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失了方向:虽然连世界是圆是方都也没人明白,但在牵星术、罗盘、前人开拓的航线的组合下,再怎么说也能往陆地航行,但上船后能不能活一直这样又是另一码事。 败血症:莱尔迄今搞不很清楚“败血症”的成因,不幸中的万幸各地名医针对败血症结论了能有效的对策,船...

迷失方向:尽管连世界是圆是方都没有人知道,但在牵星术、罗盘、前人开辟的航线的组合下,再怎么说也能往陆地航行,但上岸后能否活下去又是另一码事。

败血症:莱尔至今搞不清楚“败血症”的成因,万幸各地名医针对败血症给出了有效的对策,船队出发时准备了很多蔬菜,其中包括各种容易保存和种植的豆类,掠夺食物时也没有忘记掠夺当地的蔬菜水果。

暗礁:由于缺乏精确定位的方式,没有船只能够完美按着前人的成功航线航行,偏离安全的航线最大的风险便是触礁,对此莱尔也无能为力,只能让护卫船开路以保旗舰的安全。

暴风雨:感谢曹魏的热心演示,莱尔在优化了船与船间的链接方式后,这变成绝佳的应对暴风雨的方式。但假如真的倒霉催地碰上超级暴风雨,该灭团还是该灭团。

疫病:水土不服只是最轻微的疾病,不同地域的细菌病毒群亦不相同,在异国他乡患上的地方性疾病可没有特效药,莱尔医术学得好也有力有不逮的时候。

——即便大炮的使用和稳健的战术让船队远离了战败,但航海仍然是一件高风险的事情,有些事情只能尽可能应对,却永远都没有办法解决。

只不过,高风险归高风险,还有很多人吃这门饭就代表着这不至于九死一生的程度。莱尔的首趟远航以【一艘开路的护卫船触礁沉没(船上水手被全部救起)+一名水手重病而亡+两名水手在接舷战中遭到抵抗丧命+两名炮兵因大炮炸膛受重伤】为代价,成功返航。

登陆点仍然为孙吴目前的都城、位于长江入海口的吴郡,虽说从地理位置来看交州南部的港口要近得多,但别忘记大汉境内还在打内战,他们出海大半年也不知道局势有没有发生变化,还是防一手名义上向孙吴拱手称臣、送质子和纳贡、但维持着原来的政权的士燮一族比较稳妥。

但这一次就别想如同出航时那样有百官欢迎了,孙权不是坐在码头上办公的,吴郡的面积也不小,船队只是在平常的码头上停靠。

“爹、娘亲,孩儿回来了~!”

“吴郡,真的是吴郡的码头!我不是在做梦!”

“呜呜……是陆地,终于回到岸上了!!!”

水手们纷纷离船,或相互安慰、或大声哀嚎、或跪着亲吻大地,将压抑了许久的心情彻底爆发出来。

“真是的……这样不就显得我是坏人一样?”莱尔眼睛也是一阵湿润。

在当海贼的日子里他们也会时不时找地方上岸放风,但再怎么放风,他们在海上漂泊的时间还是占大多数,如今终于能够长期待在坚实的土地上,那种感动是旁人无法理解的。

“不,远比上阵杀敌低的死亡率,远比军饷丰厚的回报,你这样的坏人估计大部分士兵都想追随。”甘宁一副浑不在意的口吻搭话,但通红的眼睛已将其真实感情表示得一清二楚。

堂堂锦帆贼也没有尝试过在船上待这么长的时间。

“哈,动之以利吗?”莱尔从来没有什么硬汉人设,但他的觉悟很足,很快便将激动的心情平复下来,“……但愿主公和群臣也能这么简单摆平。”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这句话,一直是莱尔的谋划的核心思想,又抢又捉只为东吴君臣能够继续支持其远航事业。

但换句话说,若是真的有迂腐的老学究跳出来说捕奴事业有伤天和,不符合圣人学说,莱尔也找不到第二招应对。

“下一次出航大概是什么时候?”甘宁回头看向旗舰上层船舱的方向,猜测道,“我知道你小子很疯,但最起码要等你家孩子出生吧?”

