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来年纪稍稍大点的那几个孩子,看见林伊和阿元后,都宁静一直这样,眼里生起了希望。却这会儿听了阿元这句,一点也不遮盖的大实话,脸色登时比之后更为惨白。“但是,我能将风险大大降低一些。”阿元说着,就蹲一直这样,用自己的系统入侵炸弹的系统,修改后了一部分数值,“我“不过,我能将风险降低一些。”阿元说着,就蹲下去,用自己的系统侵入炸弹的系统,修改了一部分数值,“我将遥控即时爆炸的数值修改了,但不得已,这个修改也启动了倒计时设置。”。...

本来年纪稍微大点的那几个孩子,看到林伊和阿元后,都安静下来,眼里生出了希望。却这会儿听了阿元这句,毫不遮掩的大实话,脸色顿时比之前更加苍白。

“不过,我能将风险降低一些。”阿元说着,就蹲下去,用自己的系统侵入炸弹的系统,修改了一部分数值,“我将遥控即时爆炸的数值修改了,但不得已,这个修改也启动了倒计时设置。”

也就是说,如果拿着炸弹遥控的那人,此时按下遥控建的话,他们会从原本的立马死亡,改成了等待死亡。

阿元是完全从数据分析和数据对比,得出等待死亡的危险性,要比立即死亡低得多,所以做出修改。

林伊:“……”

年纪稍大些的那几个孩子,已听懂了阿元这话是什么意思,因此他们完全没有因自己的风险被降低了,而有感到一丝丝安慰,反而面上的惊恐更深了。

面对这么十几双淌着泪,巴巴看着自己的眼睛,一个个身上还都脏兮兮的,有的似乎还挨了打,脸上带着明显的淤青,真是要多惨有多惨。林伊吁了口气,直接在地上坐了下去,打量着他们道:“你们哪一位是王玥?”

十几个小朋友,没有一个答话的,还是那么眼巴巴地瞅着她。

“都吓傻了吗?”林伊抬手,在一个孩子的脑袋上轻揉了揉,“别怕,这炸弹我不会拆,但有人会拆,救你们的人马上就过来了,你们不会有事的。”

这时,一个看起来大约十五六岁的少年,小心翼翼地道:“王……王玥被,那些人带走了。”

林伊抬眼:“那个被带走的,是王玥。”

少年点头:“我们住在一条街上,我认识他。”

林伊打开个人终端,马克那辆车已经停了,然后她闭上眼,异眼的感应阔值铺到最大,随后睁开眼。

阎旭已经把王玥救出来了,但是,她只看到了马克的尸体,却没看到巴伦的尸体。

跑了?!

林伊微微挑眉,特意把人留给他,他却让猎物从眼皮子底下溜走了!

真是,高看了那家伙。

巴伦利用源点空间场逃走后,为了不再节外生枝,就按下了遥控键。只是回馈过来的信息,却让他皱起眉头,倒计时?两组炸弹的数值都被修改了!是那些猎狗?还是躲在地下一层的人?

不过,就算是改了他的设置,他们也拆不了那个炸弹。

巴伦拿出之前被杀的那个小队长的个人手环,暗幸这个没弄丢,只能从这里查出那些藏头露尾的家伙,究竟是什么人。

……

陈伍和马六终于爬上第十三层的时候,正好赶上阿元开口:“倒计时开始了。”

马六张大了嘴巴,一边喘着粗气,一边下意识地问:“什,什么倒计时?”

阿元有问必答:“炸弹倒计时。”

陈伍:“……”

马六:“???”

林伊揉了揉眉心,对那些孩子道:“别担心,时间足够,给你们拆弹的人马上就过来了。”

但这句安慰,显然起不到什么作用,有些孩子还是忍不住哭了起来。

陈伍愣了好一会,然后一脸懵逼地走过去,瞅了半天才瞅明白炸弹上显示出来的倒计时,十分钟,不,现在只剩下九分四十秒了。

什么叫赶着来送死?他们现在这样,就是名副其实地赶着来送死!

陈伍艰难地吞咽了一下,转头看着林伊:“谁?谁来拆?”

“阎旭。”林伊说着拍了个炸弹倒计时的影像给阎旭传过去,然后加了一句,“对付这个,你没问题吧?”

