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阎旭的信息却发不出去,信号又被磁场干扰了。倒计时剩下五分十秒。源师刻制的源纹,分明式和暗式两种。顾名思义,明式就是连普通人能看得到的,暗式则是普通人,以及部分源师都看...

然而,阎旭的信息却发不出去,信号又被磁场干扰了。

倒计时剩下五分十秒。

源师刻制的源纹,分明式和暗式两种。顾名思义,明式就是连普通人能看得到的,暗式则是普通人,以及部分源师都看不到的。

现在套在孩子们身上的这些个源能炸弹,用到的就是暗式源纹。

“你的意思是,我需要找出那组代表密码的源纹,再把这组源纹转化成数值?”

老杜给她的那份备考资料上,有整整三个章节,全是将源能数字化的各种计算公式,初略算,不少于三万个。而大部分的计算,不可能只用到一个公式,这三万个公式,都是相互配合,各自作用,才能比较准确地算出源能的最终数值。

从星空军舰到日常生活设备,都需要用到源能,但这世界,只有一小部分人能感应到源能,并分辨出源能的各种特性,以及知道如何利用他们。所以,要想将源能普及应用,规模化生产,就必须先将其数字化。于是,源师们经过数百年的研究和实验,总结出了近十万个公式,形成了一套通用的标准,这才使得源师和现代科技得以交流,然后顺利结合,从而形成源技术。

阎旭虽不是源师,不过因为他的工作,常会和源师打交道,所以多少了解一些,便点头:“你的感应力阈值多少?”

只有感应力阈值极高的人,才能准确感知到暗式源纹。

他现在基本猜出,林伊应该还不是源师,但可能也快接近源师了,或许是个天赋不错的源学者。这个猜测对眼下的情形而言,不是什么好事,不过起码也不是太坏,至少是有希望的。

林伊没有回答阎旭的问题,将源能数字化,她拿到老杜那份备考资料时,就看到这个内容了。当时因为好奇,所以还拿出老杜给她的那块源石做了练习,只是那些公式实在太多,她再强大,脑子也不可能一下子塞进去那么多公式,于是自己算得烦躁后,就让阿元配合她计算。

而那天晚上,她练习计算出的结果,究竟是对还是错,计算方式有没有问题,她都不清楚,当时不过是满足一下好奇罢了,根本不在乎答案的对错。

现在,只能赶鸭子上架了。

倒计时四分五十五秒。

眼下14个孩子身上都绑着炸弹,等于平均每个孩子,只有21秒的时间给她计算,林伊觉得这次的挑战略大,拿出之前磨好的笔尖:“阿元,放出三维网格,准备计算。”

“好的。”阿元说着就在林伊面前投射出一个,密度极高的三维立体网格。

“我现在还无法确定,哪条源纹才是你需要的,而且十四个炸弹,每个炸弹的源纹都不一样,先从你跟前这个开始吧。我会将所有源纹都计算出来,你看着这些数值找你要的密码。”林伊说着,也不管阎旭答不答应,能不能办到,她的手就已经伸入到那个三维立体网格中,笔尖顺着她手的动作,画出一条符纹。

几乎是同时,阿元就算出了这条源纹所代表的数值,并在网格的旁边显示出来。

没有丝毫停顿,林伊的手腕一转,又一条符纹出现在三维网格中,同样,属于它的数值也跟着显示出来。接着,第三条,第四条……一直到画完第七条后,林伊才看向阎旭。

而阎旭在第一个数值显示出来时,也开始了自己的计算,林伊停下约四秒后,他才抬起眼,指向第四个数值:“这个源纹,你的感觉,和另外六条有什么不同吗?”

林伊道:“它要更隐蔽些。”

阎旭不由看了她一眼,然后才垂下眼睑,抬手摸了摸那个孩子的脑袋,就将那个数值输入进去。

这要是错的,下一秒可就都得死!

阎旭不知是太过自信,还是真的相信林伊,总之他脸上的表情依旧淡定,连眉头都不见皱一下。

至于阿元,已经在阎旭准备输入数值时,将林伊拉到自己身后。他能保证在0.3秒的时间内,抱着林伊从十三楼跳出去,并让林伊安全着地,至于它会不会因此毁坏,并不在他做出决定的优先范围内。

陈伍和马六已经紧张得腿脚都软了,两人紧紧拉住王玥,这会儿他们就是想跑,也来不及了,再想别的,也是多余的。

然而——

很幸运,密码正确!

