蜂巢路边停车场第十三层,一个较为视野开阔的大平台上,马克一抬手擦了一下溅到自己脸上的血,而已没擦对地方,这一动作,反倒将血迹基本上涂满了半边脸,令他看出来比刚更为面目狰狞可怕的。而刚被打倒的那些尸体,有的身上破了个大洞,鲜血还汩汩留着,有的脑浆爆了一地,有而刚刚倒下的那些尸体,有的身上破了个大洞,鲜血还汩汩留着,有的脑浆爆了一地,有的脸就只剩下不到一半……。...

蜂巢停车场第十三层,一个相对开阔的大平台上,马克抬手擦了一下溅到自己脸上的血,只是没擦对地方,这一动作,反而将血迹几乎涂满了半边脸,令他看起来比刚刚更加狰狞可怕。

而刚刚倒下的那些尸体,有的身上破了个大洞,鲜血还汩汩留着,有的脑浆爆了一地,有的脸就只剩下不到一半……

亲眼看到这一幕幕的孩子,好几个年纪小些的,早已被吓得嚎啕大哭,几个年纪稍大的,也全都是浑身颤抖,面无血色,一个个咬紧牙,也只能控制自己没有当场哭出来。

马克嘿嘿笑了两声,然后转过身,朝那群孩子走去。

可他刚抬起手,拿枪对准其中一个孩子的时候,他身边一个同伙却忽然按住他的枪:“他们几个你杀了也就杀了,这些小的你先别动手。”

马克拿眼角觑了对方一眼,冷笑:“怎么,连你也心软了?想留着这些小废物?”

“不是心软,这些孩子毕竟是阿尔曼要用的,阿尔曼的助手只要启动飞行器,很快便能过来,这些孩子我们就都能带走,你何必惹怒阿尔曼。”

马克裂开嘴嘿嘿乐了一下:“都这个时候了,巴伦,也就你还这么天真,以为陆那家伙会开飞行器过来接我们!”他说着就拿枪在对方脸上轻轻拍了拍,“这次也不知是谁走露了消息,警方那边已经听到风声了,正往这边赶过来呢,而且连源师都带上了,你难道不知道,那些人只要真想查,这地方什么查不出来!”

巴伦面上还带着犹豫:“……”

马克拿着枪,往自己周围比划了一圈:“这里——这个蜂岛,这上面所有的一切,都已经被阿尔曼放弃了,他打算把这里直接炸成粉,你以为陆会浪费时间?”他回过脸,冷笑地看着巴伦,“那个大家伙埋在地下,一直好好的,这么多年稳定地给蜂岛供给能源,养活了多少鼠蚁蛇虫,就是三江政府都没打算动它,这一下,怎么忽然就要爆炸了呢?”

巴伦的神色慢慢起了变化:“你是说,是陆故意让人,在源能体上动了手脚?!”

马克舔了一下嘴唇,眼里带出浓浓的恨意:“他偷偷做了手脚,却故意把这些小废物扔在这,不就是不想让我怀疑。他知道我那几辆车装不下这么多人,所以一定会等他,你们也一定会劝我先等等看。但老子知道,老子等来的绝不可能是他的飞行器,而是源能大爆炸,或者是那堆猎狗一样的警察。算计老子,真以为老子不知道吗!”

他的音量突然增大,语气里带着浓浓的恨意,顿时又吓哭了几个孩子。

“妈的,哭什么哭!吵死了!”他说着就抬手,往孩子那边开了一枪。

而巴伦的动作也很快,及时托了一下他的手,让他这一枪打空了。

那群孩子被吓得控制不住地惊叫,幸好几个年纪大些的孩子,赶紧捂住身边年纪小点的孩子的嘴巴,然后也不敢看向马克他们,只是紧紧抱在一起,埋着脑袋,将恐惧和哭声都埋藏起来。

马克因为这一枪打偏了,不由大怒,双目赤红。

只是不等他对自己动手,巴伦就急忙开口:“我们没有飞行器,启动空间场的东西也被陆带走了,如果真有警察追过来,还带着源师的话,你那几辆车不一定能逃得过警察的追捕,所以这些孩子就更得留着!”

马克的枪还抵着巴伦的脑袋:“为什么?”

