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像这把枪给了他们勇气,再加现在的已是骑虎难下,陈伍咬了一咬牙:“你枪法准不许?”阎旭把车窗放下去一点儿,将枪口搁上来,接着张口,他的声音真是比阿元的还得波澜不惊:“加快开到坐标300,208,缓速30%,右转,车头瞄准三点钟方向。”这车破是破了点,这车破是破了点,不过驾驶屏上这些数据倒都是全的,不用陈伍费脑子去算阎旭说的那些坐标到底在哪,他只需要多几分专注力,稳住手速,控制好车速就行。。...

似乎这把枪给了他们勇气,加上现在已是骑虎难下,陈伍咬了咬牙:“你枪法准不准?”

阎旭把车窗放下来一点,将枪口搁上去,然后开口,他的声音简直比阿元的还要平静:“加速开到坐标300,208,减速30%,右转,车头对准三点钟方向。”

这车破是破了点,不过驾驶屏上这些数据倒都是全的,不用陈伍费脑子去算阎旭说的那些坐标到底在哪,他只需要多几分专注力,稳住手速,控制好车速就行。

“坐稳了!”陈伍警告一声,然后加速。

危险越来越近,林伊却没有再往外看,而是盯着陈伍的驾驶操作,然后偶尔抬起眼往车外瞟上一瞟。这辆动力车在陈伍和马六眼里,是早应该被淘汰的东西,觉得开起来很麻烦,但其实它的驾驶操作,比林伊印象中和想象中,还要简单得多。

这个时代的科技,非常的人性化,只要是民用的东西,都极为易学易懂易上手。

林伊这两趟车跟下来,基本是明白了这一套驾驶操作的流程。

很快,子弹就从两边的建筑物里射了过来,尖锐的金属声几乎要划破耳膜,车身被打中,整个车子像是遇到了地震。

马六差点吐出来,阿元挡在子弹飞过来的方向,牢牢地抓稳林伊。

陈伍的手有些控制不住地抖起来,一个不小心,就偏离里阎旭说的坐标,他心脏狂跳,肾上腺素激增,整个人几乎处于一种眩晕状态。他的基因病两个月前就开始发作了,这段时间一直是靠违禁药强行压下去的,现在突然面对这么大的压力,身体的各项机能马上叫嚣着要造反,药物的作用像快要压不住病症了,手一直在发抖,太阳穴突突直跳,身上的冷汗一层层地冒出来。

阎旭料到他会出错,在密集的枪声中,依旧冷静的声音又给陈伍送出一个坐标:“320,186,六点钟方向。”

陈伍几乎将牙齿咬出血来,两手在驾驶屏上不停的操作,终于对上了阎旭说的坐标,只是打方向时,还是微偏离了一点点,不过这也足够阎旭捕捉目标了。

没有枪声,也没有强大的后挫力,只是一束冷光从阎旭的枪口里射出,直接穿透远处金属挡板和墙壁,然后一直追着他们的子弹声就歇了。

陈伍和马六还来不及庆幸,阎旭又丢过来一个新坐标:“307,200,三点钟方向。”

刚刚枪声也就歇了一秒不到,新的马上就接上了。

陈伍汗如雨下,他不知道这附近到底藏了多少人,就靠阎旭那把枪,能打下几个来。他们分明和那些人没有任何矛盾,但对方却没想要给他们沟通的机会,并且像商量好了似的,双方都拿他们这陌生的闯入者追着打杀!

车身又中了几弹,比刚刚更急更快,差点就将车身打穿。

可能是有人看上了阎旭的抢,也可能是地头蛇们没想到这些陌生的闯入者,竟敢上来就跟他们动手,这直接刺激了他们的神经。从阎旭杀了第一个人后,对方便不打算让他们活着离开这里,密集的火力全力封住他们的去路。阎旭只能给陈伍丢出一个个坐标,让这辆破车在这巨大的建筑群下磕磕绊绊地游走,一个一个清扫那些不法之徒。

只是,没过几分钟,陈伍就已完全跟不上阎旭的速度。

两次坐标他都走偏后,车屁股就被崩落了一个角,这一枪要是打在车窗上,指定能要了他们其中一个人的命。

“334,234,三点钟方向。”

“359,278,四点钟方向。”

“344,288,六点钟方向。”

阎旭不带感情的声音,几乎没什么间隔地传达到陈伍耳朵里,陈伍紧张得手忙脚乱,精神几乎要崩溃,于是嗷着嗓子大吼:“慢点说!老子没受过这训练!”

马六比陈伍还要废,就算是坐在旁边,也一点忙都帮不上。

“找掩体停车换座,我来开。”林伊说着就吩咐阿元,“让他停车!”

阿元不急不缓地问:“小姐,你确定你能行,我必须在保证你安全的前提下,才能接受命令。”

“少废话,他再开下去,我死得更快!”

阿元觉得有理,于是起身向前,一边夺过陈伍的驾驶权,一边问:“阎先生,哪里有可以停车的掩体?请找最近的,磁场干扰了我的敏捷度,我无法长时间准确地控制这辆车。”

阎旭的眼睛一直看着外面,他的镜片上不停的刷出信息,林伊提出要驾驶,也不知他心里是不是真的赞同,阿元的话一落,他便报出坐标:“412,309。”

事实证明,人工智能在很多事情上,真的能完美地取代人类,比如开车。

二十秒后,阿元将车极其精准的停在了阎旭报出的坐标处。然后他第一个下车,打开驾驶座的车门,将已经脸色发白,手脚早抖得不听使唤的陈伍和马六拉出来,换了他和林伊坐进去。

车门刚关好,还不等开出去,那些地头蛇们的枪声就又追过来了,而且这次他们还直接扔过来一个小型炸弹。

“卧槽!”林伊骂了一声,十指飞快地在驾驶屏上敲打,后面陈伍和马六还不等坐稳,扣上安全带,就听“轰——”的一声,动力车在林伊的操控下突然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猛地飞了出去!