别看孙尚香这脾性,若是真怀孕了还让她尽早喝药打掉孩子,她的反应未必比这个时代其他女性开放多少;而若是让她真的生下来,以海上这条件,大概率是一尸两命的结果。

某人已经提防着航海过程中的夫妻之事,只不过……咳,刚经历完那场暴风雨,莱尔有点情难自禁,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还好那已经是发生在回程路上的事情,孙尚香肚皮都还没有隆起来,人没有那么脆弱。

当然,该注意的地方也能疏忽,现在爱热闹的孙尚香没有出现在熙熙攘攘的码头就是例子。

“这你大可放心,最快也要两年后。”莱尔回答。

甘宁顿感意外:“咦?这么久?”

他还以为莱尔会尽可能地频繁出海,需要其他人费尽心思拖延。

“因为我要等新一批海船造好。”莱尔直接给出原因,再道,“……船长,你还记得我出海的原因吗?”

“?”甘宁皱皱眉,搜刮记忆,“好像是‘看看外面的世界长什么样’?”

莱尔继续问道:“那么,你觉得这一趟旅程我们看到了什么?”

“…………”甘宁似乎知道莱尔是什么意思了。

“我没有看不起大海的意思。”大海的变幻无常和波澜壮阔,是一种难以言喻的美,“只是对航海者来说,大海看得有点腻了,我想上岸看看外国城镇长什么样。”

然而,这对目前的江东海贼团很难实现,他们可以找个水深合适的地方上岸放风,却找不到能够接纳他们的城镇。即便不是百乘王朝的港口,也不会接纳来自远邦的海盗团,换个角度,即便别人愿意接纳他们,莱尔也不会放心。

那么,只剩下一种解决办法了。

“下一次出海,我要有足够将百乘王朝的海军打回去的船队,以及将整个港口小镇占据下来的兵力!”殖民地化还早得很,没有这份实力,但最起码不要怂到只敢在大炮的射程范围内活动,“大吴还要对抗大魏,让主公派兵指望不上,所以我打算试图说服交州士燮。”

让士燮派兵抗魏不会乐意,顶多意思意思一下,但让他派兵出海赚大钱,应该会轻松许多。

“连兵员来源也想好了吗?”甘宁按捺下心中的敬服,“看来我这两年要好好忙碌一顿了。”

“不,你年纪也不小了,练兵这种事是时候该转手给下面的人了。”莱尔瞥了甘宁一眼,缓缓摇摇头,“好好疗养身体吧,我可不会将大概率死在海上的老家伙带出海……船长。”

序章

2021-01-14

书评(415)

我要评论
  • 庭,名&也不一

    当然,在莱尔取得这些名衔之时,他还不是叫这个名字,每一次转生都有不同的家庭,名字自然也不一样。

  • 将在低&家庭中

    若是亡者生前自认为在行善、结果却给其他人带来巨大恶果,将在低一档的世界中的善人家庭中出生;

  • 郁郁而&贫穷家

    若是亡者生前是个败家子、白光祖祖辈辈的家财、最后郁郁而终,将在低一档的世界中的贫穷家庭中出生;

  • 界中的&酒同时

    若是亡者生前是个没钱还要疯狂喝酒、发酒疯还要打妻儿的酒鬼,将在低一档的世界中的贫穷家庭中出生,有一个好酒同时会发酒疯的老爹;

  • 若是亡&,但在

    若是亡者生前漠视双亲、无血无泪,但在社会上打滚还混得不错,将在原世界作为孤儿出生;

  • 的灵魂&化,逐

    在一次又一次的人生中灵魂获得历练,有的灵魂被腐化,一路掉到最朴素的次元,有的灵魂被强化,逐渐爬上充斥着强者的次元。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