巴伦随即往旁吩咐:“把那个源能遥控炸弹拿出来。”

手下转身去取炸弹时,巴伦接着解释:“把源能遥控炸弹绑在这些孩子身上,再将定位器留在蜂巢,警察肯定会先找到这,有这些绑着炸弹的孩子拖住他们,我们能争取到更多的时间。”说到这,他就压低声音,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音量接着道,“我会装上明暗两组炸弹,等那些警察拆完明组炸弹后,以为安全的时候,我再启动第二组炸弹,到时他们就一起——”巴伦说着,就用嘴巴做了一个“嘭”的口型。

马克听他说完,身上的怒气慢慢消下去,随后便将手里的枪拿开,笑了起来:“不错不错,你向来是阴着来的,比我狠,那就这么办!”

只是巴伦刚装好炸弹,一个手下忽然拿着个手环走过来:“您看看这个。”

那个手环是刚刚被马克一枪爆头的,那个小队队长的,手环上有一条未读信息,巴伦接过去点开看:到了,你们人呢?

他再往前翻了翻,便站起身,走到马克面前,将上面的消息递给他看:“那条路一直有武装冲突,他们不太可能顺利通过,现在却过来了,不太正常。”

“操!不会是那些猎狗提前追过来了吧!”马克面露阴霾,“来了多少人?多长时间了?你那些小飞碟是全中病毒了吗,怎么他妈的一点警示都没有!”

“因为磁场的影响,飞碟只在蜂巢里巡视,而且这些飞碟没那么智能,可能他们人还没进入蜂巢,我让飞碟扩大巡视范围看看。”巴伦说着就将飞碟的巡视眼同步给马克的个人终端,然后道,“不等陆了,咱们先撤离!”

那些孩子终于忍不住哭了起来,懂事些的,已经知道绑在自己身上的是什么东西,他们不想死。可是面对这些有枪,有炸弹,有各种高科技,并且连自己人都敢杀的劫匪,他们知道求饶根本没用,他们只能等死,可他们真的不想死。

“我想回家……我不想死!”

有个孩子好似控制不住心里的声音,在马克等人将走出去时,他战战兢兢地说出了这句话。

马克回头看了他一眼,那是个十岁左右的孩子,长相在这群孩子当中,算比较出色,身上穿着也很整齐。他心里忽然生出个主意,于是嘴角一扬,就转回身回,指着那个小男孩对巴伦道:“把他身上的炸弹解了,把他带上。”

巴伦一直盯着小飞碟的巡视,范围已经扩大到蜂巢外面了,但依旧看不到人影,一直也没看到有任何异样。不过他也不着急,让小飞碟一点地方都别放过,而就在林伊他们租的那辆车,将要进入小飞碟的视线时,因马克忽然喊他,他抬了抬眼,于是就错过了那辆车。

“带上他?”巴伦皱眉,“为什么?”

马克的脾气暴躁又古怪,总是想一出是一出,有时候连巴伦都觉得难以应付。

“当人质!”马克裂开嘴,露出一个怪模怪样的笑,难得耐心地解释了几句,“我那辆车能多塞一个这小废物,到时如果猎狗们真追上来,这小子没准能有些用。要是猎狗们追不上来,带他回去,老子这一趟也不算白费功夫。”

……

林伊进了蜂巢后,发现有人阻止了马克开枪,便没有急着上去,而是下到地下一层,那里停着三辆外形颇为不错的源能动力车,一看就是比陈伍租来的那辆,高了好几个级别。

这不用猜,就知道肯定是上面那些人的。

————————

求推荐票~~求书评暖场~~各种求~~~

书评(345)

我要评论
  • 秩序,&换代了

    社会重新恢复秩序,战争的痕迹慢慢被时间刷洗殆尽,两百年后的今天,科技已不知更新换代了多少次,并且在完整的法制体系下,世界出现从未有的繁荣稳定。

  • 于换得&何都要

    挨过了七万年,才终于换得一次重生,她无论如何都要好好活下去。

  • 脸庞,&:“学

    老杜看着林伊年轻的脸庞,忽然问:“学费你准备好了吗?”

  • &喝得有

    只是老杜最近喝得有些凶,林伊本想劝一劝,却后来又作罢了。

  • 的政权&强化人

    最后三颗星球的政权建立了联盟,合力平息了战争,随后颁布了一系列新律法,其中“人为编辑强化人类基因”从此被禁止,源技术在生物科学这一领域,设了非常严格的审核制度。

  • ,符石&一个同

    待她再次醒来,符石已经消失,她落到了一个同样生活着人类的陌生星球,重活在一个同样叫林伊的女孩身上。异眼的能力依旧跟随她,并且因为穿越了星际,见过宇宙深处无穷无尽的能量,她的眼力比以前更加强大。

  • 监护人&酒师。

    林伊刚满十七,没有监护人,照规定未满十八岁是不能在环星城打工的,是老杜介绍,她才进了这里当临时调酒师。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