那个孩子身上的倒计时停在了四分二十七秒。

孩子们其实都还没反应过来,不过他们几个,几乎都偷偷松了一口气。

第一个炸弹,用了28秒,下面的要加快了。

林伊从阿元身后站出来,开始画出第二个炸弹的源纹,源纹的数值也一个个显示出来,随后林伊特意标示出更加隐蔽的那条源纹。

阎旭同样不慢,几乎林伊停笔后两三秒内,他也解出了密码。

第二个密码正确。

林伊心里有底了,画出符纹的速度越来越快,动作顺畅得似带出了某种神秘的韵律,优美,却又饱含力量,宛如一场精彩的表演。

陈伍和马六看得眼花缭乱,虽然他们完全看不懂,但是不明觉厉,于是连大气都不敢喘,嘴巴也张开后就忘了合拢。

第三个密码正确。

第四个密码正确。

……

一直到第十个密码也正确时,成功逃走的巴伦,终于见到了陆。

陆其实是路易,只是马克直到死,都不知道陆的本名是路易·戴维斯。

而此时,巴伦心里的震惊,已经完全表现在脸上了,居然,有人解开了陆亲手制作的源能炸弹,这怎么可能!?

路易·戴维斯,是个非常优雅的男人,一头淡金色的头发永远打理得柔顺光泽,五官精致得像艺术品,忧郁的蓝眼睛比蓝宝石还要吸引人,这样一张迷人的脸,不知欺骗过多少男女。

但在他身上,最有价值的,并不是他这张脸,而是他的那双手。

因为那双手,能刻制出这世上最精美,最华丽,艺术价值最高的源纹。

一件普通的首饰,一块价值普通的源石,只要经过他的手,立马能变成璀璨迷人的瑰宝。

路易见巴伦脸色不好,也不怎么在意,他刚用完午餐,正打算来点餐后甜点,这应该是他在蜂岛用的最后一餐了,他不打算马虎了事。

喝下一口甜酒后,他才慢条斯理地开口“马克没死?”

“马克已经死了,他身边那些人也全都解决了。”巴伦尽量不将紧张表现在脸上,却又不知该怎么说炸弹的事,只好将自己的个人终端上显示出来的,那正在一个一个停止的倒计时给陆看。

路易将酒杯放下,一直看着第十四个倒计时,停在五十六秒的时候,暗了下去,他才再次开口:“把事情跟我从头说一遍。”

巴伦便拿出那个小队长的手环,交给陆,然后将他们在蜂巢发生的事情,包括马克是怎么死的,他最后是怎么逃离那里的,一五一十,全都道了出来。

路易听完后,什么都没说,只是将小队长手环里的消息全部清查了一通,很快就调出林伊的资料,他随意扫了扫,然后将目光落到林伊的基因码上。

片刻后,路易抬起眼:“你觉得那些事,是这个女孩做的?”

此时巴伦也看到了林伊的资料,心里即觉得不可能,于是摇头:“她应该是有同伙。”

路易却又将目光落到林伊的资料上,薄唇翘起一个优美的弧度:“她的基因倒是挺符合社里的条件,难怪都快成年了,还能被瞧上,这个小队长有点眼光”他说着,似忽然想起来,转过脸,“哦,他死了?”

巴伦有些不敢说话,只是小心地点点头。

“谁杀的?”

“是马克,他们之间一直有点矛盾,我本想阻止,但来不及。”

“可惜了。”路易便收回目光,然后站起身,轻轻整了整身上的衣服,“你做得不错,能让我在离开之前,看到颗不错的种子。”

巴伦心里微惊:“您这是——”

路易往旁吩咐了一句:“十分钟后启动飞行器。”

收这样一颗种子,算上来回的时间,十分钟,对他而言足够了。

——————————

求推荐票~~冷文求暖场~~~各种求~~

书评(211)

我要评论
  • 句:“&去考三

    连着喝了三杯后,老杜才摆摆手,问了一句:“你真要去考三江源学院?”

  • 往容易&年。

    林伊比一般女孩高许多,并且瘦,四肢修长,脸蛋小,鼻梁挺直,留着短发,只是刘海有点长了,压住她微微上扬的眼角,弱化了她淡漠的眼神,也因此,往往容易让人误以为她是个帅气的少年。

  • 题,基&的狂妄

    联盟政府用了两百年,都无法根除这个问题,基因病,是人类为自己的狂妄和贪婪,付出的惨痛代价。

  • 林伊摊&隐透出

    林伊摊开手心一看,老杜给她扔过来的,是一块源石,石芯隐隐透出幽冷又迷人的光,那些光在她眼里交织成不停变幻的玄奥图案。

  • 会危机&卷入其

    于是社会危机爆发,心怀不轨者伺机挑起战争,战火很快蔓延,所有人都被卷入其中。

  • 老杜看&费你准

    老杜看着林伊年轻的脸庞,忽然问:“学费你准备好了吗?”

  • 问题,&酒精来

    一个基因出现问题,又没有财力去买特效药来缓解痛苦的人,只能靠酒精来麻痹身体,并且这样的日子,对他而言,也已所剩无几。

  • 是不能&老杜介

    林伊刚满十七,没有监护人,照规定未满十八岁是不能在环星城打工的,是老杜介绍,她才进了这里当临时调酒师。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