那边挺高冷,一直没回她。

林伊也不在意,关上摄像头后,也没挪地方,还是盘着腿坐在哪儿,眼睛在那些孩子身上溜了一圈。他们还在哭,有的分明是想忍住不哭的,但没能忍住,憋着嘴,眼泪一直哗哗地流,看着更加可怜。

林伊实在不会哄人,便叹了口气,看向阿元:“你说你,怎么连哄几个孩子都哄不好。”

阿元道:“小姐,在这种情况下,我认为只有解除炸弹的危险,孩子们才能得到真正的安慰。此时此刻,语言是苍白的。”

林伊:“……”

你还挺文艺。

马六挪到陈伍身边,他俩其实特别想赶紧离开这里,实际上,一直也没人拦着他们,但不知为什么,他俩谁都没开口,说出要逃走的话。

于是两人又都变成两朵沉默的蘑菇,傻乎乎地蹲在林伊身边。

陈伍迟疑了半响,还是忍不住开口问林伊:“你认识那个男人?”

林伊道:“不认识。”

陈伍心里有些惊惧:“那你怎么知道他会过来救人?!”

林伊有一搭没一搭地道:“来的路上,那家伙应该是可以自己穿过那块枪战的地方,连我们几个,他都愿意带着,这些孩子,他能救就一定会救,如果真救不了,也会明说。”

他从一开始就没拒绝,就是打算接管这件事。

陈伍:“……”

陈伍看不出阎旭是个什么样的人,但他本能的,不想反对林伊的判断。

那些孩子可能是真的哭累了,也可能是因为有这几个大人在身边陪着,他们的情绪终于慢慢平静下去,哭声也渐渐歇了下来。

随后,这层的电梯门忽然打开,阎旭领着个十岁左右的孩子,从里走出来。

倒计时上的时间还剩下六分二十秒。

因为带着王玥,所以阎旭不得不将速度放慢些。其实带着王玥重回蜂巢,并不是明智的选择,但是将王玥留在那个地方,可能会更危险,接应的人说不准什么时候能赶过来。

林伊看了他一眼,主动站起身,给让了下位置,陈伍和马六也赶紧跟着起身,齐双双地看向他。

阿元礼貌地开口:“阎先生,很高兴又见面了。”

阎旭看了一眼周围,一群满脸都写着惊惧和不安的的孩子,每个孩子的脖颈上,都被套着一个定时炸弹;对面不远处是几具死状恐怖的尸体;中间隔着色彩鲜亮明快,但却是无声的动画片,以及几个看起来似乎并不在状态的成年人,这一幕,实在是诡异得很。

阎旭不知该说什么好,只得沉默地朝他们点了点头,示意林伊照看一下王玥,然后就在那群孩子跟前蹲下去,开始检查他们身上的炸弹。

约一分钟后,阎旭抬起眼,看向林伊:“你是源师?”

林伊半蹲下去,看了他一眼,再看向那炸弹:“这是源能炸弹,你拆不了?”

“这个源能炸弹不是流水线产品,是出自源师之手,它的关键点是刻写在源纹上的。只有看得懂它的源能规律,找出源纹代表的数值,才能找到拆解它的密码。”阎旭解释这些的时候,似并未受到倒计时的影响,他的语气不急不缓,但却又不是之前报坐标时的那种,宛如机器人般的冰冷状态,反更像是一位淳淳善诱的师者。

并且说到这,似担心林伊听不懂,又补充了一句:“简单来说,对方在这里设置了一个密码,这个密码,只有源师才能看得懂。我需要这个密码,才能顺利将它拆解。”

而阎旭说完后,也不等林伊回答,就打开自己的个人终端,联系警方。

这个时间,警方应该已差不多到了,源学院的源师是随警方一起来的。

他并不确定林伊是不是源师,而且即便林伊是源师,如果她级别没有设置这个炸弹的源师的级别高,那么,这个密码她很可能也解不了。

————————

求推荐票~~求书评暖场~~~~各种求~~~

书评(155)

我要评论
  • 会危机&,所有

    于是社会危机爆发,心怀不轨者伺机挑起战争,战火很快蔓延,所有人都被卷入其中。

  • 和贪婪&代价。

    联盟政府用了两百年,都无法根除这个问题,基因病,是人类为自己的狂妄和贪婪,付出的惨痛代价。

  • 人类,&这种社

    人类,终究是无可避免地,被分成了三六九等,即便法律上严令禁止这样的划分,却也抹杀不了这个事实。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社会阶层的划分,已然趋于稳定。

  • 有一个&基因携

    而像他们这种人,也有一个特定的标签——超级基因携带者。

  • 她扔过&。

    林伊摊开手心一看,老杜给她扔过来的,是一块源石,石芯隐隐透出幽冷又迷人的光,那些光在她眼里交织成不停变幻的玄奥图案。

  • :“学&费你准

    老杜看着林伊年轻的脸庞,忽然问:“学费你准备好了吗?”

  • 操蛋的&例外。

    对他们这种失败者来说,这操蛋的命运,从一开始就已经写好了结局,无一例外。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