陈伍一下子磕到车窗上,差点没晕过去,马六直接扑在陈伍身上,然后死死抓住陈伍的腰带,并往他身上吐了出来。

陈伍连骂马六的力气都使不出来了,林伊把车开得像个流氓恶霸,气焰无比嚣张,飙高到破表的源能动力发出的轰鸣,几乎能引起地震,这辆破车在她手里开出的车速和闪躲,简直像是在故意炫技,地头蛇们的子弹居然全部打空,扔过来的炸弹好似只是为了给她添加背景特效。

“432,330,六点钟方向。”只有阎旭的声音依旧冷静。

林伊的速度和精准度丝毫不逊于阿元,阎旭射出了自刚刚以来最快的一枪。

“440,307,三点钟。”阎旭接着报出坐标。

然而地头蛇们这个时候也都纷纷开出自己的源能动力车,打算来个围追堵截。林伊随即又来一个漂移,在旁边那座大楼的巨型广告牌落下之前冲了过去,一下就甩开后面追来的那几辆车。

不到十秒,她又准确地来到阎旭报出的坐标上,角度同样丝毫不差。

陈伍和马六的心脏都跳到嗓子眼上了,两人的双手紧紧握在一起,惊恐地看着身边的两个怪物。

“540,400,五。”

“600,470,十一。”

“640,500,十一。”

“670,305,六。”

……

后面的车追得越快,阎旭报坐标的速度也跟着加快,报数也越来越简洁,有时他甚至连着报出三个坐标。陈伍和马六甚至都没能听清,而林伊竟一直不见落下,她的十根手指快得几乎都出现了残影。

地头蛇的人数以直线下降的速度在减少,很多人都被吓到了,已心生退意。

陈伍刚刚经历过配合阎旭,所以太明白林伊现在的表现到底有多恐怖。

不仅陈伍,其实就是阎旭,心里也很是惊讶。他很清楚在这种情况下,开着这辆破车,要跟上他的速度有多难。如果把他换到林伊的位置,他都不敢保证自己能做到林伊这种程度。因为有很多次,林伊是要保持思维和他一样快,才能跟得上他。也就是说,在他还没有说出坐标前,她就已经知道他要说的坐标了。

她是怎么做到的,还是她的超级基因,已强大到超过了他的认知?!

任何一个没有调查过林伊背景的人,看到此时的林伊,都会以为她是超级基因携带者。

但显然他们都想偏了。

这里的磁场,建筑物,地头蛇,武器,车辆……没有一样能逃过她的异眼。他们在她眼里显示出不同的源纹,而且她异眼的能力不受任何遮挡物的影响,即便那些源纹是在她身后的位置,她也一样能感觉得到。

她就像是,也带上了一个如阎旭那样的镜片,因此她和他配合了几次后,就大致能猜出他接下来的目标。

而且她越是专注,这里的所有源纹就越是清晰的映在她的脑子里,并且范围还在不停的扩大!

如果此时有人拿测试仪来测林伊现在的感应力阈值,一定会看到一个非常恐怖的数值,那数值绝对已经超过了他们的想象,以及源师有史以来的记录!

地头蛇们终于退了,枪声慢慢歇了下去,追过来的车也纷纷掉头。

阎旭这才抽出点空,侧过脸,看了林伊一眼。

没有任何停滞,林伊直接加速,动力车即往黑塔的方向开去,风驰电掣中,阎旭隐约觉得,眼前这个脸上分明还带着几分稚气的女孩,就好似久困笼中的怪物,突然间挣脱了囹圄,找到了方向,于是浑身上下爆发出一股疯狂的兴奋。

————————

乃们要给投推荐票,要留书评啊,要暖场啊,这样林伊就能继续帅下去啊~~

书评(453)

我要评论
  • 了三六&实。并

    人类,终究是无可避免地,被分成了三六九等,即便法律上严令禁止这样的划分,却也抹杀不了这个事实。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社会阶层的划分,已然趋于稳定。

  • ,没有&酒师。

    林伊刚满十七,没有监护人,照规定未满十八岁是不能在环星城打工的,是老杜介绍,她才进了这里当临时调酒师。

  • 样,蹭&冒出来

    所以无论源学院的门槛有多高,入学率有多低,报考的人还是年年爆满。并且每年招生之前,源学院外面的补习班就像雨后春笋一样,蹭蹭蹭地冒出来,每个补习班还都打出“考不上全额退款”的广告。

  • 问题,&又没有

    一个基因出现问题,又没有财力去买特效药来缓解痛苦的人,只能靠酒精来麻痹身体,并且这样的日子,对他而言,也已所剩无几。

  • 没有着&千万倍

    那种孤独感,没有着落点,没有尽头,比死亡还要可怕千万倍。

  • 的能量&识陷入

    最后,她终于等到一次巨大的能量碰撞,才使得她的意识陷入黑暗。

  • 操蛋的&,无一

    对他们这种失败者来说,这操蛋的命运,从一开始就已经写好了结局,无一例外。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