林伊问:“明社的人,为什么要抓那些孩子?”

却这会儿,一名警员走到林伊身边,开口道:“林小姐,你的机器人需要再做一次登记,请跟我来。”

林伊转过脸:“刚刚不是都已经登记过了。”

那名警员道:“因磁场的影响,系统出了些故障,所以需要进去用另一台仪器,重新登记一次。”

林伊看了他一眼:“我也要一起进去吗?”

警员道:“你是机器人的所有者,你的机器人登记的时候,你也需要在场。”

林伊道:“好吧。”

飞鹰道:“快点啊,飞行器马上就到了。”

越往里走,安保的级别越高,几乎一半以上都是高级人工智能,黑塔的起落点那边,甚至还停了几架大型的机甲。看那机甲的容量,全部装下黑塔里的那些人,应该没问题。

林伊又往天空上看了一眼,里面的人,在做最后的努力,但同时也做好了放弃的打算,也不知外面那些媒体,清不清楚这些情况。

……

警员领着林伊和阿元进了黑塔,直接下到最后一层,再将他们带到一个像是休息室的房间里,让他们稍等,然后就离开了。

房间里放着两张椅子,一张沙发和一个茶几,茶几上放着一盘水果。

林伊便一屁股坐到沙发上,再伸手拿了个苹果,搁掌心搓了搓,就直接吃了,看样子就跟回自己家一样。她是真的饿了,这半天下来,她连口水都没得喝。总觉得,她一开始没跟曹东算好钱,回去还得为这事扯皮,这一趟,多少是有点亏了。

刚啃完半个苹果,房门就被推开了,阎旭领着个看起来有四五十岁的男人进来。林伊屁股没动,也没打算动,一边咬着苹果,一边撩起眼皮看向他们。

肖院长活了百来年,也算是见多识广了,丝毫没介意,进来看到林伊后,先是打量了她一眼,然后微微一笑:“你就是林伊?”

肖院长本就长得一张老好人的脸,加上一身儒雅的学者气质,很容易让人产生好感。

林伊便微微坐直了些,将手里的苹果放下:“我是,您哪位?”

她进了黑塔后,就已经用异眼的感应力“看”到肖如新了,猜出他是位源师,和源能体互虐的那人,应该就是他,只是不清楚他是什么身份。

“肖如新,三江源学院的院长。”肖院长走到她跟前,直接说出自己的身份,但他的语气依旧和刚刚一样平和,并不见一点儿盛气凌人。

而林伊也只是微挑了挑眉,然后略点了点头:“你好。”

阎旭将旁边的椅子挪过来,肖院长坐下后,从衣兜里拿出那个源能炸弹,放在她面前:“这是你做的?”

林伊看了一眼那炸弹:“这东西怎么了?”

“我查过你的资料,你应该没学过源技术。”肖院长看着她道,“如果这不是你做的,请告诉我,这东西,是谁做的?”

林伊抬起眼,跟着也慢慢抬起脸,看了旁边的阎旭一眼,再又打量了肖如新一眼,然后才慢条斯理地开口:“我记得,在特殊情况下,无论是为自救还是为救人,私自制作炸弹不算什么罪。您现在,追着问这个,是什么意思?”

肖院长赶紧安抚:“不要紧张,我不是追责,我只是想了解,这个炸弹,是怎么做出来的。”

林伊又咬了一口手里的半个苹果,嘎嘣嘎嘣吃下后才道:“那不是我做的,是阿元做的。”

“阿元?”肖院长一怔,才想起她身边这个机器人叫阿元,随即皱眉,“林伊,机器人不可能做得出来这个东西。”

林伊一边咬着苹果,一边道:“阿元,你告诉他,是谁做的。”

“肖院长,您好!”阿元先是很礼貌的问好,然后才道,“这个源能炸弹确实是我做的,军工机械学一年级课本上,有介绍过这方面的知识,我家小姐不想学的东西,都会让我去学。不过,上面的源能块,已经超出了我的能力,所以那个是小姐设计的。”

果然!果然!

肖院长看着林伊,只觉得心跳在加速,掌心甚至都隐隐出汗了。

——————

求~~~暖~~~场~~~~~

书评(455)

我要评论
  • 人,也&标签—

    而像他们这种人,也有一个特定的标签——超级基因携带者。

  • 这种失&经写好

    对他们这种失败者来说,这操蛋的命运,从一开始就已经写好了结局,无一例外。

  • 如今,&源点,

    如今,能穿越空间的源点,几乎像公交车站一样普通了,两个星球间的距离,甚至可以缩短到以小时为单位,但基因病这个医学难题,却依旧不见有明显突破。

  • 等到一&次巨大

    最后,她终于等到一次巨大的能量碰撞,才使得她的意识陷入黑暗。

  • 劝,却&。

    只是老杜最近喝得有些凶,林伊本想劝一劝,却后来又作罢了。

  • 生,她&何都要

    挨过了七万年,才终于换得一次重生,她无论如何都要好好活下去。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